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清穿之貴妃長壽

正文 第10章 皇後

    若說走在紫禁城里,讓高靜姝有種穿回古代的真實感,那麼踏入皇後的長春宮,則給了她身為後妃的真實感。

    哪怕只站在長春宮的前院里,高靜姝都感受到了長春宮有一種“氣兒。”

    那是一種嚴整有序、井井有條、一絲不錯的“精氣神兒”。

    迎候高靜姝的宮女是長春宮的一等宮女青杏和白梨——皇後身邊的宮女都是果名,高靜姝身邊的宮女都是花名,這是從潛邸時兩人就保留下來的習慣。後來進了紫禁城,這兩位又變成了後宮身份最高的主子,也就照著自己舊日習慣行事,倒是內務府和各宮原有的宮女忙著改名避讓。

    兩人引著高靜姝入正殿門,青杏留下來上茶伺候,白梨自向內室去稟明皇後。

    高靜姝若有所思︰從前貴妃是從來不在俗事上留心的,雖日常來請安,但長春宮在貴妃記憶里印象極淡,只是個需要天天打卡上班的據點。

    可來長春宮這一趟,對高靜姝來說,卻是給她結結實實地上了後宮第一課。

    正座下設著十六把靈芝紋紫檀長背椅︰六宮妃嬪晨昏定省都在正廳集合,然而能有資格在長春宮獲得一把座椅的,至今還湊不足十六人。

    高靜姝在東側第一把交椅上坐了,目光不由得落在正給她上茶的青杏身上︰這姑娘從頭到腳整潔利落,頭發一絲兒也不亂,油光水滑的髻兒讓高靜姝想起水族館里海豹的皮毛;臉上笑吟吟帶著喜氣,然而這唇邊的喜氣卻又恰到好處的止步于傻笑之前;上茶時腰雖然謙順的彎著,卻姿態優美如一把上號的弓弦,讓人見著絲毫不覺得縮肩弓背畏首畏尾。

    目光再轉向從東稍間里走出來白梨,只見她步履輕盈,走在地上一點兒聲音也沒有,對高靜姝福身道︰“貴妃娘娘請稍候,皇後娘娘剛從阿哥所回來,說貴妃娘娘不是外人,她換了家常衣裳再出來跟您說話。”

    高靜姝只覺得她說話慢語輕聲,雖不是多動听的嗓音,卻有一種柔潤寧靜摻在里頭,讓人听了不急不躁,仿佛一陣清風吹到人心里——與青杏的說話方式一模一樣。

    高靜姝再瞧著殿里伺候的幾個二等宮女皆安靜垂首而立,衣飾統一;目光放遠些,還能看見院子里來往的小宮女太監皆是行動脆快卻又分毫不亂,方才一並給貴妃請過安,這會子已經各司其職各歸其位,行動展樣大方。

    她只覺得羨慕的眼珠都紅了︰假如說皇後宮里是正規軍,那自己的鐘粹宮,簡直就是個落草為寇的草台班子!

    從根上就亂的拎不起來,沒有那個“味兒”。

    要是在長春宮,鈴蘭那樣管著喂鳥的宮女,絕不可能有機會拎著把掃帚一路從後殿掃到皇上跟前去!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她當場拿定主意,回去後第一件要緊事,就是把鐘粹宮整頓起來!一個鈴蘭就夠了,再有下一回,只怕得請高貴妃還魂自己搞定了。

    --

    已經在養心殿交出過膝蓋的高靜姝,自然而然一視同仁,在長春宮給皇後行了跪拜禮。

    照禮,非正式場合,貴妃對皇後行個半蹲禮即可,若要鄭重些也可以行萬福禮。誰知這樣不年不節的,貴妃忽然扎扎實實跪了一遭,皇後宮中都有些驚訝。

    于是一位穿著打扮看起來就頗有地位的嬤嬤,從皇後身邊“刷”地瞬移到高靜姝右側,連忙把她扶了起來,以表皇後對貴妃的看重。

    高靜姝由一位頭發半白的老人攙著起身,下意識就道了謝。然後就從這位嬤嬤眼中看到了‘我一定是老眼昏花見了鬼’這樣的驚詫。

    高靜姝︰……

    “貴妃坐吧。”

    皇後有一把和氣溫婉的嗓音,比起宮女們的訓練有素的婉轉,她的聲音里則帶著溫柔的感情。

    高靜姝這才抬頭看了看自己另一位頂頭上司。

    乾隆的元後,出身滿洲大姓富察氏,正經上三旗出身。

    有個好姓不說,親人也都一個比一個給力︰阿瑪李榮保為察哈爾總管,一位伯父馬齊是三朝重臣,另一位伯父馬武任過都統、領侍衛內大臣,也稱得上位高權重。更不必說以後鼎鼎大名的傅恆和福康安——不姓愛新覺羅還能封王。可見這一家子穩穩坐在乾隆的心坎上。

    高貴妃的親爹高斌和伯父高麟,雖然也都是皇上心腹重臣,高家如今也算是炙手可熱,在朝上頗有話語權,但跟富察家的根基一比卻要黯然失色,後宮旁的妃嬪母家就更是拍馬也趕不上。

    高靜姝不由打量這位出身高貴的天之嬌女,一朝國母。

    富察皇後果然換過了家常衣裳,身上是半新不舊的雲紫色葡萄暗紋旗裝,梳了最簡單式樣的小兩把頭,發髻上也只壓了幾朵通草絨花,清朗樸素。

    全身上下唯有耳下一對東珠墜子華貴些,但高靜姝坐的近,視力又好,看得出珍珠下頭的金托顏色也不是金黃明亮,顯然不是新制的耳墜,而是戴慣了的舊物。

    這樣的打扮,除了東珠特殊的尊貴性,旁的真是連宮里的嬪位也沒有這樣簡約樸素的。

    可富察皇後這般穿戴了,卻絲毫不損她通身氣度。

    高靜姝一打眼見她,腦海里就只剩下“國泰民安”四個字,只看富察皇後往這一坐,無端就覺得是盛世國母的氣度。

    高靜姝深吸一口氣積攢些力氣,再次起身離座福身請罪。

    “臣妾任性,給娘娘添麻煩了。”

    這話她說的很真心。

    平心而論,高貴妃雖然是個心善的好人,但同樣也是個眾所周知的“蠢人”。像是身子不舒服就挖皇後牆角,讓皇上移駕這種事,貴妃說干就干,還干的毫無心理負擔。

    因為沒有心理負擔,就更沒有什麼歉疚之情,次日見了皇後連客氣一句都一概免卻,一派理直氣壯的天然。你不能說她使壞,但她確實給人添堵。

    對皇後尚且如此,何況別人。

    天長日久,連貴妃這種稀里糊涂的粗神經,都感覺出來六宮沒一個喜歡她的。

    俗話說得好,秦檜還有三個朋友——高貴妃在後宮混的還不如秦檜。

    在高靜姝這里,感受就更鮮明一點︰貴妃得罪了皇帝後生病共計十三天,除了跟她同住一宮的平答應,礙于規矩不得不在她門口站崗外,其余竟無一人探視問候,可見人緣差的令人發指。

    雖然後宮里的來往應酬九成九不是出自真心,可貴妃能做到讓別人連假意都不樂意給,眾志成城孤立她,也算是孤臣的典範了。

    所以高靜姝這一次請安是做足了唾面自干準備的。

    皇後給點臉子看都是應該的——于私,這位夫君的愛妾曾經挖過自己的牆角,還不止一次;于公,貴妃這樣的妃嬪之首公然惹惱皇上,難免叫人說一句皇後管束後宮不當,連累了皇後的名聲。

    “木槿,扶著貴妃,再不許叫她起身了。”皇後見高貴妃說了兩句請罪話就搖搖擺擺,立刻吩咐木槿扶著她坐下。

    高靜姝也沒強撐,直接坐回來︰這身子是真的不行,要是貴妃請安暈在長春宮,皇後只怕要煩死了——那就不是來請罪,而是來結仇了。

    她用帕子擦了擦額角的冷汗,抬起頭,正撞上皇後的目光。

    溫和里帶著些憐憫。

    皇後開口︰“貴妃,你坐著不必起身,本宮準備了些東西,你仔細瞧瞧。”

    自有宮女呈上幾本厚厚的灰絹面冊子,見貴妃是真的手無縛雞之力,還體貼的替她捧著。

    高靜姝一怔。

    繁體字她雖然一時寫不慣,但還是能看懂的,何況面前的幾本冊子上也不是什麼生僻的字,只是妃嬪每月用度的賬目。

    皇後為什麼特意給她看賬本?

    況且她打眼一看,這是己未年的賬目,算來,乃是乾隆四年。

    四年前的賬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