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曹家逆子

正文 第1313章 老熟人见面

    魏军只是占领了城墙的一小片区域,并没有占领全部,城上汉军的反击依旧猛烈,各种火炮齐发,每一秒都有数百枚炮弹同时落地爆炸,也有无数冲锋的魏军走着走着,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整个人就飞上了天。

    炮弹无眼,可能在任何地方炸开,冲锋的魏军只能凭借肉眼提前规避,避不开就只能自认倒霉。

    魏延没有骑马,带着警卫团将士快速向城下跑去。

    天空飞舞的炮弹太多,有敌军的也有自己这边的,万一哪颗炮弹突然调皮拐个弯……

    战场之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嘛。

    所以魏延不敢将警卫聚集到一起,让他们散开自行规避炮弹,包括魏延在内,数千将士前进的同时全部抬头望着天空,注意炮弹飞行轨迹。

    随后赶来的黄忠也是一样,走的非常小心。

    他俩现在极恨曹昂和马钧,闲的没事发明什么火炮啊,战争要还是十年前那样,哪用得着这么费劲。

    再恨也没用,只有将士适应战场的,哪有战场配合人的。

    守军的火炮类型众多,射程也各不相同,离城墙越近炮声越是密集,被炸上天的魏军也越多。

    踏进三里之内,魏延走的越发小心,四下一扫见附近有抬愤温车,果断走了进去藏身其中。

    他可不想被流弹打死,尚未靠近城墙就被不知从哪飞来的炮弹炸死,这种死法太憋屈,他魏文长身为一军之长可丢不起这人。

    几十米外,黄忠见他藏进了愤温车中,暗骂一句同样藏了进去。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有白就必然有黑,有矛就必然有盾。

    为了应付炮弹的袭击,曹军的愤温车也是做了加固的,车顶足足加厚到了一尺不说,上面还钉了一层半寸厚的铁板,并做过实验,实木加铁板的组合至少能挨红衣大炮三次轰击,这还是正面命中的情况下,若是擦边,挨个七八次都没事。

    但凡事有利有弊,藏在车下的将士虽然不会被炮弹直接命中,不过炮弹爆炸的轰鸣声以及炸开后形成的冲击力还是够人喝一壶的。

    不过总比没有遮挡的好不是。

    可惜新的愤温车制作不宜,军中数量不多,不能保证攻城的所有将士都享受到。

    藏在愤温车下顺利赶到城墙百米以内,车过不去了。

    曹昂拿着投弹机向护城河扔了半个月麻袋,现在城下到处都是麻袋,有破损的有没破损的,而且好几个乃至更多堆积在一起,别说车,人过去都费劲。

    一名将士递给魏延一面盾牌说道:“将军,这个距离箭炮和火枪都能攻击到,拿着盾牌安心些。”

    魏延没有拒绝,接过盾牌走出车箱,左右观察了一下并没有着急爬麻袋,而且向西边那架已经被魏军夺下的云梯走去。

    城墙之下汉军的攻击最是猛烈,除了滚木擂石火油等传统的防御手段之外还有炸药包。

    他亲眼看到数个炸药包同时落下爆炸,将十几名魏军炸成粉碎不说,连堆在地上的麻袋都炸毁了好几个,麻袋中的土炸起三丈多高。

    他可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试炸药包的威力,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登梯吧。

    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那架已经被魏军夺下的云梯,云梯周围两丈之内没受到半点攻击,看来上城的魏军已经彻底占领了。

    魏延很快来到云梯下边,这才扔掉盾牌手脚并用的爬上麻袋堆来到云梯下边,回头看了一眼,见黄忠离这里只剩百米不到,朝他点了点头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登梯之路格外顺利,很快便爬上城墙,然后第一眼便看见了赵云。

    赵云背对着他不断挥舞着亮银枪,原本银白色的铠甲早已染成了血色,背后的披风更是像从血海里捞出来的一样,湿透不说还不断往下滴着血水。

    魏延顾不得去想赵云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快速跑到赵云跟前长刀直接挥出,击飞几名汉军之后说道:“子龙,你休息一会,我来挡住他们。”

    赵云摇头道:“不用,我还撑得住。”

    他不是不想休息,而是不敢。

    从县衙杀到城墙,从十二点杀到现在,一个多时辰了,他全凭强大的毅力撑着,现在休息,提着的那股精气一泄别说再次上阵,握兵器恐怕都难。

    现在魏军在城上的优势还不是很强烈,他还不能倒下,必须撑住才行。

    魏延也是武将,岂会不明白他的担忧,便没再劝提刀转向其他地方。

    不是他不想替赵云分担压力,而是赵云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如同紧绷的弓弦一松就断。

    魏延提刀向西杀去,准备夺取另一架云梯,汉军自然不甘被夺,很快冲来与他厮杀在一起。

    没多久黄忠也顺着云梯爬了上来,仰天大笑道:“该死的汉军,老夫来也。”

    笑完才有空打量四周的环境,看见赵云的状态没敢打扰,果断向东边杀了过去,抢夺更多的云梯。

    黄忠虽老却不服老,长刀大杀四方的同时还不忘向远处的文聘问好,大笑道:“文将军,咱俩快十年未见了吧,近来可好?”

    他是南阳人,当年在刘磐手下混的时候没少跟文聘打交道,老熟人了。

    文聘闻言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恼怒的骂道:“黄汉升,你受刘使君(刘表)大恩,却投靠曹贼助纣为虐,对得起刘使君吗?”

    黄忠一愣,大声回应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我大魏才是天下正统,如今圣君在位国泰民安,天下归魏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文将军乃当世名将应该看得清形式,又何必行螳臂挡车之举,你若归顺我大魏,陛下和太子殿下一定会很欣慰的。”

    文聘气极,破口骂道:“曹操本是汉臣世受国恩,却公然篡位谋君,此乃叛乱,天下有志之士人人得而诛之,黄汉升,别忘了你可是汉将。”

    “话不投机半句多。”黄忠懒的跟他罗嗦,直接提刀向他冲了过去,同时吼道:“儿郎们,随我杀。”

    文聘眼中射出一丝冷意,同样吼道:“将士们,诛杀汉贼。”

    他也发狠了。

    赵云黄忠魏延皆是魏军上将,今天就算拼着博望不要也得弄死一人。

    这三位随便死一个汉军的士气都会大增,他在朝廷的地位也会大幅度提升。

    所以拼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文聘组织人马全力向魏军杀了过去,弓箭火枪乃至用酒坛酒瓶制成的简易炸弹全部向魏军扔了过去。

    上城的魏军不多,他们现在还有优势。

    <span style="display:none">p+papkvdhvb6yho91axfxz1xfdfkhjzq==</spa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