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婦

正文 第52章 被反殺了

    “公安同志,你們怎麼來了?”村支書最近不活躍,村長跑前跑後忙得腳不離地。這會兒大汗淋淋地小跑過來,笑著問道。

    “安知秋、安知夏是你們村里的知青吧?”那倆人拉長臉,口氣頗沖地問道。

    村長眉頭微微一皺,點點頭,從身上摸出煙就要遞過去。

    “行了,別整這些沒用的,抓緊喊人來,我們還得趕回去匯報工作呢,”另一個人手使勁一推,將村長這麼個精壯的農家漢給推個踉蹌,一瞧就是手勁大的練家子。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呀。

    村長也沉下臉來,一邊讓人去喊安家兄妹倆,一邊則冷聲問︰“兩位同志,你們尋這倆孩子什麼事?他們是新同志,手續都是按規矩辦的,可沒惹什麼事情。”

    “你說沒惹就沒惹?有人舉報他們是反動分子,我們得帶回局里好好審問一下,”說著,他從腰間亮出銀鐲子,在手里嘩啦啦抖了抖。

    周圍的村民都嚇得不敢出聲。

    他們可都是良民,有得人連鎮上都沒去過,日子清貧而平淡,哪里經歷過這種似是天塌下來砸在他們腳邊的事情?

    知青們一起走過來,房垣也大步冷峻著臉緊跟著,正好听見這句話。他眼楮微眯著將倆人掃視了一遍,不等他開口,安知夏先嗆聲了︰“不知道兩位同志是哪個局里的,什麼職位,有沒有紙質文件提拿我們兄妹倆?”

    “你們現在是嫌疑犯,這沒你們說話的地方,”說著他上前就要去握安知夏的手腕。

    房垣一步上前反將人手腕捏住一掰,那一米八囂張的男人立馬疼得嗷嗷叫,氣勢全無,氣急敗壞地道︰“你給我松開手!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偷襲公安,要一起被抓入局子吃牢飯的!”

    “我看是你們進去吃牢飯吧?”他冷笑一聲,“別以為披了一層藏藍皮就能充公安!”

    “你,你什麼意思?你敢懷疑我們的身份?那正好,你和那倆反動分子一起跟我們走一遭。”另一個男人拿出銀鏈子上前,凶狠地舉起要往房垣手上套。

    房垣側身躲過,腿順勢一伸踹向來人的膝蓋,那力道大得幾乎能听見骨頭脫臼的聲音。

    一招制敵,還是倆一米八氣勢凶惡狀似會些拳腳的漢子。

    村民們看向房垣的目光復雜得緊。他們只當他會打獵,身手敏捷,卻沒想到倆漢子在他跟前根本不堪一擊。

    房垣將倆人反扣上銀鏈子,“公安同志們都是一心為民,哪怕對待犯人也會給予相應的尊重。你們素質太差,而且一點都不專業。對待被定義為反對分子的懷疑對象,你們最不應該打草驚蛇。

    走吧,咱一起去鎮上走一遭。看看冒充公安同志,你們得吃多少牢飯?”

    倆人掙扎不開,還死咬著自己就是正式編制的公安,絕不承認冒充,妄想嚇唬對方將自己放開。

    可惜房垣請了假,真得跟安知秋、聶義昌和杭向磊一起押送他們往鎮上而去。

    新夏華剛成立沒多久,一點點摸索著自己的路子。對待犯罪分子打擊嚴重,所以他們一旦被送到鎮上派出所,這一輩子算是交代在那里了。

    倆人神色變幻不定,終于熬了半個小時後頹廢地交代了︰“我們是受人指使的……”

    “誰?”安知秋咬著牙問,心里卻已經有了答案。

    “不知道,我們倆常常蹲守在黑市,別人給錢,只要不殺人做什麼都行。那人裝扮後拿著一百塊錢,讓我們倆穿上公安衣服,將安家兄妹倆拷上,繞路帶到後山上,再……”

    “再什麼?”房垣冷聲問道。

    “再,再扒了衣服捆在樹上,如果不幸運,他們就成為野獸的食物,如果幸運被人發現,名聲也徹底臭了,跟秋後的螞蚱一樣蹦不了幾天。

    這,這是他交代的,可不是我們兄弟倆想的,真得,殺人不過頭點地,那人心腸忒狠毒了。

    我們兄弟倆就想先做個樣子將錢給騙過來,然後再放了他們兄妹的。”

    房垣一手捏著一人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倆人冷汗嘩嘩直流。“他心腸歹毒你們還上趕著接活,當我沒看見你們齷齪的眼神?”

    對于一個女人,還是長得那般漂亮的女人,將衣服扒光了,會落到什麼下場?

    “畜生!”x s63     “公安同志,你們怎麼來了?”村支書最近不活躍,村長跑前跑後忙得腳不離地。這會兒大汗淋淋地小跑過來,笑著問道。

    “安知秋、安知夏是你們村里的知青吧?”那倆人拉長臉,口氣頗沖地問道。

    村長眉頭微微一皺,點點頭,從身上摸出煙就要遞過去。

    “行了,別整這些沒用的,抓緊喊人來,我們還得趕回去匯報工作呢,”另一個人手使勁一推,將村長這麼個精壯的農家漢給推個踉蹌,一瞧就是手勁大的練家子。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呀。

    村長也沉下臉來,一邊讓人去喊安家兄妹倆,一邊則冷聲問︰“兩位同志,你們尋這倆孩子什麼事?他們是新同志,手續都是按規矩辦的,可沒惹什麼事情。”

    “你說沒惹就沒惹?有人舉報他們是反動分子,我們得帶回局里好好審問一下,”說著,他從腰間亮出銀鐲子,在手里嘩啦啦抖了抖。

    周圍的村民都嚇得不敢出聲。

    他們可都是良民,有得人連鎮上都沒去過,日子清貧而平淡,哪里經歷過這種似是天塌下來砸在他們腳邊的事情?

    知青們一起走過來,房垣也大步冷峻著臉緊跟著,正好听見這句話。他眼楮微眯著將倆人掃視了一遍,不等他開口,安知夏先嗆聲了︰“不知道兩位同志是哪個局里的,什麼職位,有沒有紙質文件提拿我們兄妹倆?”

    “你們現在是嫌疑犯,這沒你們說話的地方,”說著他上前就要去握安知夏的手腕。

    房垣一步上前反將人手腕捏住一掰,那一米八囂張的男人立馬疼得嗷嗷叫,氣勢全無,氣急敗壞地道︰“你給我松開手!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偷襲公安,要一起被抓入局子吃牢飯的!”

    “我看是你們進去吃牢飯吧?”他冷笑一聲,“別以為披了一層藏藍皮就能充公安!”

    “你,你什麼意思?你敢懷疑我們的身份?那正好,你和那倆反動分子一起跟我們走一遭。”另一個男人拿出銀鏈子上前,凶狠地舉起要往房垣手上套。

    房垣側身躲過,腿順勢一伸踹向來人的膝蓋,那力道大得幾乎能听見骨頭脫臼的聲音。

    一招制敵,還是倆一米八氣勢凶惡狀似會些拳腳的漢子。

    村民們看向房垣的目光復雜得緊。他們只當他會打獵,身手敏捷,卻沒想到倆漢子在他跟前根本不堪一擊。

    房垣將倆人反扣上銀鏈子,“公安同志們都是一心為民,哪怕對待犯人也會給予相應的尊重。你們素質太差,而且一點都不專業。對待被定義為反對分子的懷疑對象,你們最不應該打草驚蛇。

    走吧,咱一起去鎮上走一遭。看看冒充公安同志,你們得吃多少牢飯?”

    倆人掙扎不開,還死咬著自己就是正式編制的公安,絕不承認冒充,妄想嚇唬對方將自己放開。

    可惜房垣請了假,真得跟安知秋、聶義昌和杭向磊一起押送他們往鎮上而去。

    新夏華剛成立沒多久,一點點摸索著自己的路子。對待犯罪分子打擊嚴重,所以他們一旦被送到鎮上派出所,這一輩子算是交代在那里了。

    倆人神色變幻不定,終于熬了半個小時後頹廢地交代了︰“我們是受人指使的……”

    “誰?”安知秋咬著牙問,心里卻已經有了答案。

    “不知道,我們倆常常蹲守在黑市,別人給錢,只要不殺人做什麼都行。那人裝扮後拿著一百塊錢,讓我們倆穿上公安衣服,將安家兄妹倆拷上,繞路帶到後山上,再……”

    “再什麼?”房垣冷聲問道。

    “再,再扒了衣服捆在樹上,如果不幸運,他們就成為野獸的食物,如果幸運被人發現,名聲也徹底臭了,跟秋後的螞蚱一樣蹦不了幾天。

    這,這是他交代的,可不是我們兄弟倆想的,真得,殺人不過頭點地,那人心腸忒狠毒了。

    我們兄弟倆就想先做個樣子將錢給騙過來,然後再放了他們兄妹的。”

    房垣一手捏著一人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倆人冷汗嘩嘩直流。“他心腸歹毒你們還上趕著接活,當我沒看見你們齷齪的眼神?”

    對于一個女人,還是長得那般漂亮的女人,將衣服扒光了,會落到什麼下場?

    “畜生!”

    己的路子。對待犯罪分子打擊嚴重,所以他們一旦被送到鎮上派出所,這一輩子算是交代在那里了。

    倆人神色變幻不定,終于熬了半個小時後頹廢地交代了︰“我們是受人指使的……”

    “誰?”安知秋咬著牙問,心里卻已經有了答案。

    “不知道,我們倆常常蹲守在黑市,別人給錢,只要不殺人做什麼都行。那人裝扮後拿著一百塊錢,讓我們倆穿上公安衣服,將安家兄妹倆拷上,繞路帶到後山上,再……”

    “再什麼?”房垣冷聲問道。

    “再,再扒了衣服捆在樹上,如果不幸運,他們就成為野獸的食物,如果幸運被人發現,名聲也徹底臭了,跟秋後的螞蚱一樣蹦不了幾天。

    這,這是他交代的,可不是我們兄弟倆想的,真得,殺人不過頭點地,那人心腸忒狠毒了。

    我們兄弟倆就想先做個樣子將錢給騙過來,然後再放了他們兄妹的。”

    房垣一手捏著一人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倆人冷汗嘩嘩直流。“他心腸歹毒你們還上趕著接活,當我沒看見你們齷齪的眼神?”

    對于一個女人,還是長得那般漂亮的女人,將衣服扒光了,會落到什麼下場?

    “畜生!”安知秋怒得眼楮都紅了,沖倆人一陣拳打腳踢,招招都沖著人痛處去。

    倆人沒出息地求饒,可是那些話太過虛偽,越說越讓安知秋上頭,拳頭力道越加大。

    “好了,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杭向磊上前扯住他,眸子冷冽︰“這樣的人就該交到派出所,讓國家懲處他們,沒必要髒了你的手。”

    “我,我想起來了,那個人手腕處有個長了白毛的痦子。你們可千萬別將我們送進去,我們再也不做這傷天害理的事情了。你們就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倆人直接跪在地上砰砰地磕頭,若是剛才他們冒充公干人員是大罪,那麼自己愚蠢地暴露了惡念就成了催命符。他們進去後很容易被當成典型給殺一儆百了!

    “想要活命?”房垣眸子里閃過了然和狠絕,淡淡地望著他們問。

    “想,大爺饒命!”他們一听有門,頭磕得越加虔誠而用力了。

    “那就去局里好好交代你們的罪行,我不管你們交代什麼。只要坐夠二十年牢,這事咱就揭過。

    對了,記得你們有個上家,不過這上家太狡猾了,每次都裝扮一番,只是手上有個長了白毛的痦子。

    懂嗎?”

    他們笑得比哭得還難看,除了接受就沒了其他選擇。

    一百塊,他們就把自己的二十年青春給賣了。

    是誰說山溝溝里的村民特別好騙,披層藍皮就能讓人嚇得動彈不得,隨便他們折騰?是他們被隨便折騰吧!

    厲害的他們不敢惹,也惹不起,但他們皆決定將怒火猛攻那白毛痦子君,一定要讓那人將牢底坐穿。

    到了局里,公安同志們熱情地招待了他們,了解情況後,認真審查一番,把每個細節敲定了一遍又一遍。

    殊不知那倆人一路上被房垣訓練好,格外耐審訊,每一遍回答的內容都一樣,幾乎片字不差。x s63 己的路子。對待犯罪分子打擊嚴重,所以他們一旦被送到鎮上派出所,這一輩子算是交代在那里了。

    倆人神色變幻不定,終于熬了半個小時後頹廢地交代了︰“我們是受人指使的……”

    “誰?”安知秋咬著牙問,心里卻已經有了答案。

    “不知道,我們倆常常蹲守在黑市,別人給錢,只要不殺人做什麼都行。那人裝扮後拿著一百塊錢,讓我們倆穿上公安衣服,將安家兄妹倆拷上,繞路帶到後山上,再……”

    “再什麼?”房垣冷聲問道。

    “再,再扒了衣服捆在樹上,如果不幸運,他們就成為野獸的食物,如果幸運被人發現,名聲也徹底臭了,跟秋後的螞蚱一樣蹦不了幾天。

    這,這是他交代的,可不是我們兄弟倆想的,真得,殺人不過頭點地,那人心腸忒狠毒了。

    我們兄弟倆就想先做個樣子將錢給騙過來,然後再放了他們兄妹的。”

    房垣一手捏著一人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倆人冷汗嘩嘩直流。“他心腸歹毒你們還上趕著接活,當我沒看見你們齷齪的眼神?”

    對于一個女人,還是長得那般漂亮的女人,將衣服扒光了,會落到什麼下場?

    “畜生!”安知秋怒得眼楮都紅了,沖倆人一陣拳打腳踢,招招都沖著人痛處去。

    倆人沒出息地求饒,可是那些話太過虛偽,越說越讓安知秋上頭,拳頭力道越加大。

    “好了,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杭向磊上前扯住他,眸子冷冽︰“這樣的人就該交到派出所,讓國家懲處他們,沒必要髒了你的手。”

    “我,我想起來了,那個人手腕處有個長了白毛的痦子。你們可千萬別將我們送進去,我們再也不做這傷天害理的事情了。你們就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倆人直接跪在地上砰砰地磕頭,若是剛才他們冒充公干人員是大罪,那麼自己愚蠢地暴露了惡念就成了催命符。他們進去後很容易被當成典型給殺一儆百了!

    “想要活命?”房垣眸子里閃過了然和狠絕,淡淡地望著他們問。

    “想,大爺饒命!”他們一听有門,頭磕得越加虔誠而用力了。

    “那就去局里好好交代你們的罪行,我不管你們交代什麼。只要坐夠二十年牢,這事咱就揭過。

    對了,記得你們有個上家,不過這上家太狡猾了,每次都裝扮一番,只是手上有個長了白毛的痦子。

    懂嗎?”

    他們笑得比哭得還難看,除了接受就沒了其他選擇。

    一百塊,他們就把自己的二十年青春給賣了。

    是誰說山溝溝里的村民特別好騙,披層藍皮就能讓人嚇得動彈不得,隨便他們折騰?是他們被隨便折騰吧!

    厲害的他們不敢惹,也惹不起,但他們皆決定將怒火猛攻那白毛痦子君,一定要讓那人將牢底坐穿。

    到了局里,公安同志們熱情地招待了他們,了解情況後,認真審查一番,把每個細節敲定了一遍又一遍。

    殊不知那倆人一路上被房垣訓練好,格外耐審訊,每一遍回答的內容都一樣,幾乎片字不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