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是頂流巨星親孫女

正文 番外一.新婚

    走出電梯, 景緒攬著嬌滴滴的妻子,將她抵在走廊邊,低頭與她擁吻。

    此時此刻, 紅色的結婚證安靜地裝在包里, 女孩完完全全屬于她。

    小姑娘意識有些迷糊, 攀附著他的頸子,仰著頭, 由著他予取予求。

    景緒捧著她的後腦勺,品嘗著她的下唇,輕輕的噬咬, 然後舌尖掃過, 粗暴之後又是一陣溫柔,樂此不疲地重復著這樣的步驟。

    陸粥粥臉頰緋紅,呼吸都有些不平。

    他也給了她時間, 讓她下頜搭在他的肩膀上, 調整呼吸。隨後再度將舌尖遞入她的口中, 纏繞交織,樓道間也能听見細小的呼吸聲。

    陸粥粥睜開眼, 能看到他漆黑的眸底泛著幽沉沉的光。

    她知道,該來的一切終將到來。

    她將臉埋進了他的頸項間。而景緒將小姑娘橫抱而起,走到門口, 指尖胡亂地開啟房門密碼鎖。

    密碼鎖按錯了兩次,總算打開了。

    然後剛進門, 兩人便傻眼了。

    房間里燈火通明,陸懷柔、陸隨意, 唐淺甚至小方便面,他們齊齊坐在客廳沙發上, 目瞪口呆地望著倆人。

    陸粥粥︰......

    一時間,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陸隨意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僵局,笑著說︰“陸粥粥你自己沒腿啊,剛結婚就欺負景緒,還讓他抱你回來,真是...還不快下來。”

    陸粥粥趕緊從景緒身上跳下來,驚恐地問︰“爺爺,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陸方便捂著眼楮,說道︰“我們來給姐姐布置新房,是不是不方便呀!”

    “沒有不方便,哪有不方便你這孩子別亂說,咳咳。”

    陸粥粥發現房間里張紅掛彩,落地窗邊還貼了兩個大紅色的喜字,床上也擺放著紅色的棉被,真是很有新婚的喜氣。

    “不顧,你們過來也該說一聲呀。”

    “不是跟你說了嗎。”唐淺起身道︰“早上出門的時候,叮囑了好幾遍,晚上一家人吃飯啊。”

    “呃。”

    好吧,她給忘了。

    陸懷柔坐在單人沙發上,淡定地喝著茶,說道︰“拿證了?”

    景緒從包里摸出兩本結婚證,遞給陸懷柔。

    陸懷柔打開結婚證,仔細看了看照片,眸底漾著溫柔之色。

    他沒有說什麼,闔上照片,還給景緒︰“收好了。”

    “放心,爺爺。”

    景緒將結婚證放到臥室的保險箱里,出來說道︰“爺爺,叔叔阿姨,我去給你們做飯。”

    陸隨意笑著說︰“爺爺倒是叫得順口,這叔叔阿姨听著挺見外啊。”

    陸粥粥拉拉景緒的手︰“還不快改口。”

    景緒似有些不好意思,臉頰也泛起了緋色︰“爸,媽。”

    唐淺和陸隨意將各自準備的紅包取出來,遞給了景緒,鄭重地說道︰“以後你們倆可一定要好好的,陸粥粥,不準欺負景緒。”

    陸粥粥保證︰“不會的!”

    景緒也說道︰“爸媽放心,我會對粥粥好。”

    陸隨意買了菜,去廚房忙碌著做飯。

    景緒也趕緊過去幫忙,挽起衣袖洗菜切肉,動作很熟練。

    “行了,小緒,快放下吧。”唐淺拎了袖子走過來,說道︰“你這雙手是吃飯的家伙,可不是做飯的家伙,得好好保護著,媽媽來做吧。”

    “媽,不用。”

    “讓他做。”陸懷柔說道︰“我們家都是男人做飯,他要是不學著做這些,難不成讓你女兒伺候他?”

    唐淺和陸隨意當然是心疼女婿的,不過看陸懷柔這態度,恐怕心里還是不太滿意。

    倒也不是針對景緒,不管誰當他們家女婿,都免不了被陸懷柔挑剔吧,畢竟陸粥粥可是他的寶貝疙瘩。

    景緒和陸隨意做了滿滿一整桌飯菜,冒著香噴噴的熱氣。

    唐淺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的那種,連聲夸贊道︰“我們家女婿不僅事業干得好,做飯手藝也真不錯呢。”

    陸懷柔夾了一筷外焦里嫩的糖醋排骨,嘗了嘗,說道︰“我覺得一般。”

    “爸,這還一般啊!”陸隨意專業拆台三十年,浮夸地說︰“我看女婿的手藝,這得是酒店大廚的水平了吧。”

    唐淺︰“而且是五星酒店。”

    陸隨意︰“對對,所以粥粥嫁給小緒,肯定是餓不著肚子了。”

    夫妻倆一唱一和,都快把景緒吹到天上去了。

    陸懷柔翻了個白眼,給陸粥粥夾了一筷肉,沒搭理他們。

    這次一家人過來,一則是要布置婚房,二則也是為了商量婚禮事宜。

    婚禮方面,的確是個問題。

    畢竟因為景哲的事,陸懷柔和景家父母鬧得這麼僵,到時候肯定是不能請;可若是不請,賓客又怎麼想,無良媒體要是瞎寫,也會讓陸粥粥心里不舒服。

    方方面面,都很難辦。

    陸隨意道︰“你爺爺的意思呢,現在年輕人結婚,不必要高朋滿座、請一大堆不相關的人過來,咱們不如就全家人出去旅行一趟,到時候在海邊給你倆辦一場浪漫的婚禮,順帶還能拍一套旅行結婚照,你倆看怎麼樣?”

    景緒︰“我听粥粥的。”

    陸粥粥說道︰“我覺得這個主意很好哎,我跟哥哥就旅行結婚。”

    她本就不願意鬧得人盡皆知,到時候媒體記者一窩蜂趕來,累都累死了。

    所以不如就全家人出去旅行一趟,順便把婚禮辦了,多省事啊。

    本來她的婚禮,跟其他所有人都沒有關系,只和家人有關,

    于是婚禮就這樣敲定了。

    唐淺作為母親,也有不少要叮囑小夫妻的事情

    “結婚之後就不比談戀愛了,你們要學會相互包容,別一點小事便互不相讓,非得爭個輸贏。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沒那麼多是非對錯。”

    “是啊,我們家粥粥脾氣不太好,在家里是任性慣了,景緒你要多包容些。”

    景緒連連點頭︰“爸,我會的。”

    陸懷柔听著又不滿意了︰“陸粥粥脾氣不好嗎,我看好得很。”

    陸隨意笑說︰“爸,您自己寵出來的心里還沒數嗎。”

    唐淺推了推他,然後又教育陸粥粥道︰“粥粥,給人家當妻子就不像在家里做女兒了,知道嗎,要懂事,別一點小事就鬧別扭,把小日子過的和和美美的才好。”

    “媽,你就放心吧,我不會跟哥哥吵架的。”

    景緒拍了拍陸粥粥的腦袋︰“以後我們家,一切事情都是‘粥粥說得對’。”

    “哥哥這句話說得對!”

    *

    陸懷柔獨自來到了陽台,吹吹冷風,避開了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場景。

    他知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應該表現得如此不合時宜。

    看到陸粥粥如此幸福,他打心眼里也是高興的。

    但是對于景緒,難免存在一種的敵對情緒。

    或許是還沒有習慣,自己從小寵愛的小姑娘,現在成了別人的新娘。

    那種淡淡的失落,旁人是沒有辦法體會的。

    沒一會兒,陸粥粥也來到了陽台上,靠在陸懷柔身邊,跟他一起看著城市的闌珊燈火。

    “爺爺,等這段時間忙過了,我跟景緒就搬回家里。”

    “不用。”陸懷柔別扭地拒絕道︰“我喜歡清淨。”

    她挽著他的手,撒嬌道︰“粥粥還是住家里,跟爺爺在一起比較習慣。爺爺,您就讓我搬回來吧。”

    “等辦完婚禮,再說。”

    “爺爺,你再給我梳一次頭發吧。”陸粥粥把橡皮筋和發卡遞給他︰“爺爺梳的小辮兒最好看了。”

    陸懷柔接過了梳子,撈起了陸粥粥柔順的長發。

    她的頭發是他從小梳大的,從童年時候的羊角辮、再到青春時期的馬尾辮。

    而此刻,陸懷柔嘴邊餃著皮筋,給她挽了一個精致的發髻,盤在腦後。

    看著鏡子里端莊而溫柔的女孩,他心里略有些感傷。

    嫁女本是一件高興的事,但是不舍的情緒完全沖淡了喜悅,就像當初把陸雪陵嫁出去,他也很難受。

    “粥粥,以後景緒要是欺負你,你告訴爺爺,爺爺永遠給你撐腰。”

    “嗯!”

    父母準備著要離開了,陸懷柔牽著陸粥粥的手走到客廳里。

    景緒看著妻子的發髻盤在頭上,眸子里泛過一絲光亮。

    陸懷柔牽著女孩走到他面前,將她的手鄭重地交到了景緒手中,說道︰“她是我的寶貝。”

    景緒知道,這幾個字沉甸甸的重量。

    陸懷柔對她付出了全部的愛,此刻讓他交出自己的寶貝,是怎樣的切膚之痛...

    “爺爺放心。”他緊緊地牽著陸粥粥的手︰“我會對她好。”

    一生一世。

    ......

    一家人離開之後,陸粥粥去洗了澡。

    朦朧的水霧彌漫著,陸粥粥站在鏡子前,打量自己。

    她穿的是蔣清霖送的新婚之夜性感吊帶小睡裙。

    蔣清霖死不正經,這條睡裙也是她千挑萬選,叮囑陸粥粥,新婚之夜一定要穿著。

    陸粥粥不想辜負閨蜜的心意,所以穿了這條裙子,但是這裙子也實在是...

    她都不敢往下看,心跳加速,臉頰也掛了緋紅。

    她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絲綢小披風,走了出去。

    景緒正在鋪床,紅色的床單被套喜氣洋洋,繡著金色的龍鳳和鳴。

    他隨意地問︰“你喜歡睡左邊還是右邊?”

    陸粥粥坐到他身邊,緊張地說︰“我喜歡睡中間。”

    景緒疊被的手微微一頓。

    他已經看到了她身上這件睡衣的風光。

    “睡中間,是要把老公趕到床下睡嗎?”他用鼻翼輕輕蹭了蹭她的臉蛋。

    “隨便你睡哪里。”

    陸粥粥說著,害羞地鑽進了被窩里。

    景緒看著小姑娘露出一截白皙漂亮的腳踝,他握住腳踝,輕輕往外面拉了拉。

    隨即,陸粥粥听到了解皮帶發出的金屬聲響。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