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萬物之神的黑月光

正文 第155章 番外六

    【變狼摸耳朵小番外】

    某一日午後, 正趴在沙發上、翻看狼人編年史的葉瑟薇突然想起來了什麼。

    午後的風卷開長長的白色窗簾,她垂眸看著編年史上的插圖,目光鎖定在了狼人頭上毛茸茸的存在。旁邊的圖解里細致地列明了狼人種族可能擁有的狼耳的顏色, 以及各色狼耳的狼人大致的性格。

    看上去就和星座血型一樣, 有點玄學,但也有點道理。

    “墨菲斯。”她抬手向著某個方向招了招手。

    黑發神明從另一端走過來,坐在了她沙發面前鋪著的毛絨地毯上,抬手捏了捏她的耳垂︰“怎麼了?”

    葉瑟薇將自己面前的狼人耳朵小貼士指給他看, 開口念道︰“這里說, 黑色毛絨耳朵的男性狼人多半性格內斂,外冷內熱, 冷靜自信。絕對不能挑戰任何一個黑色毛絨耳朵狼人對愛情的容忍度,他們對愛情忠貞的要求是百分之百, 他們神秘莫測,擁有極端的佔有欲, 與此同時, 他們當然在某些方面也擁有極高的欲.望和極強的能力……”

    葉瑟薇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

    ……這是在說啥?

    她喊墨菲斯過來,只是想要騙他再變出來耳朵讓她摸摸的!這書之前介紹別的顏色耳朵的時候,明明完全沒有提到這方面的事情, 怎麼到了黑色耳朵這里,就羅里吧嗦不知道在扯些什麼了!

    墨菲斯還等著她讀完, 他像是毫無所覺一樣抬眸看著她,還帶了點疑問。

    這個時候退縮, 葉瑟薇覺得自己就輸了。

    于是她硬著頭皮繼續︰“……這里的某些方面,不僅體現在肉/體上, 也體現在心靈上。肉/體的疲憊可以由心靈的強烈願望驅散, 總而言之, 黑色狼耳的戀人在性/福這件小事上,擁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快樂。”

    ……寫書的人出來挨打!

    葉瑟薇羞憤極了,這內容她自己看看也就算了,她還專門喊了墨菲斯過來看,簡直就像是在暗示什麼。

    果然,原本只是悄然坐在一側的黑發神明已經像是收到了暗示一樣,他帶著些許戲謔又無可奈何的神色看了她一眼,抬手將她手里的書抽開,然後欺身覆在了她的身上,在她耳邊低啞道︰“昨晚還不夠?”

    葉瑟薇渾渾噩噩,眼角飛紅,她被對方從浴室抱出來,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動,途中墨菲斯確實為了哄騙她,在抱著她在上面的時候,變出了一對狼耳來讓她摸,但是摸的代價……

    葉瑟薇的臉默默紅了。

    那本書就那麼扔在了旁邊的地上無人問津。

    直到第二天,葉瑟薇下樓的時候,隨手撿起書,想要扔回書櫃,結果好巧不巧,書正好翻到了前一天描述黑色狼耳的那一頁。

    上面分析話語謹慎又簡練,哪里有半句她之前念出來的句子!

    葉瑟薇︰……????

    這個家伙,居然為了某些不可言說的事情,抬手改了書上的字嗎?!

    “墨菲斯——!!!!”

    --

    【拉斐爾打工小劇場】

    成為神明過長後,對于時間的概念就會變得無限混淆。有時候,覺得是昨日發生的事情,恍然其實已經是許多年前了。在意識到這種情況屢次發生後,拉斐爾有了寫日記的習慣。

    當然,日記寫成周記或者月記什麼的也是常有的事情,畢竟他拉斐爾,作為一名稱職的、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神,是非常忙碌的。

    像現在這樣,能夠坐下來看看自己過去的日記的時光,自然也是彌足珍貴的。

    拉斐爾沐浴洗手,坐在桌前,鄭重地翻開了自己的日記本。

    [舊神歷1XXX年5月20日]

    已經忘記這是我成神的第多少天了,不過回想一下,神歷是以世界有神明開始算起的,所以神歷有多少年,我就已經成神了多久。

    今天的工作非常日常,巡視了幾座偏遠的神殿,沒有任何異常。人類可愛也可恨,兩相抵消,雖然我曾經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但以旁觀者的姿態來看,卻也頗為有趣。

    說起來,命運注視這樣的人間比我還久,這麼久都沒有覺得無聊,也是因為人類確實有趣吧。

    ……對了,今天老大依然在看著命運的背影,那眼神,嘖,怪可怕的,宛如一個痴漢。

    ……

    [舊神歷1XXX年12月18日]

    天冷了,我倒是不冷,老大拿著圍巾在後面追命運的樣子還挺,讓人見者淚下。

    當然了,命運十動然拒的樣子也依然賞心悅目呢。

    ……

    [神歷XXX年4月2日]

    ……所以我到底為什麼要在這個公爵府里當老師,來給這群狼崽子催眠嗎?

    [神歷XXX年4月2日]

    好的,我懂了,我是來助攻的。

    給老大善後、為老大的耍帥做必要鋪墊和事後完善、烘托老大和命運相處的氣氛……

    我,拉斐爾,十全助手,為自己拍手感動。

    ……

    [神歷1XXX年3月9日]

    講道理,我到現在還有點懵逼。

    老大成功了?

    老大搞到真的了?

    想想過去老大送圍巾手套的樣子,想想老大表面高冷實則為命運悄悄黯然難眠的樣子……

    再想想現在的結局。

    老大,不愧是老大,千年磨一劍,苦盡甘來,實乃吾輩楷模。

    瑞思拜。

    ……

    拉斐爾作為神,閱讀速度自然飛快,他像是翻書一樣看完了自己的日記,沉思片刻,抬手拿起蘸水筆,翻開了日記新的一頁。

    [神力1XXX年10月20日]

    今天老大也還是和命運甜蜜地生活在一起呢。

    老大當甩手掌櫃有一段時間了,我身上的擔子更重了,感覺自己的頭發最近很奇妙地有點變少,大約是“我禿了,但我更強了”。

    ……當然了,神明是不會掉頭發的,所以以上只是開個玩笑。

    我更強了,是的。

    所以,老大的那些活兒,我可以我能行。

    (拉斐爾握拳.jpg)

    --

    【一號平行世界小劇場】

    曾經的大天使長墮落成了惡魔,自然不會是什麼小嘍  牧α孔菔貢磺質吹裊誦磯啵 S嗟哪切┬滄鬩勻盟晌 看籩良 拇蠖衲⑴br />
    黑暗生靈沒那麼多的仇恨觀,曾經身為大天使長的時候,墨菲斯確實斬殺了不計其數的黑暗生靈,但一朝他自己也墮落了,並且成為了和他們一樣的生物後,黑暗生靈們總體來說是一種狂歡式地嘲笑神國和歡迎墨菲斯的態度,至于報仇什麼的,不存在的。

    別說本來就沒這個想法,更重要的是,根本打不過啊。

    一個大惡魔不說,大惡魔還豢養了一只看起來嬌弱貌美,但卻天天被大惡魔的血滋養著的吸血鬼。

    吸血鬼那種生物,喝的血的力量就決定了他們的力量。換句話說,四舍五入,這地兒住了兩個大惡魔。

    嘶,兩個字,就是可怕。

    誰沒事干要去招惹他們?

    華麗黑暗的城堡里,四處都鋪著厚厚的深紅柔軟毛毯,一只赤白的小腳悄無聲息地踩在上面,黑色蕾絲花邊的裙擺被她少許提起,她就這樣赤足奔跑在深紅的毛毯上,于是漆黑、深紅與雪白交織成了三種色彩對比到了極致的畫面。

    她就這樣一路跑到了燃燒著的壁爐面前,然後躍進了正坐在壁爐面前的軟沙發上看書的大惡魔懷里。

    大惡魔身上的衣料已經被火撩起來的暖意烤的溫暖舒適,少女在他的衣料上摩挲兩下,心滿意足般蹭了蹭,然後無意中觸踫到了對方的肌膚。

    惡魔和血族都是沒有體溫的,縱使在這樣暖洋洋的壁爐旁邊烤了這麼久,墨菲斯的肌膚依然是冷凝的,葉瑟薇有點不滿地哼哼了兩聲︰“早知道就不讓你墜魔了,好歹還能當個暖手寶……”

    墨菲斯微微挑眉。

    少女的手飛快扒拉上來,將他的眉梢硬生生地按了下去︰“有話好好說,不要動不動就做顏表情,面部表情太過豐富的人,老了以後是容易長皺紋的!”

    墨菲斯︰……

    “告訴你一個秘密。”懶洋洋躺著的大惡魔抬手圈住了在他身上為所欲為的少女,也沒怎麼動作,就逼著少女變成了面向自己跪坐的姿勢,然後,他沖著對方招了招手,果不其然,對方的眼中冒出了閃閃發光的好奇,毫無防備地俯下身,向著他的唇邊湊過了耳朵。

    “我有個地方很熱,要摸摸看嗎?”大惡魔喑啞又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葉瑟薇︰……

    葉瑟薇︰???

    ——全文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