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變拽了,也變海了

正文 第12章 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來了?連句好話都會不說?”

    “脾氣真大。”

    許綠沒說話,謝俞倒是回頭白了莊佟一眼。

    仿佛在說︰“你敢命令老子?”

    另外兩個男生看戲。

    許綠本來就餓,當下心情煩躁得很。

    “謝俞,走了。”她仿佛沒听到莊佟的話,扯了扯謝俞的袖子。

    這個細微的小動作令謝俞一愣。

    他雖然不爽莊佟那麼講話,但是其實更加不爽許綠,但之前的愧疚感讓他又只能忍著。

    但現在袖子被扯著,莫名好像他倆是一伙的一樣。

    沉默了一聲,謝俞咳嗽一聲,正打算說話。

    這時候許綠已經不耐煩了,她抬頭看向謝俞,琥珀色的貓眼里印著燈光和亮色,如今微微眯了起來,她語氣稍弱,說出來的話卻是︰“快點,傻逼東西。”

    “我餓了,謝俞,听到了嗎?”

    在一時沒人講話的安靜走廊上,她的聲音清晰傳到了其他三個人的耳朵里。

    明明就是很囂張的話,但被她說出來,莫名有點……

    莊佟嘖了一聲,

    “听不懂話?”

    “這麼沒禮貌,誰教你的?”

    “如果你不是謝叔帶來的,你現在已經被趕出去了。”

    從莊佟嘴里蹦出來的字眼一個比一個難听,要是許綠現在自尊心稍微強一點,心里防線稍微脆弱一點,現在估計已經哭著跑了。

    但許綠沒有。

    她聞言轉身看向莊佟︰“毛病?”

    “要不是謝叔叔硬要讓我來……”

    “你求我我也不來呢!”

    她聲音很軟,還非得在每句話後面加個呢。

    說完之後,少女悄悄喘了下,胃部傳來的饑餓感讓她感覺罵人都費力。

    于是她也不說話了,在幾個人的注視下,緩緩伸出一只手,然後向對謝俞那樣,如法炮制的給莊佟比了個中指,“嘖”。

    比完後,她用力拽著謝俞的袖子︰“我們走。”

    當著三個人的面,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片刻後,兩人的對話飄進莊佟等人的耳朵里。

    “走錯方向了。”

    許綠︰“你早點說會死???”

    謝俞也抬高了聲音︰“你問我了???”

    “你沒長嘴呢……”

    “耤K…”

    *

    進了客廳之後,許綠找了一處全是食物甜點的桌子做了下來。

    不遠處站著幾個年輕漂亮的男孩女孩,在興高采烈說著話。

    客廳深處的幾間屋是大人們談話的地方,他們不和小孩混在一起。

    謝俞和她說了幾句就走了。

    許綠就一個人慢悠悠的在桌子邊上吃東西。

    沒人找她說話,她也不找別人說話。

    很快莊佟又帶著幾個男生進來了,他們到離許綠不遠的沙發上坐著。

    幾人下意識朝許綠所在的位置看去。

    盡管處于一個吵鬧的環境,她吃東西的樣子依舊秀氣從容。

    就像謝俞第一次看到她吃飯時候的那樣,其他人也看得傻眼了。

    小蛋糕被她用刀叉分成了均勻的小塊,她坐姿端正,一塊一塊的往嘴里送。

    一看就是家教良好的樣子。

    只是眼神有些茫然,表情也百無聊賴。

    看上去很無聊。

    要不是她長相普普通通,打扮也男孩子氣,還真要會人以為這是什麼錦衣玉食養大的公主類女生。

    “哎,莊佟,那就是之前在籃球場上給你表白的假小子嗎?現在怎麼看著還挺好看的?”

    “對啊,好像瘦了點,就是頭發太短了,我估計把頭發留長一點還是可以的。”

    “之前許綠在年級群里太囂張了。”

    “听說她之前還考試提前出考場是吧?”

    “莊佟,她之前是不是當著其他人的面把你給罵了?”

    “還在考場里把夏佐給揍了……”

    “許綠牛逼啊。”

    “她怎麼吃東西這麼文靜。”

    和莊佟同班的幾個男生一提到許綠,話題就止不住了。

    這不說不知道,一說起來最近她居然做了這麼多“叛逆”的事情。

    她以前是什麼樣子的?好像沒有太多的印象了。

    莊佟擰起眉頭︰“別提她。”

    他現在稍微確定了,這許綠要麼是欲擒故縱過火了,要麼就是真討厭他。

    而他隱約覺得,後一種可能性更大。

    正思索著,身邊的謝俞忽然起身朝許綠走去。

    在許綠的描述下,謝俞面無表情的給她找了一杯溫牛奶。

    “你可以走了。”

    謝俞額頭的青筋暴跳。

    他深吸一口氣,湊近了沉聲道︰“你能不能別再大庭廣眾之下這樣?”

    許綠抬了抬眼皮︰“哪樣?”語氣軟軟的。

    “找我做這做那?”

    “為什麼不行?”許綠反問。

    看她一副面色純良的樣子,謝俞的氣憋不住了,原先的一點愧疚感也逐漸被消磨掉。

    “你他媽……”

    “可是你是我哥哥,哥哥不就是應該受苦受累嗎?”

    許綠慢吞吞的咀嚼著嘴里的食物,聲音忽然柔軟起來︰“謝謝哥哥,你可以回去了。”

    她朝他眨了眨眼楮,一絲頭發從額前翹起來,一副弱小無公害的樣子。

    仿佛下一句會說“我會好好和大家相處的”或者是“沒關系,我不在意他們討厭我”諸如此類讓人放心的話,然而她的唇動了動,說的是︰

    “唔,如果莊佟他們說我壞話,你不用找他們麻煩,直接告訴我就好。”

    “我會親自去找他們麻煩呢。”

    “讓他們等著昂。”

    謝俞︰“……”

    謝俞︰“吃你的吧。”

    回到座位上,夏佐好奇的問︰“她說什麼了?”

    “她說讓你們等著。”

    “……”

    敢,真的敢。

    “你們最好小心點,我爸給她找了個跆拳道教練。”

    “……”

    這個角落的男生各個都是帥的,只是現在陷入了詭異的沉默當中。

    *

    【啊啊啊啊,今天包子又不直播,爺的青春結束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請假一個星期,我要鬧了!!!】

    【昨天郁留還說今天有可能和你一起排的,結果你轉頭就告訴我不播了,我一頭撞死好了】

    許綠由于住在謝家宅子這邊,什麼設備都沒帶過來,自然不能直播,所以她只能在唯博上發了條請假的公告。

    而公告剛發出去,評論區就炸了。

    許綠還因此小小的漲了一波叛逆好感值。

    不過雖然不能直播,私下里玩游戲還是可以的。

    畢竟收集好感值的方式也不止直播一種。

    思及此,許綠頓時想到了自己之前用小號找人五排時遇到的一個叫“池耳”的男生。

    他的好感值上限好像也是5000。

    許綠登錄了上次的女號,在好友列表里面找了池耳的id。

    巧的是,他在線。

    許綠向他發出了一個預約請求︰【快結束了嗎?下局一起開黑嗎?】

    池耳很快就作出了回復︰【不好意思,這次不行哦】

    被拒絕了。

    許綠思索了片刻,給他發了條信息︰【不識抬舉!】

    池耳很快回復了︰【抱歉,在和朋友一起打】

    許綠︰【那你打吧,我才不缺你】

    不是“我不缺你一個”,也不是“我不缺人”,而是我才不缺你。

    加了個才,分明就表達的是她就是想要和池耳一起玩。

    許綠︰【開著你的小破車離開我的世界】

    上次許綠就是叫池耳叫的“車”,所以讓他開著小破車滾蛋,沒有毛病。

    “叛逆好感值 100。”

    耳邊傳來系統的提示,許綠有些詫異,比起莊佟,這個叫池耳的男生好感值上漲的速度快太多了。

    她覺得他應該能成為一個長期“飯票”,便問︰【那你把你的微信給我,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實際上,池耳當時正在打訓練賽。

    看到這條消息,他愣了一下,發了一串數字過去。

    池耳︰【不要叫我小破車,我叫池耳】

    許綠︰【好的,小破車兒】

    “叛逆好感值 50”

    許綠滿意了,她支著下巴想,要是這幾天找一些好感值上限高的網友和他們打幾天游戲,說不定也能拿到三四千的好感值。

    發完這條消息,許綠便繼續上次的方法到大廳里去找人排位。

    她在公共頻道發了條消息︰【五排,開麥,輔王】

    剛剛發完,就有一個陌生人邀請她了,段位是王者,不過頭像粉粉的,是個女生。

    一進去,里面便鬧哄哄的,三男一女。

    女生聲音嬌氣︰“我才不玩瑤了,給你們找了個小姐姐,我要玩法師去!”

    “還說我玩得不好,哼。”

    “啊,小婷子,你真生氣了?不至于吧,我們就是開玩笑。”

    “對啊,開玩笑呢,哪里能找到聲音比你好听,性格比你可愛,技術還比你好的輔助啊!”

    “五樓也是女生嗎?不要不要,有你一個就夠了!把她踢出去吧?”

    被稱作小婷子的女生“哼”了一聲。

    “我才不要。”

    她聲音是那種非常幼齒,帶著點港台腔的女聲。

    許綠听著感覺有點像動漫里配音的聲音,很二次元,就是說話的方式令許綠有點不舒服。

    她正想退出去,忽然那個女聲來了一句︰“算了,五樓,他們都不想和你玩,你自己退出去吧。”語氣並沒有像對另外幾個男孩子說話那麼可愛,有點頤指氣使的意思。

    明明是她邀請她進來的,現在又讓她自己退出去,她很好欺負?

    少女坐在窗邊,咳嗽了一聲。

    忽然開了麥。

    三個男生正在安慰一樓呢。

    忽然耳機里傳來一道軟軟的、奶奶的、還帶著幾分溫柔的女聲。

    渾然天成的溫柔。

    但說出來的話卻是︰

    “你瞧不起誰呢一樓?”

    “他們憑什麼不想和我玩啊。”

    空氣為之一靜。仿佛一道羽毛劃過耳朵,有些癢。

    和許綠一比,一樓的聲音似乎矯揉做作的有些明顯。

    緊跟著,許綠開始一個個點名。

    “二樓,你不想和我玩?”

    二樓︰“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三樓,你呢?”

    三樓︰“呃,我,我隨便,我都可以!”

    “四樓,希望你不要不知好歹。”

    四樓︰“啊,都都都行……”

    許綠這才把話頭指向一樓的妹子︰“你看,他們都挺想的。”

    “只有你不想呢。”

    “要不你自己退房間吧?”她語氣軟軟的。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許綠向來可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