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穿进虐文考科举

正文 第??164 章

    身为探花郎的曲魏梁闻言, 忍不住不满的瞪了谢千珏一眼。早知道一路上会成为谢千珏的衬托,他宁可之前没有得到这个探花郎。

    说来也是好笑,也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 点了谢千珏成为状元之后,下一个被点的人就是曲魏梁。曲魏梁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因为脸得了好处。

    刚被点为探花郎的时候, 曲魏梁的心里还忍不住有点窃喜。心想着就算没有考中状元郎, 给娘子争一个探花郎也不错。但是当他们跨马游街的时候,这一路上他都是谢千珏的陪衬, 曲魏梁突然后悔当这个探花郎了。

    如今本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时刻,偏生的因为遇见了谢千珏这个煞星,导致到了最后都要被对方压着。要不是谢千珏是他的至交好友,又是他家亲亲娘子疼爱的弟弟,曲魏梁真的想要跟谢千珏翻脸了。

    谢千珏现在的感觉,有一种古代版大型追星现场。他突然明白看杀卫玠的感觉了,因为他这一路走来, 不仅要被各种香帕往脸上招呼,还有不少人往他怀里丢簪花。

    让谢千珏不理解的是,姑娘和大娘丢就算了,为什么还有老爷们给他丢花?他这个人虽然生得十分俊俏,却没有一丁点想要断袖的意思。

    在谢千珏满心无奈的时候,一抬头就与楼上的江余弦对视上了。小姑娘看起来精心打扮过,一张漂亮的小脸上红扑扑的, 看来她现在的情绪也十分的亢奋。

    隔着喧闹的人群与漫天的花瓣, 这一刻谢千珏突然觉得时间静止了一样。以前他一直觉得小姑娘冰雪可爱,但是今天才发现小姑娘其实很漂亮,完全不比这漫天乱飞的花朵要逊色。

    在谢千珏他们经过楼下的时候, 小姑娘慌忙把手里的帕子扔了出去。谢千珏生得人高手长的,轻轻松松伸手一捞,就把小姑娘的香帕捞进手里。江余弦见状小脸更加红了,下意识的在身上一顿乱找,又朝着谢千珏扔了一朵牡丹。

    一开始大家看见谢千珏接香帕,只是以为刚巧这个香帕落到了他手里。但是等到看见谢千珏特意停了一下,然后又接了那位姑娘扔的花后,一群人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的喧闹声。

    人群之中有人疑惑道:“咦?这位姑娘是哪家的?看起来倒是挺眼生得很。”

    旁边有人闻言,也忍不住一脸好奇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看对方与状元郎的样子,这两人估计已经订过婚了。”

    不然状元郎也不会特意接她的东西,还是在现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毕竟就算对方今天再开心再兴奋,也要稍微估计一下人家姑娘的名声。

    不过就算知道他们可能订婚,还是有不少年轻姑娘忍不住发酸。一个带着面纱的年轻姑娘,就忍不住瞥楼上的江余弦一眼,然后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嗤笑声。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也不知道他看上对方哪一点了?”

    带面纱姑娘身边的几人闻言,一个略显稚嫩的侍女小声道:“公……姑娘,您是不是认识这位状元郎啊?”

    年轻姑娘扫了她一眼,然后微微扬了扬下巴,一脸倨傲的开口道:“谁会认识他啊,一个穷酸书生罢了。”

    年轻姑娘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往事,突然哼了一声转身就往人群外走。几个侍女一点也不敢耽搁,立刻小跑着就追了上去。

    等到她们一溜烟全部走远了,一个知道状元郎身份的秀才,突然站出来为众人解惑。“咱们的这一位状元郎,可是江家那位的关门弟子,听说前不久就与江家五姑娘订婚了。”

    一听到是如日中天的江家,原本还有心与状元家结亲的人,在听话这人的话之后便歇了心思。毕竟他们就算真的起了念头,也没办法跟人家江家的姑娘抢人啊。

    ……

    之前谢千珏还不觉得京城的人多,今日骑着大马风光无限的走了一遭,看着挤挤挨挨的人群与繁华的街道,突然觉得有了一种大唐盛世的错觉。

    不过这番热闹非凡的景象,也只有在这种情况才能见一回。他们这个朝代跟大唐朝相比,之间还是不止差了一星半点。如今的皇帝虽然也算明君,但是与唐朝几位陛下还是不能相比的。

    也不知道他带着外挂穿来,能不能为这个时代来个大改革。一想到这些谢千珏的就有一点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跨马游街之后,谢千珏与众人一一道别,就被人送回了谢家。明天还有一场琼林宴等着,还没有到他能彻底放松的时候。

    谢千珏的心态虽然一直很稳,但是这一天又是站着又是骑马的,全程他都挺直腰杆挂着笑容,谢千珏早就觉得身心俱疲了。等到好不容易回到谢家,谢千珏第一件事就是泡了一个热水澡。

    在谢千珏泡澡的时候,林珞珞担心谢千珏被饿着,便让小逅送了一些点心进去。

    小逅端着点心进去的时候,谢千珏正披散着一头长发泡在浴池里。自从搬到京城的新家之后,谢千珏让人特意修了个浴池。平日里可以泡泡澡,或者泡泡一些养生汤浴,不仅可以解乏顺带着还能养生。

    小逅轻手轻脚的进来,见谢千珏虽然闭着一双眼睛,但是实际上却没有真的睡着,这才把送来的点心送到他跟前。谢千珏微微睁了睁眼睛,好看的眉眼被雾气打湿了,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日里更加好看了。

    小逅一边劝着谢千珏吃一点垫垫肚子,一边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句,难怪那个点竹会起了爬床的心思,就他家公子的长相他都有点脸红。

    不过脸红归脸红,小逅是跟着公子一起长大的,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他就是单纯的觉得公子生得好看。要说喜欢他还是喜欢女人,还是娇娇小小温温柔柔的女人更可爱。

    ……

    谢千珏跨马游街的时候,谢家选的位置稍微有一点偏僻,谢家众人都看见了谢千珏,谢千珏却没有寻到他们。

    不过虽然谢千珏没有看到他们,但是谢家众人的情绪也十分激动。旁边还有人认出了谢玲语,指着与谢千珏有几分相似的谢玲语,一直追着询问他们是不是状元郎的家人。后来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老谢氏这才被迫带着他们提前回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这些人的眼神挺毒辣的。因为这两年他们身量长开了,加上他们姐弟两个一男一女,他们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像了。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回事,竟然只是看了几眼,就猜到了谢玲语与谢千珏的关系。

    这几天的时间,是林珞珞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她一边在灶房给谢千珏张罗吃的,一边压也压不住嘴边的笑意。

    一旁的刘暮莲见状,忍不住出声笑话她。“想笑就笑,又没有人笑话你。更何况这样的大喜之日,你就算失态一点下人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林珞珞闻言摇了摇头,眼角却忍不住流下眼泪来,也不知道是忍笑忍得还是喜极而泣。

    “嫂子,你不知道……当初珏哥儿出事的时候,我都觉得这天都要塌了。当初咱们的日子那么难,我如今都有一种不大真实的感觉,总觉得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怕我太得意了,上天看不过去,会把这一切全部收走了。”

    刘暮莲随着她的,也忍不住红了眼睛。那几年他们过得太苦了,也难怪林珞珞会这样失态。因为就算是她,也觉得如今的日子十分不真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霸王票的小天使:水墨画扔了1个手榴弹;水墨画扔了1个地雷;蜜桃呢喃呀扔了1个地雷。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