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進虐文考科舉

正文 第??164 章

    身為探花郎的曲魏梁聞言, 忍不住不滿的瞪了謝千玨一眼。早知道一路上會成為謝千玨的襯托,他寧可之前沒有得到這個探花郎。

    說來也是好笑,也不知道皇帝是怎麼想的, 點了謝千玨成為狀元之後,下一個被點的人就是曲魏梁。曲魏梁是怎麼也沒有想到, 自己有朝一日也會因為臉得了好處。

    剛被點為探花郎的時候, 曲魏梁的心里還忍不住有點竊喜。心想著就算沒有考中狀元郎, 給娘子爭一個探花郎也不錯。但是當他們跨馬游街的時候,這一路上他都是謝千玨的陪襯, 曲魏梁突然後悔當這個探花郎了。

    如今本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時刻,偏生的因為遇見了謝千玨這個煞星,導致到了最後都要被對方壓著。要不是謝千玨是他的至交好友,又是他家親親娘子疼愛的弟弟,曲魏梁真的想要跟謝千玨翻臉了。

    謝千玨現在的感覺,有一種古代版大型追星現場。他突然明白看殺衛的感覺了,因為他這一路走來, 不僅要被各種香帕往臉上招呼,還有不少人往他懷里丟簪花。

    讓謝千玨不理解的是,姑娘和大娘丟就算了,為什麼還有老爺們給他丟花?他這個人雖然生得十分俊俏,卻沒有一丁點想要斷袖的意思。

    在謝千玨滿心無奈的時候,一抬頭就與樓上的江余弦對視上了。小姑娘看起來精心打扮過,一張漂亮的小臉上紅撲撲的, 看來她現在的情緒也十分的亢奮。

    隔著喧鬧的人群與漫天的花瓣, 這一刻謝千玨突然覺得時間靜止了一樣。以前他一直覺得小姑娘冰雪可愛,但是今天才發現小姑娘其實很漂亮,完全不比這漫天亂飛的花朵要遜色。

    在謝千玨他們經過樓下的時候, 小姑娘慌忙把手里的帕子扔了出去。謝千玨生得人高手長的,輕輕松松伸手一撈,就把小姑娘的香帕撈進手里。江余弦見狀小臉更加紅了,下意識的在身上一頓亂找,又朝著謝千玨扔了一朵牡丹。

    一開始大家看見謝千玨接香帕,只是以為剛巧這個香帕落到了他手里。但是等到看見謝千玨特意停了一下,然後又接了那位姑娘扔的花後,一群人頓時忍不住發出一陣的喧鬧聲。

    人群之中有人疑惑道︰“咦?這位姑娘是哪家的?看起來倒是挺眼生得很。”

    旁邊有人聞言,也忍不住一臉好奇道︰“我也不知道,不過看對方與狀元郎的樣子,這兩人估計已經訂過婚了。”

    不然狀元郎也不會特意接她的東西,還是在現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畢竟就算對方今天再開心再興奮,也要稍微估計一下人家姑娘的名聲。

    不過就算知道他們可能訂婚,還是有不少年輕姑娘忍不住發酸。一個帶著面紗的年輕姑娘,就忍不住瞥樓上的江余弦一眼,然後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嗤笑聲。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丫頭片子,也不知道他看上對方哪一點了?”

    帶面紗姑娘身邊的幾人聞言,一個略顯稚嫩的侍女小聲道︰“公……姑娘,您是不是認識這位狀元郎啊?”

    年輕姑娘掃了她一眼,然後微微揚了揚下巴,一臉倨傲的開口道︰“誰會認識他啊,一個窮酸書生罷了。”

    年輕姑娘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不開心的往事,突然哼了一聲轉身就往人群外走。幾個侍女一點也不敢耽擱,立刻小跑著就追了上去。

    等到她們一溜煙全部走遠了,一個知道狀元郎身份的秀才,突然站出來為眾人解惑。“咱們的這一位狀元郎,可是江家那位的關門弟子,听說前不久就與江家五姑娘訂婚了。”

    一听到是如日中天的江家,原本還有心與狀元家結親的人,在听話這人的話之後便歇了心思。畢竟他們就算真的起了念頭,也沒辦法跟人家江家的姑娘搶人啊。

    ……

    之前謝千玨還不覺得京城的人多,今日騎著大馬風光無限的走了一遭,看著擠擠挨挨的人群與繁華的街道,突然覺得有了一種大唐盛世的錯覺。

    不過這番熱鬧非凡的景象,也只有在這種情況才能見一回。他們這個朝代跟大唐朝相比,之間還是不止差了一星半點。如今的皇帝雖然也算明君,但是與唐朝幾位陛下還是不能相比的。

    也不知道他帶著外掛穿來,能不能為這個時代來個大改革。一想到這些謝千玨的就有一點激動,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跨馬游街之後,謝千玨與眾人一一道別,就被人送回了謝家。明天還有一場瓊林宴等著,還沒有到他能徹底放松的時候。

    謝千玨的心態雖然一直很穩,但是這一天又是站著又是騎馬的,全程他都挺直腰桿掛著笑容,謝千玨早就覺得身心俱疲了。等到好不容易回到謝家,謝千玨第一件事就是泡了一個熱水澡。

    在謝千玨泡澡的時候,林珞珞擔心謝千玨被餓著,便讓小逅送了一些點心進去。

    小逅端著點心進去的時候,謝千玨正披散著一頭長發泡在浴池里。自從搬到京城的新家之後,謝千玨讓人特意修了個浴池。平日里可以泡泡澡,或者泡泡一些養生湯浴,不僅可以解乏順帶著還能養生。

    小逅輕手輕腳的進來,見謝千玨雖然閉著一雙眼楮,但是實際上卻沒有真的睡著,這才把送來的點心送到他跟前。謝千玨微微睜了睜眼楮,好看的眉眼被霧氣打濕了,整個人看起來比平日里更加好看了。

    小逅一邊勸著謝千玨吃一點墊墊肚子,一邊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感嘆了一句,難怪那個點竹會起了爬床的心思,就他家公子的長相他都有點臉紅。

    不過臉紅歸臉紅,小逅是跟著公子一起長大的,還真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思,他就是單純的覺得公子生得好看。要說喜歡他還是喜歡女人,還是嬌嬌小小溫溫柔柔的女人更可愛。

    ……

    謝千玨跨馬游街的時候,謝家選的位置稍微有一點偏僻,謝家眾人都看見了謝千玨,謝千玨卻沒有尋到他們。

    不過雖然謝千玨沒有看到他們,但是謝家眾人的情緒也十分激動。旁邊還有人認出了謝玲語,指著與謝千玨有幾分相似的謝玲語,一直追著詢問他們是不是狀元郎的家人。後來因為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老謝氏這才被迫帶著他們提前回來了。

    不得不說的是,這些人的眼神挺毒辣的。因為這兩年他們身量長開了,加上他們姐弟兩個一男一女,他們已經沒有小時候那麼像了。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回事,竟然只是看了幾眼,就猜到了謝玲語與謝千玨的關系。

    這幾天的時間,是林珞珞這一輩子最開心的時候。她一邊在灶房給謝千玨張羅吃的,一邊壓也壓不住嘴邊的笑意。

    一旁的劉暮蓮見狀,忍不住出聲笑話她。“想笑就笑,又沒有人笑話你。更何況這樣的大喜之日,你就算失態一點下人們也不會覺得奇怪。”

    林珞珞聞言搖了搖頭,眼角卻忍不住流下眼淚來,也不知道是忍笑忍得還是喜極而泣。

    “嫂子,你不知道……當初玨哥兒出事的時候,我都覺得這天都要塌了。當初咱們的日子那麼難,我如今都有一種不大真實的感覺,總覺得眼前的一切像是一場夢一樣。我怕我太得意了,上天看不過去,會把這一切全部收走了。”

    劉暮蓮隨著她的,也忍不住紅了眼楮。那幾年他們過得太苦了,也難怪林珞珞會這樣失態。因為就算是她,也覺得如今的日子十分不真實。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投出霸王票的小天使︰水墨畫扔了1個手榴彈;水墨畫扔了1個地雷;蜜桃呢喃呀扔了1個地雷。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