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正文 第199章

    两年后, 春末夏初。

    “嘭——”

    环保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斑。

    陆岙和宋州立在窗前看烟花,耳朵除了烟花炸开的声音, 还有各种各样的笑闹声,他们这海岛酒店自从建成以来就没这么热闹过。

    陆岙等烟花彻底消失, 转头看向宋州,眼睛里有路灯映进去的光芒, 亮得惊人,“也许我们应该按照他们的说法分房住?”

    宋州抓住他的胳膊亲下去, 语气里带着满足, “那是人类的规矩, 我们按自己的规矩来。”

    陆岙低笑。

    在结婚两年后, 两人终于决定举办婚礼。

    两人在全球选了一大堆地点,选来选去, 最终还是决定将婚礼办在自家海岛里。

    他们没去外面, 倒将世界各地的朋友都邀请过来了。

    “咚咚咚——新郎新郎睡着了没有?”

    两人说着话,外面传来煞风景的敲门声。

    陆岙一听就知道是林栖岩,他抬头和宋州对视一眼, 都知道这小子一定要憋着什么坏水。

    两人没应,外面的人继续敲门。

    这次是有黎带着笑的声音, “朋友们, 单身派对不了解一下?”

    陆岙感觉他们要是再不出声, 外面人可能没完没了地敲门, 他走过去开门,带着笑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 还什么单身派……”

    话还没说完, 不知道谁拉开了礼炮,彩带和金箔纸飘出来,飘到两人的头发上、身上,像撒下的漫天星光。

    陆岙脸上止不住笑。

    林栖岩一身西装西裤、衬衫上,还系着小领结,成熟俊美。

    他过来拉陆岙的手,笑着说道:“就是个说法而已,好歹是婚礼的前一天,你们就应应景,跟我们出去玩一玩嘛。”

    葛冉州也在旁边笑着催,“今晚忘掉你已经成婚这个事实,才期待明天盛大的婚礼啊。”

    他俩过来拉陆岙,有黎则去拉宋州,“走走走,去玩一圈,你们就当进入角色扮演了。”

    气氛实在太好,陆岙没拒绝,只是转头看了眼,问:“翁谦呢?”

    林栖岩说道:“在厨房,你们一次性打捞了那么多海鲜上来,他哪里移得开眼?我估计他今天要跟厨房里的大厨讨论到凌晨了。”

    葛冉州笑,“说不定今天还要在厨房里睡。”

    “哎,你们别污蔑我。”说曹操曹操到,翁谦端着一大盘蒜蓉烤生蚝过来,“我就是看现在气氛正好,过去给你们拿点宵夜而已。”

    “噫,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吃而已。”

    “这么大的生蚝,肥厚鲜美,你们不想来一只吗?”翁谦将盘子递过去,看他们谁都没伸手拿的打算,又将托盘缩回来,道,“你们要是不吃我就自己吃了,我刚刚在后厨吃了两个,肥美得不得了。”

    他一说这话,大家立即七手八脚地从盘子里拿生蚝来吃。

    “美得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关键时刻你怎么可以吃独食?”

    “说起来,这也是海洋牧场的产物吧?”

    陆岙点头,“算是。”

    “果然好吃。我感觉你们海洋牧场里就没什么东西不好吃,就是普普通通的生蚝,也比外面的鲜美。”

    说到吃的,翁谦经验十足地插话,“烤出来的不算什么,烤制去掉了这种生蚝的特色,反而有点画蛇添足了,你们要是有心,尝一尝新鲜的活生蚝,那味道才叫完美。”

    “怎么个完美法?”

    “这么说吧,他们的生蚝就是生吃,也尝不到一点腥味,反而又鲜又嫩。”

    翁谦大力推荐,大家兴致上来了,都说要去后厨找生蚝吃。

    翁谦连忙阻止,得了吧,海洋牧场产出什么都有数,今天最后一份生蚝已经在托盘里了,去后厨也找不到。”

    “那你怎么不弄多点?”

    “我倒是想,陆岙他不给啊。”

    陆岙在旁边淡定,“你要是把你们酒店的份额让出来,我就没意见。”

    翁谦左右张望,不说话了。

    将自家酒店的海鲜份额让出来是不可能的,打死他也不可能,他当初千辛万苦才和陆岙签订合约,基本包圆了他们供应大客户之外的所有海鲜。

    现在抽那么点海鲜出来办婚礼,他都心疼,让更多出来那绝对不可能。

    毕竟这可是每一只都有标号,能追踪来龙去脉的顶级海鲜。

    吃完海鲜,大家下去喝酒,因为明天还要办婚礼,所有人都喝得不多,只是略喝了点意思一下。

    在散场的时候,林栖岩已经有点喝醉了,眼睛直直地看着陆岙和宋州,嘴里喃喃道:“真羡慕你们啊,第一次找就找对人了。”

    陆岙拍拍他的肩膀。

    林栖岩拽着陆岙的手臂,“真的,以前我都不怎么相信同性之间的爱情,感觉全都特么都是床上关系!你们不一样,你能看向彼此的时候,眼睛里有光。”

    旁边的有黎忙过来,“他有点喝醉了,我先扶他回去休息。”

    葛冉州也过来帮忙。

    陆岙点头,看向林栖岩的目光中带着点担忧,“辛苦你们了,给他喝点解酒茶。”

    林栖岩走的时候还一个劲地冲陆岙喊道:“你们一定要幸福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爱情模板了。”

    陆岙朝他挥挥手,“会的,赶紧去睡吧。”

    为了第二天的婚礼顺利进行,两人得保证睡眠,不到晚上十一点,两人就去睡了。

    第二天,他们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宋州去开门,门外不是他们那群损友,而是唇红齿白的陆昔候小朋友。

    小家伙去年就能变成人形,之后长得极快,两岁个头便和普通三四岁小朋友差不多。

    小家伙昂头,声音清脆地叫了声,“爹地,结婚快乐!”

    宋州笑着将他抱起来,声音温和,“怎么起得那么早?”

    “叶思姐姐说你跟爸爸今天要结婚,我要早点起来化妆当花童。”

    “困不困?你在房间里坐会,爹地给你叫早餐吃。”

    陆岙在里面听见动静,披着睡袍出来,见到儿子,笑着张开手。

    小家伙眼睛一亮,直接从椅子下来,像个小炮弹一样投入到陆岙怀里,抱着他的腰,响亮叫了声,“爸爸!”

    陆岙亲了亲他的额头,“紧不紧张?”

    小家伙郑重点了点头。

    陆岙又亲了他一下,“爸爸们的婚礼,没什么好紧张的,不用担心。”

    他们正在房间里说这话,外面又有人来敲门,是化妆师喊他们起床化妆。

    陆岙和宋州原本都不想弄这些,还是婚庆公司说要有仪式感,两人便保留了这个项目。

    吃早餐,换衣服,化妆……两人一项项进行着,外面的太阳越升越高。

    在八点之前终于弄好了。

    现在是初夏,早上阳光并不猛烈,比起正午的白晃晃,现在的阳光有点偏橘,照在两人的黑色西装上,将西装照得低调又奢华。

    两人都是个高腿长的好身材,穿着西装走出去,像从漫画里走出来一样。

    陆岙和宋州朝两边的人挥挥手,两边的人目送他们上船。

    他们上的是快艇,开船的是林大武。

    这活计是林大武特地抢的,当时一堆人和他竞争上岗,林满漳差点抢赢,最后他凭借老大哥的身份,微微用了点辈分压制,才将这活接下来。

    见两人在船上坐稳。

    林大武被早晨太阳映得微红的脸颊上满是笑意,他吆喝一声,“坐稳喽,我们要驶向幸福的彼岸喽——”

    声音远远荡开去,远处虎鲸和海豚的叫声传过来,混在一起,构成了独特的背景音。

    快艇往海上驶去。

    很快到了他们的海洋牧场。

    海洋牧场中间有个突出海面一点的石台,上面是洁白的大理石和巨大的仿真贝壳,通体洁白,雕着浅浅的花纹,典雅异常。

    这是海底观光项目的地面部分,平时在台子上可以看见四面八方的海景。

    从这座洁白的台子下去,到海面下就是一段很长的玻璃隧道,直接连通到他们的海岛。

    他们今天的流程是,走海底隧道往酒店出发,在两边海洋生物和亲友们的见证下,前往海岛上搭起来的婚礼台。

    到海底隧道时,隧道两边已经站满了人。

    这是双方的亲朋好友。

    其中还有一部分非人类。

    陆岙和宋州并排从中间红毯走过,眼睛的余光往两边看时,能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再往远一点,是鲸和海豚们的身影,它们的嘴型天生就像笑,然而在今天,这些大型海洋生物们的叫声的确充满了喜悦

    陆岙和宋州走上海底隧道后,以陆昔候小朋友为首的花童满脸肃穆地提着花篮,一边撒花一边跟在他们后面。

    在后面才是身高腿长的伴郎。

    海底隧道足足走了五分钟。

    这场婚礼的开头太特别了,周围无论是人类还是非人类,都举着手机在录,专业的摄影师也跟在后面拍。

    两人从海底隧道出来,来到了婚礼的台子。

    葛冉州作为司仪,已经一身西装地在台子上等着了。

    葛冉州看起来有些紧张,却也真心为他们高兴,眼睛里全是藏不住的笑意。

    他们上台后,宾客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葛冉州看了看周围,正式开场,“今天要举行一场很特别的婚礼,特别幸福的婚礼。”

    他话音刚落,热烈的掌声响起。

    陆岙低头微笑。

    “今天有两位新郎,陆岙先生,宋州先生——”

    “……无数事件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奋斗,还一起有了个可爱的孩子!让我们一起见证这对爱侣成为夫夫!”

    “……现在,让我宣布,陆岙先生和宋州先生在亲友的见证下正式结为了夫夫!请交换戒指!”

    葛冉州话音刚落,陆昔候小朋友忙提着花篮,满脸严肃地带着胖墩一起,将戒指送上去。

    陆岙笑了一下,低头先亲了亲儿子的额头,然后才从他手中接过戒指盒。

    宋州同样也低头亲了亲陆岙亲过的地方。

    结婚戒指是后来定制的,和订婚戒指不一样。

    这枚戒指也是蓝宝石戒指,刚好贴合两人的食指。

    宋州给陆岙戴上戒指,换陆岙给他戴。

    陆岙看着宋州,所有激动与爱意都化成一个微笑,他轻轻将婚戒推到宋州无名指根部。

    底下瞬间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陆岙抬头,底下一张张全是诚挚的笑脸。

    场景美好得令人眩晕,陆岙有种不真实的幸福感。

    陆岙凑过去,手搭在宋州肩膀上,抬头亲了他一下,在唇边低声说道:“我爱你。”

    盖下章,仿佛在这个世界打下标记,从此有了归处。

    宋州低头,额头碰着他额头,眸子里全是他,“我也是,吾爱永存。”

    【全文完】,,,网址m..  ...和书友聊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