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暗恋它是奶糖味的

正文 番外完

    孟舒桐没有告诉裴燕闻她来清河市了。

    也没有告诉他现在自己就站在清大门口。

    短短两年的时间, 学校也没怎么变化,标志性的校门石碑旁,除了来往早已对这块石碑习以为常的学生, 还是有不少游客站在它前合影。

    当生活了很久的地方成了故地,一草一木都显得格外令人怀念。

    更不用说那犹在耳边回荡的吵闹和欢笑声。

    她先是去计院逛了一圈,毕业两年, 学的那些东西早忘了个干净, 孟舒桐最熟悉的就是荣誉校友榜上她的室友和室友老公的照片和名字。

    和老师们打了个招呼,孟舒桐转而去了法学院。

    她当年去法学院之勤快,被不少人调侃过让她直接转专业, 省得总是两栋楼来回跑。

    当初带她蹭课的学姐留校当了辅导员, 也还好有学姐,孟舒桐才能在毕业这么久后依旧顺利的打听到裴燕闻的课表。

    “哇你不是吧, 难得回来一趟就为了裴老师?”

    孟舒桐笑得有些心虚。

    “我找裴老师有事要说,等说完晚上请学姐你吃饭。”

    一听要请吃饭, 学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不巧裴燕闻刚好在上课, 孟舒桐当然不能打扰他上课,可在办公室等着又没什么意思,于是蹑手蹑脚溜到他正上课的教室门口, 没敢大大方方的站在门口让所有人看见,只好站在走廊处透过后窗去看他。

    他还是在上着枯燥的课,只是书本上那些晦涩专业的词汇由他口中吐出,又被他以生动风趣的例子衬托, 孟舒桐不知道是因为裴燕闻真的很会讲课, 还是因为他这个人就很引人注目,本来只是偷看人, 渐渐地她居然也听进了他的课。

    和从前念书时穿着平底鞋不同,孟舒桐今天是穿着高跟来的,很快就站累了,后脚跟有些酸。

    垂头看了眼腕表,竟然还有二十分钟。

    坐在窗边听课的学生无意发现了窗户另一边神色略有些痛苦的孟舒桐。

    他一愣,又跟旁边的同学说。

    很快,这一小片男生都发现了窗外站了个漂亮女人。

    几人交头接耳这是谁的姐姐,或是谁的年上女朋友。

    裴燕闻发现那一小片的聒噪,顺势望去,竟然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只是当年留着长直发,白净秀气的姑娘已将长发烫成成熟的弧度,脸上妆容精致妩媚,唯一没变的,就只有那双望着他的清亮眼眸。

    他微怔,以为自己看错。

    有时候上课会不经意的往窗外看,只是从来没如愿看到她。

    所以她的突然出现,反倒让裴燕闻一时间不敢肯定是不是幻觉。

    隔着玻璃四目对视,孟舒桐尴尬地咧嘴,抬起手冲他挥挥,算是打招呼。

    不是幻觉。

    “抱歉,我先出去一下。”

    难得离堂的裴老师对学生们请了个小假,走下讲台径直往门外走去。

    学生们的眼神都下意识的跟着裴老师飘到了教室门外。

    裴老师也没有走远,只是在走廊上站定,此时整个教室的人都发现教室外站了个年轻女人。

    裴老师低头和那女人说了什么。

    女人局促的抓了抓头发,也跟裴老师说了什么。

    坐在窗边的学生脖子都要伸断,但不敢开窗,怕被裴老师发现他们偷听。

    等裴老师再进来时,女人也从后门进来,找了个末排的空座坐下。

    裴老师似乎没有要跟学生们说明的念头,又继续讲课了。

    学生们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女人。

    女人紧张的抿了抿唇,冲打量她的学生们笑了笑。

    讲台上的裴老师敲了敲桌子:“各位,我在这里。”

    学生们这才坐直。

    “裴老师,这个小姐姐是谁啊?”

    胆子最大的一个人问出了整个教室坐着的学生们的疑问。

    裴老师:“你们学姐。”

    一听说是学姐,学生们立刻有了亲切感,又问这个学姐是哪个专业的,是法理的还是经济法的。

    裴老师轻描淡写:“计算机的。”

    “计算机?!”

    “学计算机的也要学我们的课吗?”

    “不对啊,计算机的不是只要学政治吗?”

    疑问声此起彼伏。

    裴老师又不疾不徐的解释:“你们学姐只是对我上的课有兴趣。”

    孟舒桐继续装聋作哑。

    她早说在外面等他,这老男人存心想让她难堪,非让她坐教室里等他下课。

    这时候稍微聪明点的学生,尤其是心思比较敏锐的女生立马猜到什么。

    “学姐是对裴老师上的课有兴趣,还是对裴老师这个人有兴趣啊?”

    孟舒桐:“……”

    这帮法学院的学生真是跟他们老师一脉相承,问的问题都是些让人难堪到死,压根没办法好好回答的。

    还好她今天化了妆,打了腮红,应该没人看出她脸红。

    孟舒桐求助的看向裴燕闻。

    裴燕闻却好像也对这个问题极为感兴趣,好整以暇的站在讲台上看着她,丝毫没有要开口帮忙的意思。

    要换个脸皮薄的人估计这会儿早跑了。

    但孟舒桐是谁。

    她可是小孟总,是跟着她老爸出席各种应酬场合的未来接班人。

    “你们法学院的课这么无聊,鬼才有兴趣,”孟舒桐翻了个白眼,语气强装镇定,“当然是对上课的老师有兴趣咯。”

    “哇!!!!”“表白!!”

    “学姐牛逼!”

    教室立马热闹起来。

    就是这么吵,孟舒桐似乎都能听到裴燕闻夹杂在这嘈杂的喧闹中,那低沉愉悦的笑声。

    她果断起身。

    “不打扰你们上课了,”孟舒桐冷哼,“裴老师,我去办公室等你。”

    裴燕闻笑着点头:“好。”

    接着她一溜烟就跑了。

    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裴燕闻的教案讲的差不多了,这时候本来应该是跟学生们说些法庭趣事的收尾时间。

    但是学生们却对裴老师的法庭趣事没有兴趣,他们更想知道裴老师和那位学姐的故事。

    裴燕闻没有多说。

    年轻的学生们特别缠人,下课铃都响了也不愿意离开。

    裴老师耳朵实在听得累,只好说:“你们学姐还没毕业的时候确实经常来蹭我的课。”

    “那裴老师你呢?你是什么想法?”

    裴老师叹气:“我能有什么想法?”

    “裴老师你就装吧。”学生们立马发出不满的声音。

    裴老师无奈笑:“我装什么。”

    “你明明就很爽,刚刚笑都藏不住,”一个女生有着侦探般敏锐的洞察力,很快得出结论,“老师你和学姐,曾经在学校是不是有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师生恋?”

    裴老师摇头:“没有。”

    “啊?竟然没有吗?好可惜哦。”

    “我并不觉得可惜,”裴老师淡淡笑了,“你们这个年纪应该是和朋友们享受青春的最好时候,做老师的可以引导你们,却不能耽误你们。”

    年轻的学生们又在不知不觉中被裴老师灌输了新的人生信条。

    “那现在呢?老师你和学姐,唔还有可能吗?”

    裴老师眨眨眼,“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学生了。”

    “然后呢?”

    裴老师笑而不语。

    两个人的私事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他并没有分享的打算,点到即止,适当留白,剩下的学生们能不能猜到都没影响。

    -

    “你这样不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下课后,裴燕闻总算能和孟舒桐找个地方单独相处。

    他们坐在学校树林里的长石凳上,光斑如洒金般落入两人衣间。

    想象中的异地恋见面的亲昵都没有,孟舒桐反倒先教训起他来。

    “现在不说,以后总会知道的,”裴燕闻温声,“早或晚的区别而已。”

    孟舒桐睁大眼:“你还要布告天下啊?”

    “什么布告天下,”裴燕闻挑眉,轻声说,“以后我去见你父母,见你朋友,你见我父母和同事,等到结婚摆酒请客,难道你能一直瞒着吗?”

    孟舒桐语气结巴:“结、结婚?”

    裴燕闻故作无奈的叹息:“孟小姐,我毕竟也到这个年纪了,只谈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希望你理解一下。”

    “……”孟舒桐声若蚊音,“我又没说不以结婚为前提。”

    裴燕闻扶了扶眼镜,好笑道:“那你惊讶什么?”

    “明明之前你很在乎我是你学生这个事实来着,之前拒绝我不也是因为我们是师生关系,”孟舒桐顿了顿,又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现在怎么……不怕被人说闲话了?”

    “你都不怕,我为什么要怕?”裴燕闻亲昵的抚上她的脸,语气温柔,“希望和你在一起这个念头,早就胜过了我心中的那些担忧,别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你不怕和我在一起,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孟舒桐眼眶微热,嘟囔道:“那以后你要当不成老师了怎么办?”

    “放心,我还有主业。”

    “那要是律师也当不成了呢?”

    “我不是还有个小富婆女朋友吗,”裴燕闻笑笑,“小富婆应该不介意多养个闲人吧?”

    孟舒桐吸吸鼻子:“包吃包住没问题!”

    裴燕闻弯起眉眼:“多谢。”

    孟舒桐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你不嫌我年纪比你小那么多了吗?”

    “嫌这个字用错了,”裴燕闻说,“能在这个年纪找一个小女朋友,对男人来说反倒是一种荣幸,我还要感谢孟小姐愿意委屈自己跟我在一起,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裴燕闻也是会有这种虚荣心态的。

    还以为他有多不食烟火。

    孟舒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老师你啊。”

    裴燕闻轻笑:“现在了解也不晚,你想了解什么?直接问。”

    “我问那多没意思,”孟舒桐语气骄纵,“我给你一分钟,你自己坦白吧。”

    裴燕闻想了想,嗓音清润温和:“我三十五岁,是个律师,也是大学讲师,平时工作忙,所以闲暇时间喜欢待在家里,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喜欢听古典乐和蓝调,喜欢看推理小说,阿加莎是我最欣赏的作家,学生时代喜欢玩魔兽,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不碰游戏了。刚找了一个比我小十一岁的小姑娘当女朋友,她还年轻,比较爱玩,如果她暂时不想结婚,那么我愿意陪她多体验体验年轻人的恋爱方式,陪她去游乐园或是电影院都可以,只要她愿意给我时间去适应学习。”

    “暂时就这些,可以了吗?孟小姐?”

    孟舒桐高兴地问:“真的能晚点结婚吗?”

    “可以,但是孟小姐,再熬几年我就四十了。”

    “男人四十一枝花啊。”

    裴燕闻被她逗笑,“不嫌我老了?”

    “不嫌不嫌,但是你还是要多锻炼延缓衰老,以后你跟我一起去健身房吧?”

    “好。”

    “老师你再过两年不会秃顶吧?”

    “……”

    “你低头让我看看。”

    “放心吧,像你这样总是熬夜,到你秃了的那天我都没秃。”

    “……”

    “周末有空吗?去约会?”

    “去哪儿啊?”

    “你定。”

    “你定吧。”

    “我定的话你一定会觉得无聊。”

    “……也是,那去游乐园?”

    “好。”

    “可是跟你去游乐园没意思啊。”

    “?”

    “你这个年纪应该坐不了过山车了吧?不能坐过山车去游乐园还有什么意思。”

    “游乐园有规定我这个年纪的不能坐过山车吗?”

    “没,但是我怕你心脏承受不住。”

    “……”

    事实证明,在坐过山车的时候,裴老师仍是淡定优雅,而孟舒桐则被吓得闭眼尖叫姿态尽失。

    后来她的丑态被自动拍照设备拍下。

    裴燕闻将这张照片买了下来。

    孟舒桐从那以后,彻底戒掉了叫裴燕闻老男人的口癖。

    终于春来燕停,栖于梧桐。

    【番外完】,,,网址m..  ...和书友聊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