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重生成龍王後我靠海鮮發家[種田]

正文 第199章

    兩年後, 春末夏初。

    “ ——”

    環保煙花在夜空中綻放,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光斑。

    陸嶴和宋州立在窗前看煙花,耳朵除了煙花炸開的聲音, 還有各種各樣的笑鬧聲,他們這海島酒店自從建成以來就沒這麼熱鬧過。

    陸嶴等煙花徹底消失, 轉頭看向宋州,眼楮里有路燈映進去的光芒, 亮得驚人,“也許我們應該按照他們的說法分房住?”

    宋州抓住他的胳膊親下去, 語氣里帶著滿足, “那是人類的規矩, 我們按自己的規矩來。”

    陸嶴低笑。

    在結婚兩年後, 兩人終于決定舉辦婚禮。

    兩人在全球選了一大堆地點,選來選去, 最終還是決定將婚禮辦在自家海島里。

    他們沒去外面, 倒將世界各地的朋友都邀請過來了。

    “咚咚咚——新郎新郎睡著了沒有?”

    兩人說著話,外面傳來煞風景的敲門聲。

    陸嶴一听就知道是林棲岩,他抬頭和宋州對視一眼, 都知道這小子一定要憋著什麼壞水。

    兩人沒應,外面的人繼續敲門。

    這次是有黎帶著笑的聲音, “朋友們, 單身派對不了解一下?”

    陸嶴感覺他們要是再不出聲, 外面人可能沒完沒了地敲門, 他走過去開門,帶著笑說道, “都老夫老妻了, 還什麼單身派……”

    話還沒說完, 不知道誰拉開了禮炮,彩帶和金箔紙飄出來,飄到兩人的頭發上、身上,像撒下的漫天星光。

    陸嶴臉上止不住笑。

    林棲岩一身西裝西褲、襯衫上,還系著小領結,成熟俊美。

    他過來拉陸嶴的手,笑著說道︰“就是個說法而已,好歹是婚禮的前一天,你們就應應景,跟我們出去玩一玩嘛。”

    葛冉州也在旁邊笑著催,“今晚忘掉你已經成婚這個事實,才期待明天盛大的婚禮啊。”

    他倆過來拉陸嶴,有黎則去拉宋州,“走走走,去玩一圈,你們就當進入角色扮演了。”

    氣氛實在太好,陸嶴沒拒絕,只是轉頭看了眼,問︰“翁謙呢?”

    林棲岩說道︰“在廚房,你們一次性打撈了那麼多海鮮上來,他哪里移得開眼?我估計他今天要跟廚房里的大廚討論到凌晨了。”

    葛冉州笑,“說不定今天還要在廚房里睡。”

    “哎,你們別污蔑我。”說曹操曹操到,翁謙端著一大盤蒜蓉烤生蠔過來,“我就是看現在氣氛正好,過去給你們拿點宵夜而已。”

    “噫,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吃而已。”

    “這麼大的生蠔,肥厚鮮美,你們不想來一只嗎?”翁謙將盤子遞過去,看他們誰都沒伸手拿的打算,又將托盤縮回來,道,“你們要是不吃我就自己吃了,我剛剛在後廚吃了兩個,肥美得不得了。”

    他一說這話,大家立即七手八腳地從盤子里拿生蠔來吃。

    “美得你!”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個關鍵時刻你怎麼可以吃獨食?”

    “說起來,這也是海洋牧場的產物吧?”

    陸嶴點頭,“算是。”

    “果然好吃。我感覺你們海洋牧場里就沒什麼東西不好吃,就是普普通通的生蠔,也比外面的鮮美。”

    說到吃的,翁謙經驗十足地插話,“烤出來的不算什麼,烤制去掉了這種生蠔的特色,反而有點畫蛇添足了,你們要是有心,嘗一嘗新鮮的活生蠔,那味道才叫完美。”

    “怎麼個完美法?”

    “這麼說吧,他們的生蠔就是生吃,也嘗不到一點腥味,反而又鮮又嫩。”

    翁謙大力推薦,大家興致上來了,都說要去後廚找生蠔吃。

    翁謙連忙阻止,得了吧,海洋牧場產出什麼都有數,今天最後一份生蠔已經在托盤里了,去後廚也找不到。”

    “那你怎麼不弄多點?”

    “我倒是想,陸嶴他不給啊。”

    陸嶴在旁邊淡定,“你要是把你們酒店的份額讓出來,我就沒意見。”

    翁謙左右張望,不說話了。

    將自家酒店的海鮮份額讓出來是不可能的,打死他也不可能,他當初千辛萬苦才和陸嶴簽訂合約,基本包圓了他們供應大客戶之外的所有海鮮。

    現在抽那麼點海鮮出來辦婚禮,他都心疼,讓更多出來那絕對不可能。

    畢竟這可是每一只都有標號,能追蹤來龍去脈的頂級海鮮。

    吃完海鮮,大家下去喝酒,因為明天還要辦婚禮,所有人都喝得不多,只是略喝了點意思一下。

    在散場的時候,林棲岩已經有點喝醉了,眼楮直直地看著陸嶴和宋州,嘴里喃喃道︰“真羨慕你們啊,第一次找就找對人了。”

    陸嶴拍拍他的肩膀。

    林棲岩拽著陸嶴的手臂,“真的,以前我都不怎麼相信同性之間的愛情,感覺全都特麼都是床上關系!你們不一樣,你能看向彼此的時候,眼楮里有光。”

    旁邊的有黎忙過來,“他有點喝醉了,我先扶他回去休息。”

    葛冉州也過來幫忙。

    陸嶴點頭,看向林棲岩的目光中帶著點擔憂,“辛苦你們了,給他喝點解酒茶。”

    林棲岩走的時候還一個勁地沖陸嶴喊道︰“你們一定要幸福啊,以後你們就是我的愛情模板了。”

    陸嶴朝他揮揮手,“會的,趕緊去睡吧。”

    為了第二天的婚禮順利進行,兩人得保證睡眠,不到晚上十一點,兩人就去睡了。

    第二天,他們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宋州去開門,門外不是他們那群損友,而是唇紅齒白的陸昔候小朋友。

    小家伙去年就能變成人形,之後長得極快,兩歲個頭便和普通三四歲小朋友差不多。

    小家伙昂頭,聲音清脆地叫了聲,“爹地,結婚快樂!”

    宋州笑著將他抱起來,聲音溫和,“怎麼起得那麼早?”

    “葉思姐姐說你跟爸爸今天要結婚,我要早點起來化妝當花童。”

    “困不困?你在房間里坐會,爹地給你叫早餐吃。”

    陸嶴在里面听見動靜,披著睡袍出來,見到兒子,笑著張開手。

    小家伙眼楮一亮,直接從椅子下來,像個小炮彈一樣投入到陸嶴懷里,抱著他的腰,響亮叫了聲,“爸爸!”

    陸嶴親了親他的額頭,“緊不緊張?”

    小家伙鄭重點了點頭。

    陸嶴又親了他一下,“爸爸們的婚禮,沒什麼好緊張的,不用擔心。”

    他們正在房間里說這話,外面又有人來敲門,是化妝師喊他們起床化妝。

    陸嶴和宋州原本都不想弄這些,還是婚慶公司說要有儀式感,兩人便保留了這個項目。

    吃早餐,換衣服,化妝……兩人一項項進行著,外面的太陽越升越高。

    在八點之前終于弄好了。

    現在是初夏,早上陽光並不猛烈,比起正午的白晃晃,現在的陽光有點偏橘,照在兩人的黑色西裝上,將西裝照得低調又奢華。

    兩人都是個高腿長的好身材,穿著西裝走出去,像從漫畫里走出來一樣。

    陸嶴和宋州朝兩邊的人揮揮手,兩邊的人目送他們上船。

    他們上的是快艇,開船的是林大武。

    這活計是林大武特地搶的,當時一堆人和他競爭上崗,林滿漳差點搶贏,最後他憑借老大哥的身份,微微用了點輩分壓制,才將這活接下來。

    見兩人在船上坐穩。

    林大武被早晨太陽映得微紅的臉頰上滿是笑意,他吆喝一聲,“坐穩嘍,我們要駛向幸福的彼岸嘍——”

    聲音遠遠蕩開去,遠處虎鯨和海豚的叫聲傳過來,混在一起,構成了獨特的背景音。

    快艇往海上駛去。

    很快到了他們的海洋牧場。

    海洋牧場中間有個突出海面一點的石台,上面是潔白的大理石和巨大的仿真貝殼,通體潔白,雕著淺淺的花紋,典雅異常。

    這是海底觀光項目的地面部分,平時在台子上可以看見四面八方的海景。

    從這座潔白的台子下去,到海面下就是一段很長的玻璃隧道,直接連通到他們的海島。

    他們今天的流程是,走海底隧道往酒店出發,在兩邊海洋生物和親友們的見證下,前往海島上搭起來的婚禮台。

    到海底隧道時,隧道兩邊已經站滿了人。

    這是雙方的親朋好友。

    其中還有一部分非人類。

    陸嶴和宋州並排從中間紅毯走過,眼楮的余光往兩邊看時,能看到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再往遠一點,是鯨和海豚們的身影,它們的嘴型天生就像笑,然而在今天,這些大型海洋生物們的叫聲的確充滿了喜悅

    陸嶴和宋州走上海底隧道後,以陸昔候小朋友為首的花童滿臉肅穆地提著花籃,一邊撒花一邊跟在他們後面。

    在後面才是身高腿長的伴郎。

    海底隧道足足走了五分鐘。

    這場婚禮的開頭太特別了,周圍無論是人類還是非人類,都舉著手機在錄,專業的攝影師也跟在後面拍。

    兩人從海底隧道出來,來到了婚禮的台子。

    葛冉州作為司儀,已經一身西裝地在台子上等著了。

    葛冉州看起來有些緊張,卻也真心為他們高興,眼楮里全是藏不住的笑意。

    他們上台後,賓客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葛冉州看了看周圍,正式開場,“今天要舉行一場很特別的婚禮,特別幸福的婚禮。”

    他話音剛落,熱烈的掌聲響起。

    陸嶴低頭微笑。

    “今天有兩位新郎,陸嶴先生,宋州先生——”

    “……無數事件見證了他們的愛情,他們一起生活,一起奮斗,還一起有了個可愛的孩子!讓我們一起見證這對愛侶成為夫夫!”

    “……現在,讓我宣布,陸嶴先生和宋州先生在親友的見證下正式結為了夫夫!請交換戒指!”

    葛冉州話音剛落,陸昔候小朋友忙提著花籃,滿臉嚴肅地帶著胖墩一起,將戒指送上去。

    陸嶴笑了一下,低頭先親了親兒子的額頭,然後才從他手中接過戒指盒。

    宋州同樣也低頭親了親陸嶴親過的地方。

    結婚戒指是後來定制的,和訂婚戒指不一樣。

    這枚戒指也是藍寶石戒指,剛好貼合兩人的食指。

    宋州給陸嶴戴上戒指,換陸嶴給他戴。

    陸嶴看著宋州,所有激動與愛意都化成一個微笑,他輕輕將婚戒推到宋州無名指根部。

    底下瞬間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陸嶴抬頭,底下一張張全是誠摯的笑臉。

    場景美好得令人眩暈,陸嶴有種不真實的幸福感。

    陸嶴湊過去,手搭在宋州肩膀上,抬頭親了他一下,在唇邊低聲說道︰“我愛你。”

    蓋下章,仿佛在這個世界打下標記,從此有了歸處。

    宋州低頭,額頭踫著他額頭,眸子里全是他,“我也是,吾愛永存。”

    【全文完】,,,網址m..  ...和書友聊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