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變拽了,也變海了

正文 第8章 cp營業

    狗三窟是知道許綠放假了的。

    他和原主認識得早,有一次問起為什麼只在周末兩天直播,原主便告訴他自己是高中生。

    並隨口說直播是為了補貼家用。

    狗三窟信了。

    並且在心中勾了出了他所以為的許綠的形象︰一個打游戲很厲害但家境貧寒的高中窮學生。

    至于許綠,在看到曜的時候,思考了片刻︰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來著。

    半晌,她想到了——叫郁留。

    之前在b站看自己視頻的時候,下面有人討論他,她因此還搜索了一下郁留這個人,才知道他是一個在逗貓擁有兩百萬粉絲的大主播。

    許綠垂下眸子思考半晌,權衡利弊。

    許綠︰【好啊,什麼時候】

    狗三窟飛快回復︰【晚上八點】

    郁留那邊的粉絲比她多太多,她如果和他一起玩游戲的話,勢必會走進更多人的視野,獲得叛逆好感值的基數也會更大,不虧。

    手機又震動了一下,狗三窟發來了消息︰【喂,包子,你最近直播都比之前火了,你變得有點可愛哈哈哈哈哈】

    少女盯著“可愛”這兩個字良久,然後摁下語音鍵,湊近了手機道︰“再說可愛,頭給你擰下來。”

    “我這叫酷,懂嘛?”

    “啥也不是,爬!”

    男孩子的聲音比一般人更加含糊一些,有點雌雄模辯的意思在,吐出來的呼吸聲卻清晰可聞。

    令人想到早春的樹,或者什麼清新可愛的事物。

    狗三窟點了一遍語音,沉默了一會兒,又听了一遍。

    對話框里“可愛”兩個字被打出來又刪掉。片刻後,仿佛手機是什麼燙手的東西一眼,他“咻”的一下將它扔到了床上。

    听著耳邊傳來的好感值增加的提示,許綠難得沒感到疑惑。

    看來她的想法是對的——獲得好感值,只要在叛逆的同時,表現出一些惹人喜愛的屬性就好了。

    足夠的反差會讓人覺得你足夠特別。

    她輕柔一笑,嘴角噙著溫柔。

    棕色的眼楮里流露著某些未知的情緒。

    以後可能……得不斷表演了。

    *

    考試第一天夏佐和許綠互扯頭花的事情傳遍了整個青木中學。

    年級群為了討論這件事情,全員開啟匿名模式,學生們頂著匿名的頭像瘋狂吐槽︰

    貂蟬︰【哈哈哈哈哈耤A笑死我了,許綠戰斗力好強】

    呂布︰【在現場,從來沒看到過夏佐那麼慫】

    項羽︰【我還以為許綠能忍得住呢,誰知道反殺了】

    安琪拉︰【夏佐先動手的,身為女生我支持許綠好吧,雖然許綠平時有點討嫌……但是男生怎麼能這麼欺負一個女生啊】

    刺梨︰【許綠好凶最近……她是不是為了引起莊佟的注意力】

    菟絲花︰【回樓上,如果是的話她已經成功了,當時就是莊佟把她扯開的】

    許綠翻看了一會兒。

    手指在手機屏幕上游離著,沒開啟匿名模式。

    高二四班許綠︰【我覺得沒問題,是夏佐自己欠揍謝謝,不服的下學期來和我打一架,還有這不叫互扯頭花,這叫單方面壓制ok?另外老子一點都不喜歡莊佟,不要再給我提了】

    高二四班許綠︰【我膇A們呢(中指)】

    原本瘋狂滑動的消息忽然靜止三秒。

    許綠本人出現了,而且沒匿名,好敢啊。

    而且,太特麼囂張了。

    許綠以前也這麼囂張的嗎?

    呂布︰【@高二八班夏佐】

    獼猴桃︰【耤A牛逼,給大佬磕頭,希望你下學期不要挨揍,順便@高二八班夏佐】

    凱︰【@高二八班夏佐,求錘得錘,送你見正主】

    許綠“戚”了一聲。

    高二四班許綠︰【能別匿名呢?】

    高二四班許綠︰【小廢物一群呢】

    罵人的話後面加了個呢,有種古怪的違和感,許綠故意的。

    她摁熄了手機屏幕,打開手邊的一本書,安安靜靜的看了起來。

    眉目稍斂,表情柔和,似乎剛剛在整個年級群大放厥詞的人不是她。

    而是什麼別的惡霸。

    而此時年級群內更加吵鬧了。

    夏佐終于現身說法,他回了條︰【?】

    夏佐︰【有病吧,我不打女的,把凳子踢走是我犯病了還不成?】

    夏佐︰【而且被打的也不止我一個,你們怎麼不問問莊佟和謝俞?】

    他絲毫不慌的把莊佟和謝俞拉下了水。

    丟臉不能他一個人丟。

    莊佟︰【?】

    謝俞︰【夏佐你有毛病?】

    這樣的回應方式令人有些疑惑。

    難道?這兩人也挨揍了???

    強烈的疑惑感和好奇心籠罩了整個高二年紀的學生,當然暗戀這幾個男孩子的人在背地里把許綠記在了本子上,許綠是吧,還挺牛。

    *

    傍晚直播的時候,許綠難得心情平靜。

    大概是在弄清了系統的運作規律之後,性格逐漸恢復了原本的從容。

    不必著急。

    她想。

    八點整,許綠準時上線。

    這個時候郁留和狗三窟已經在三排房間里等她了。

    “哎,來了來了!”狗三窟看到好友列表里顯示在線狀態的“飽爺爺”,眼楮一亮。

    郁留“嗯”了一聲,“拉進來唄。”

    很快許綠就進來了,郁留秒開。

    一進游戲,少女就打開了麥。

    還開的全隊,她對剛剛的秒開表達了不滿。

    “這是靈車嗎?”許綠聲音有點生氣的問。

    “我還想改個頭像,你們干嘛這麼急?”

    她說著很凶的話,卻把聲音放的很奶。

    狗三窟︰“換啥頭像啊,打游戲才是正事。”

    許綠︰“小廢物!你懂什麼?頭像是一個人的臉面知道不知道?”

    尾音往上勾了勾,莫名好听。

    狗三窟︰“……怎麼突然罵人唔……”

    語氣有點委屈。

    這不委屈不要緊,一委屈一股cp感忽然撲面而來。

    都是年紀輕輕的少年,都是少年音,一個玩輔助一個玩打野,一個脾氣暴躁一個逆來順受。

    【啊這,輔助暴躁受x打野□□攻,誰行啊】

    【磕到了磕到了,小廢物也太可了,想rua】

    【莫名感覺兩只都好可愛】

    氣氛逐漸變成粉色,而這個時候郁留開口了。

    “不好意思。”

    他語氣里藏著笑意,不太明顯,但能听得出來。

    郁留的聲音和狗三窟有明顯的區別,如果說狗三窟是少年音,那麼郁留的聲音就是那種天生的,讓女生下意識想要捏緊被子的聲音。

    沙沙的,沉沉的,帶著點漫不經心。

    少年音是會讓人感到年輕和活力的,但這種有點低沉的聲音,卻會讓人感到耳朵發癢,然後慢慢變燙。

    只是許綠沒有這個癥狀。

    “呃,算了,下次吧。”

    郁留笑了一下,“好,你能玩瑤嗎?”

    他問。

    許綠皺眉︰“廢話昂,我本來就是要玩這個的。”

    “真的?”男人的聲漫進耳朵,帶來點顫動。

    許綠耳垂慢慢紅了。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好像是我是為了你才玩一樣的。”

    郁留覺得有趣。

    便道︰“沒有,就隨口一問。”

    “今天吃糖了嗎?”

    許綠索性假裝听不見。

    “我玩公主謝謝。”她對著隊友說道。

    四樓︰【?男瑤】

    五樓︰【兄弟,我胃痛】

    許綠︰“你胃痛就吃藥。”她有點點不耐煩。

    郁留挑眉。

    【啊這,忽然發現寵溺邊路攻x口嫌體直輔助受也不錯】

    【無語子,為什麼哥哥今天這麼溫柔,爺想si】

    【莫名感覺這個包子和誰都好有cp感,你們看隊友也開始和他互動了】

    【明明嘴臭,我卻覺得他在虛張聲勢……救命!!!】

    大抵是許綠的聲音太軟太奶,凶得也沒到點上。

    所以不管是哪個房間的觀眾,都覺得她有點可愛。

    男孩子的待遇總是特殊的,稍微可愛一點,就會有很多女生母性泛濫。

    【我頂不住了,我想去關注他】

    【我……我想看包子弟弟撩小哥哥】

    【忽然興奮起來】

    之後的對局中,許綠除了和兩個隊友一直友好“互動”,和排到的兩個路人也“交流”了起來。尤其是中路,對許綠的態度一開始挺一言難盡的,但是後來︰

    婉兒︰【啊耤A瑤有什麼用,能不能跟著我】

    婉兒︰【弟弟,你多大,感覺你好幼齒】

    許綠聲音軟軟︰“閉嘴,我不想听你說話。”

    婉兒︰【你這麼可愛,是不是有很多女朋友?】

    許綠忍無可忍,在她越塔的時候被控住的時候,直接取消了附身狀態,凶神惡煞︰“你去死吧!”

    婉兒︰【……你好冷漠,算了】

    又過了一會兒。

    婉兒︰【要不要雙排,唔,我帶你飛】

    而彈幕︰

    【今天為什麼這麼多的糖,我笑飛】

    【節目效果爆炸,愛了愛了】

    【這個婉兒是不是也看上包子弟弟了】

    而狗三窟也試圖插話,但許綠不知道是覺得他的猴子太笨拙還是怎麼,全程除了罵他兩句,就不怎麼搭理他了。

    倒是郁留一直和許綠說話,有一搭沒一搭的。

    也不知道郁留在想什麼。

    “過來,可以跟我了。”

    許綠沒理他。

    郁留又道︰“行,我來接你。”

    說著,他的馬超就迅速從下路趕到了中路,在許綠的瑤面前停下,耳機里傳來低沉的男聲︰“上來。”

    許綠愣了一下,嘴里吐出一句︰“我不要。”

    “為什麼?”

    許綠斟酌了一下語氣,道︰“你不會看呢!老子出大輔了!”

    郁留沉默了一會兒。

    然後從喉間溢出一聲輕笑︰“沒事,上來。”

    【昏古七,我當場昏古七!!!】

    【這尼瑪是什麼偶像劇情節】

    被遺忘的狗三窟有點抑郁︰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你們吵鬧。

    *

    當晚下了直播後,許綠收到了一個陌生人的微信好友請求。

    備注兩個字︰郁留。

    許綠通過了,對面發來一條消息。

    郁留︰【知道cp怎麼營業嗎?】

    嗯哼?想讓她當工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