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创完马甲后我加入了剧本组

正文 第44章 宫崎智守(合)

    小栗真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笑着跟领她出门的‘员工’闲聊了一会, 她压住手,暗暗的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助理再稍微等等。

    她们已经谈完了未来一年的经济预测, 现在从二楼返回正准备离开御柱塔。

    如果现在离开的话,那光明正大探查御柱塔的时机必定要等很久,但行动不会失败的,宫崎智守确信东野圭吾会选择好时机。

    两个人在兔子的带领下踏上了空旷的电梯, 连一点装饰都没有的电梯映照出三个人模糊的脸庞, 宫崎智守垂下眼眸连接着自己的异能力共享着东野圭吾的感官。

    三、二、一

    电梯的灯猛然熄灭,下一刻锋利的匕首划过了同行兔子的颈脖。

    “蹲下。”宫崎智守拉着他带过来的工具人迅速蹲在了电梯的角落里。

    下一刻袭来的便是刺耳的爆炸声。

    “咚——”

    剧烈的震感让整个电梯都晃动起来,两个人摇了摇脑袋然后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在御柱塔一直充当哑巴的助理小姐姐一开口就是粗犷到不会认错的男音。

    “没什么, 是师傅过来了, ”宫崎智守秉持着有事不决扣锅尼采的原则毫不犹豫的把锅扔了出去, 他依旧完美的运用着甜甜的伪音, “这个时间点就赶过来了, 时间卡得真准, 不愧是师傅。”

    “我打算去探查一下石板的位置。”

    “那我们从下面开始查起吧,”宫崎智守笑眯眯的建议道, “毕竟昨天遇到了一个朋友好心告诉了我探查的大致方向呢。”

    “告诉了你大概位置?”本能的,琴酒就开始感觉不对劲了, “为什么会有人特意来告知你地址?”

    “不知道,大概是听师傅诉说了我不顺利的恋情后升起的怜悯之心吧, 那位名字怪怪的飞鸡大叔真是个好人呢, 如果不是他告诉我位置我还要找好久呢。”

    “名字是什么?”琴酒忍耐住自己的脾气妄图挖出一丝线索。

    “磐舟天鸡, 如果你找到大叔了一定要告知我一声, 我可是很想结婚的时候发婚礼请帖给对方的。”

    “哦。”

    已经习惯对方是个恋爱脑的琴酒面无表情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如果位置在下方,没有电梯权限的我们根本下不去吧。”

    “我知道啊,但是琴酒你裙子里面藏了枪吧。”想到这里宫崎智守不得不感叹一句,“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天赋这么高的人啊,你不仅无师自通了藏东西还完美的将自己的不对劲隐藏起来了。”

    琴酒听着这声赞美,抱着敬仰与痛恨的复杂情绪说道:“不,我不如你。”

    说完这句话后这个金发的女装汉子问道:“你和你的同伙既然已经有计划了,那就按照计划实行吧,不要告诉我你没准备。”

    宫崎智守沉默了一瞬然后笑道:“从电梯的轿箱顶部离开行不通,因为那时候我们不仅会在楼上遇到黄金之王的其他氏族,也会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所以我找了一个人帮忙,你应该听说过他,费奥多尔,俄罗斯有名的情报贩子。”

    “情报贩子?”

    琴酒并没有多了解俄罗斯的事情,毕竟他们黑衣组织是靠科技生存在暗世界的。

    “看来你没什么了解啊,”感叹了一句后宫崎智守说道,“虽然是情报贩子,但师傅说对方的实力很强,所以这次就打算请对方帮个忙。”

    宫崎智守补充道:“毕竟费奥多尔先生也对石板很好奇。”

    “嗯嗯,费佳可是很好奇这个石板赋予王的能力和王死去时的场景呢。”黑暗中唐突的声音响起,让一旁一直保持着警惕的琴酒控制不住的握紧了从裙子里取出来的手/枪。

    “你就是费奥多尔说的果戈理?”宫崎智守却依旧很平静,果戈里的到来是东野圭吾和尼采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的。

    “是我是我,虽然只是一届小丑,但帮助小姐你完成愿望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明明是在黑暗中看不清的地方,果戈里却相当认真的行了一个礼,充满绅士风度的说道:“小姐啊,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将我送到御柱塔的下方吧,我要亲眼看看石板的存在。”

    “诶,小姐只是看看吗?”

    小栗真的神情理智中带着一丝倔强:“赤王和黄金之王都在御柱塔,虽然给了我们行动的时间,但师傅是牵制不住两位王的,下一次我会把它夺过来,然后解放它。”

    少女的声音依旧甜美,却带上了一股近乎疯狂的执拗,那股癫狂的偏执让对面的小丑嘴角咧的更高了。

    “交给我吧,毕竟是小姐的要求呢。”

    果戈里笑着掀起了自己的披风。

    光、是细碎的,却又明亮的光。

    而散发光芒的正是一块表面刻着如圆形迷宫般的奇妙花纹、有六块榻榻米那么大的平整岩石。

    “没想到这块石板居然会发光啊。”小栗真的话没有获得任何人的回应,跟着她来到这里的另外两位一个保持着冷静而另一位则是满不在乎。

    少女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走了过去。

    “啊啊啊,这就是给予人异能力的奇迹吧。”

    虽然少女的模样带着梦想即将要实现了的惊喜与癫狂,但内里的宫崎智守却相当的清醒。

    他连接上尼采的感官,将对方视线中的王权者之力与石板做对比。

    果然,王权者还有权外者的能力都不是来源于自身啊。

    那么,斩断这股力量的源泉会发生什么呢?

    他想着,这么伸出了手。

    “好了,小姐,我们该走了,你的老师应该支持不了多久吧。”

    拦住小栗真的是果戈里,对方的样貌确实是绅士和小丑结合出的模样,既优雅却又带着一丝小丑应该有的‘疯狂’。

    小栗真没有回话,而是唐突的反问道:“果戈里先生,你到底是真心实意想来帮助我的,还是想看我梦想坠毁的那一刻呢?”

    “小姐怎么会这样想我呢?我只是想看看小姐挣脱枷锁,成为飞鸟的那一刻啊,自由、自由,小姐真正获得自由的时候又是怎样的绚丽和夺目呢。”

    “也就是说你不会妨碍我了?”

    对方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抖了抖披风说道:“我们先离开吧。”

    小栗真被传送到了离御柱塔不远的博物馆,周身没有一个人。

    啊啊,果然琴酒没有被跟她一起带出来呢,杀死电梯里的兔子这件事情一定要一个人顶锅,琴酒一路走好吧。

    少女待在原地等了几秒,确定没有看到任何人后默默的走了厕所将脸上的妆容洗掉,从一楼的窗口翻了出去,在翻过草丛后撤掉了自己的衣服和假发,将风衣套上。

    宫崎智守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他混入人群快步逃着,就像避难人员中的一个一样。

    他顺着人流跑到了自己的车上打开了手机,在关上车门后闭上眼睛对比了一下预估情况。

    异能力统率确定,使用成功,对果戈里影响度60%。

    【统率】:托尔斯泰在吗?

    【复活】:怎么了,我的猜测没出错吧。

    【统率】:果戈里真的有病啊,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明明只是从尼采的记忆里见了一面吧。

    【复活】:我是医生,这个大概是职业天赋,你没有被扔到费奥多尔那里去就好。

    【统率】:为什么那么担心这一点。

    【复活】:我当然担心,尼采已经真心实意的赞同了费奥多尔‘净化’人类的计划,你就不要再凑热闹了。

    【统率】:你明明是在想神经病就不要凑一起了吧!

    【复活】:我没有,倒是你的异能力对果戈里有什么影响吗?

    【统率】:医生可真认真,我只是用异能力放大了他对小栗真的兴趣而已,那个家伙是个感情大于理智的人,所以为了自己的兴趣和观察,他放弃了把我带到费奥多尔面前。

    【复活】:我真不知道尼采怎么想的,居然让费奥多尔来参与这个计划,那个家伙也对石板很好奇吧,告诉他没关系吗?

    【统率】:没问题的,不管是我拿走还是他拿走都没有一点问题啊,因为石板是‘活’的,没有人压制它,它很快就会苏醒的。

    宫崎智守并不在意费奥多尔对于德累斯顿石板的关注。

    毕竟这个石板不管是解放还是消失都达成了他的目的,至于这个东西在谁手上根本就无所谓。

    【复活】:我真不知道尼采那家伙为什么要这样说,什么为了爱和异能力而产生妄念的少年,什么引导,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吧,让对方注意到你。

    【统率】:大概是想让我把白色相簿弄完结局,不要断尾?

    【复活】:你弄出了这件事情,在有心人眼里小栗真就是一个已经存在的家伙,那个叫磐舟天鸡的男人,还有费奥多尔他们都会关注你、试图利用你创造价值,你自己小心点。

    【统率】:放心,我唯一的弱点就是伽利略先生啊。

    【复活】:……你故意的?东野知道吗?不,他一定知道了,这样还陪你玩,你们是打算在东京上演逃杀吗?

    【统率】:宾果,答对了,但前期他们不会对伽利略动手的,毕竟我们是‘盟友’嘛。

    “可是后期就不一定了。”

    宫崎智守眯起银灰色的眼睛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轻声笑了一声。

    剧本的前戏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这些演员打算什么时候入场呢?

    基德、那位身后站着电子黑客的磐舟天鸡,还有费奥多尔和果戈里。

    快一点吧,快一点吧,他已经等不急了,再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自己出手的。

    宫崎智守和东野圭吾已经离开了,尼采通过异能力统率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踹了口气,将自己的异能力从两位王的王域中发挥到了极致。

    代表毁灭的力量凝聚在了他的身上,他向下一踏,正面将王域的屏障给掀开了,将他夹在中间的两个王域像破碎的玻璃一样掀翻了一部分。

    “啧。”赤王挑眉,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

    “够了,火焰与毁灭的力量遥相呼应,赤王再这样下去你的威兹曼偏差值就要控制不住了。”

    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看着对面持着细剑的青年叹息道:“没想到传说中的尼采异能力居然是毁灭。”

    “呀嘞,我更喜欢称呼它为悲剧的诞生,而且我以为你会好奇我为什么来这里。”

    “哼,打德累斯顿石板主意的人可不止你一个,老夫坐镇御柱塔还没有失手过呢。”

    “老爷子自信真足,”尼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忽然想看对面变脸的神色了,“黄金之王你知道为什么赤王会这个时间来吗?”

    电光火石之间国常路大觉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眼神一凝直接问道:“赤王的氏族是你的手下劫持的?”

    “不止哦,”尼采晃了晃手指笑道,“继续猜~”

    国常路大觉盯着对面勾起的唇角沉默了下来,御柱塔一旦发生骚动他的氏族就会离开封锁整栋大楼,如果有人从外面强制突入根本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那尼采这么自信的神色是他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吗?

    虽然是个老人,但国常路大觉的反应一点都不慢:“小栗惠,她是你的人?”

    “不不不,小栗惠还在家里呢,是姐姐哦,名字叫小栗真。”

    “不管小栗真还是别的什么人,十束那个家伙在你这里吧,”赤色的王眸子紧盯着尼采,“只要把你打趴下就没有问题了。”

    “真的要跟我打吗?你现在赶回去说不定还可以在酒吧里看到完好的氏族哦~”

    见对面的赤王没有反应,尼采继续笑眯眯道:“FOAB真空弹,俄国07年的新型武器,可形成类似核弹的冲击波。”

    赤王定定的看了尼采一会,然后转身干脆利落的离开了御柱塔,虽然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但尼采却相当清楚赤王已经准备在下次见面的时候杀死他了。

    “去查查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耳机里氏族的肯定回答让黄金之王向来不变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改变:“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运到国内,你到底是怎么运过来的?”

    尼采心情愉快的答道:“没什么只是蹭了一个运输线。”

    “你在日本有帮手,”国常路大觉确信的说道,“并且这个帮手的能力十分出众。”

    啊啊,这个推断。

    没错了,他的目的达成了一半。

    确实只是蹭了铃木次郎吉和横滨运输线的尼采继续问道:“你有什么猜测吗?”

    “呵,你居然不知道自己帮手的身份,还想从老夫口中得知。”国常路大觉说道,“看来你认为老夫应该会知道。”

    “嘛,伙伴的判断,白夜可从来不会判断失误。”

    “白夜?审判罪犯白夜也重新登场了吗?”

    这个出乎意料的消息让黄金之王彻底紧绷了起来。

    【法】位四极中影响力最大的并不是诞生尼采,而是审判白夜。

    那是一个藐视法律固持己见的疯子,妄图以自己的意志审判世人,最可怕的是他每次审判都会进行无法关闭的直播,这一点导致关注他甚至效仿他的人数越来越多。

    这恐怖的影响力和蛊惑性甚至导致对方存在的那段岁月无人犯事,犯事即死。

    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将白夜存在期间的智慧型杀人犯彻底找出来,毫不夸张的说白夜培养起了一个班的智慧型罪犯。

    世界上对于他的国际称呼是犯罪导师。

    “对啊,”尼采慢悠悠的说道,“你很自信石板无人能带走吧,但是如果这次的安排是白夜准备的呢?”

    “……”国常路大觉沉默了。

    “我想离开,你却又担心石板的存在。”

    如果石板被尼采夺走了,那放任尼采离开就是让对方彻底的斩断线索。

    如果尼采没有夺走石板,国常路大觉也不能将对方留下来。

    “但你知道我吧,”尼采轻声说道,“我不屑撒谎,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了,我也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了。”

    “我还得去看看我心爱的徒弟呢,你意下如何黄金之王。”

    “我留不住你,但我看得出来你不在意那个合伙人,甚至兴致勃勃的想要将对方的身份暴露出来,”思索了片刻的黄金之王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尼采没有犹豫,或者说他一直在等这个时机:“磐舟天鸡,他的名字。”

    第二目的,激活白夜,成功。

    第三目的,牵制,成功。

    目标全数完成,可以离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