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變拽了,也變海了

正文 第10章 直播違規&青訓營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他媽裂開,你直接桃園結義好了】

    【神他麼輔助裝】

    她似乎在吃什麼東西。

    “你多大?”郁留問。

    許綠道︰“掏出來比你大。”

    片刻後,許綠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瞬間靜止。

    最近帖子看多了。

    她試圖解釋︰“我的意思是,我17……”歲。

    話還沒說完,直播間屏幕黑了。

    【本直播間含有違規內容,已禁止觀看】

    黑屏上浮現出這麼一段話。

    【死孩子!你敢ghs,你的直播間被封了!!!】

    【???你17什麼】

    【啊耤K…】

    許綠︰“……”

    許綠︰“請官方給我一個解釋。”

    “老子就是想說老子十七歲,超管你去死好了!!”

    超管︰【……】

    超管︰【二十四個小時過後才能出小黑屋,不用謝】

    許綠︰“滾啊。”

    【第一次直播見到罵超管的】

    【啊哈,十七歲可還行?】

    【???未成年你敢搞黃色,直播間不想要了】

    【送主播一個字︰勇】

    【一路走好(祈禱)(祈禱)(祈禱)】

    許綠其實不太生氣。

    她往嘴里塞了口面包 ,然後喝了一大口水,強制自己咽下去。

    還是很餓。

    饑餓這種癥狀,不僅僅是生理上的一種痛苦,更加是一種精神折磨。

    你無時無刻不會關注你的胃部,精神會變得緊張又衰弱,做什麼事情都缺點兒意思。

    從罵完超管,許綠就不說話了。她困了。

    不過郁留還在直播,她也開著麥,所以郁留那邊還是能听到她的聲音。

    耳機里傳來有節奏的咀嚼聲。

    郁留笑了一聲,問︰“生氣了?”

    “還是很小的朋友,以後不能亂說話。”

    很小的朋友?

    “我膇A!誰讓你問我的。”

    “嗯。”

    “下次不問了。”

    他聲音悶悶的,很有磁性,仿佛貼著人的耳朵呢喃。

    可許綠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想再吃一個面包。

    “沒事。”

    少女聲音異常弱氣,道︰“你只是犯了天下笨比都會犯的錯。”

    郁留嘖了一聲。

    他問︰“我可以跟你嗎?”

    許綠︰“隨便。”

    “跟我之前把線先清完,不然你給老子死。”

    她摸了摸胃部,打了個嗝。

    很小聲,然而直播間的人都听見了。

    郁留笑了。

    【虛張聲勢一把好手】

    【哇嗚嗚嗚,這個大喬好拽,我好愛】

    【就,打嗝是認真的嗎】

    【郁留老公為什麼今天這麼溫柔,你媽的,你是不是看上我家包子了!我他媽直接把他扔到你懷里!!!】

    【笑得真的好甜,好甦,有沒有大佬,給大佬遞筆,我在綠阿江等你】

    【我把我的四十米大刀吃進了肚子里,然後反手大喊一聲︰老子磕到了!】

    這把打完,許綠就以困了為由,退出了雙排。

    臨走前還說了一句︰“超管你給爺等著。”

    繼而罵罵咧咧下線了。

    關掉手機,許綠腳步虛浮走向了浴室。

    她真的太餓了,但胃又被裝得很飽,吃不下了。

    不知道泡個熱水澡會不會好一些。

    許綠走後,郁留直播間還在瘋狂“磕到了”。

    在繼“旺仔牛逼糖”、“和誰都能有cp感”等頭餃之後,許綠又多了兩項新的稱呼︰“虛張聲勢之王”以及“因嬰兒車直播間被封禁的未成.年奶包”。

    短短幾個星期,許綠在眾人眼中的形象逐漸從一個滿口髒話的低素質輔王者轉化成了略有點佛系的奶凶少年。

    而這時許綠……泡澡睡著了。

    她比起之前消瘦了點的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紅暈,仿佛沉溺于美麗的夢境里。

    *

    “宿主、宿主!快醒醒!”

    耳邊傳來系統的焦急的呼喊聲。

    許綠稍微清醒了一下,眼楮睜開了一條縫。

    “怎麼了……”她有點艱難的問。

    “不能繼續呆在浴缸里了,快點出去,泡澡太久會造成缺氧,而且會加速饑餓感!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

    啊,難怪感覺暖暖的,想一直睡下去。

    思及此,她眼皮又要合上。

    忽然腦袋內傳來一陣清涼。

    “快點清醒,宿主!睡著的話你會死的。”

    死這個詞就好像一根針一樣戳了一下許綠的腦子,使得許綠瞬間清醒了。

    她不想死。

    *

    謝俞正躺在沙發上打游戲,外面傳來了斷斷續續的敲門聲。

    他有點不耐煩的起身,打開門,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內。

    “許綠,你……”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少女抬頭了。

    臉頰紅得有點不像樣,嘴唇干燥,眼楮卻因為剛從濕潤的環境中出來而帶著點水汽。許綠的眼楮瞳色較常人淺,在昏黃的廊燈中,呈現出琥珀般的質感。

    “謝俞,給我點吃的。”

    她有點沒勁,下意識朝前扶了一下。

    謝俞望向自己被抓住的手臂,額頭青筋跳了跳。

    “犯病了?”半夜讓他給她找吃的?

    他和她關系很好?

    謝俞想關門,但手卻被捏著,他沉聲道︰“放開。”

    “沒勁……”許綠腦袋混沌,聲音愈發的軟。

    一股香甜的沐浴露的味道飄進謝俞的鼻尖,謝俞下意識想要離遠一點。

    可許綠直直朝他倒了過來,腳是真的軟了。

    “快點,謝俞。”

    “那你背我下去吧,我自己去冰箱里拿。”

    “求你了。”

    “快點,不然我要掛了。”

    後面兩句近乎呢喃。

    “我泡澡泡太久了,沒力氣下樓了。”

    “你別像個死人一眼,我真的要掛了,昂。”

    謝俞沒反應。

    過了一會兒,許綠不耐煩了。

    “快點,廢物東西!”她怒吼一聲。

    最後謝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她拎到樓下的。

    他面色鐵青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許綠一邊喝水一邊大口的咀嚼著巧克力。

    總算恢復正常了,許綠跟著渾身冒著冷氣的謝俞上了樓。

    一言不發。

    走到一半,前面的謝俞忽然停住了腳步,然後轉身,居高臨下看著她,許綠差點撞上去。

    “毛病?”她下意識道。

    謝俞深吸一口氣,將自己一直以來的心聲說了出來︰“許綠,我草你大爺!”

    許綠皺著眉後退一步,然後看向他︰“我草你大大爺!”

    她稍微恢復了力氣,聲音卻還是軟。

    頭發長長了點,因為自然風干而顯得很蓬松,像個刺蝟一樣。

    “你給老子再說一遍?”謝俞氣不打一出來。

    許綠不太熟練的翻了個白眼,然後在謝俞的俯視中伸出兩只白嫩的手,朝他緩緩比了……兩個中指。

    左邊一個,右邊一個。

    “听清楚了,謝俞,我草你大大爺。”

    “謝謝你今天的所作所為,你坐牢必減刑。”

    說完,許綠頭一扭,慢吞吞的回房間了。

    許久之後,站在原地的謝俞無能狂怒的吼了一聲︰“日!”

    *

    第二天醒來,系統告訴許綠,她的叛逆好感值已經達到六千了,叛逆等級也達到了一級。

    這次直播間被封的事件的確給許綠帶來了數量可觀的叛逆好感值。

    許綠並不太清楚叛逆等級提升到底有什麼用。

    系統道︰“叛逆等級每提升一級,之前積累的好感值就可以完全用來提升身體素質,在此之前那些好感值只能發揮百分之三十的優化效果。”

    “不過一級的好感值對宿主的饑餓癥作用不大,但是可以用來提升宿主的美貌。”

    美貌麼?

    她伸了個懶腰,走向不遠處的梳妝台。

    清晨的光線照在她臉上,為她的臉蒙上了一層輕紗。

    鏡子里映出一個短發少女,里面的人還是“許綠”,但是又有哪里不太一樣了,下巴的輪廓出來了,皮膚似乎更光滑了一些。

    原本她眼圈周圍有一些細小的疙瘩,現在這些疙瘩消失了大半不說,皮膚的泛紅問題也沒了,臉頰兩側的高原紅一般的腮紅變成了一眼看去天生好顏色的桃粉。

    這些變化都是很微小,但是整體加在一起,卻有極為顯著的效果。

    除此之外,她的身材似乎瘦了一些,肚子上和手臂上的肉還在,但背部挺直了,肩膀的線條也變漂亮了,骨架變小也變勻稱了。

    系統道︰“在好感值的作用寫,身體的脂肪會逐漸減少,但是不會一天就消失,體型變化是周期性,不是立馬見效的。”

    許綠點頭,表示了解。

    實際上她對變美這件事情沒有太大的執著,而這張好看了不少的面孔也並沒有令感到她多大的驚喜。大概是上輩子她雖然擁有一張漂亮到極致的臉,卻沒有一副健康的身體,使得她現在對健康的渴望比對美麗更大。

    不過漂亮總比平凡好,至少賞心悅目。

    思索著,許綠點開b站和唯博搜索了一下“飽爺爺”的名字。

    很快,一個個視頻和有關的詞條出現了。

    【這是什麼平平無奇人間小可愛嗎(直播cut)】

    【叛逆我是認真的(高萌預警)】

    【論主播開嬰兒車翻車以及威脅超管二三事】

    【yb巴卜!啊啊啊,昨天的郁總好會,包子奶呼呼的也太可愛了吧(糖向)】

    Y是郁留的首字母開頭,b是飽爺爺的,所以他倆的cp被粉絲戲稱為歪比巴卜。

    許綠一邊翻看著評論區,一邊柔聲細氣的吐槽。

    “好傻逼的名字。”

    看了一會兒,許綠又點進了逗貓後台。

    她的粉絲數昨晚一夜之間漲到了十五萬,速度堪稱恐怖。

    而貓吧現在也很熱鬧了。

    各種討論貼層出不窮,例如︰包子是0還是1,包子和狗三窟是不是be了,又比如郁留對包子是不是真的有意思等等。

    就在她覺得異常無聊,快要睡著的時候。

    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

    後台收到這樣一條信息︰【親愛的尾號為5623許先生,您好,您之前在王者聯盟青訓營的報名已經通過了,請盡快進入xxxxx網站完善資料,完善資料,與相關人員聯系,聯盟初次選拔即將開始,感謝您的配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