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創完馬甲後我加入了劇本組

正文 第44章 宮崎智守(合)

    小栗真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笑著跟領她出門的‘員工’閑聊了一會, 她壓住手,暗暗的做了一個手勢示意身後的助理再稍微等等。

    她們已經談完了未來一年的經濟預測, 現在從二樓返回正準備離開御柱塔。

    如果現在離開的話,那光明正大探查御柱塔的時機必定要等很久,但行動不會失敗的,宮崎智守確信東野圭吾會選擇好時機。

    兩個人在兔子的帶領下踏上了空曠的電梯, 連一點裝飾都沒有的電梯映照出三個人模糊的臉龐, 宮崎智守垂下眼眸連接著自己的異能力共享著東野圭吾的感官。

    三、二、一

    電梯的燈猛然熄滅,下一刻鋒利的匕首劃過了同行兔子的頸脖。

    “蹲下。”宮崎智守拉著他帶過來的工具人迅速蹲在了電梯的角落里。

    下一刻襲來的便是刺耳的爆炸聲。

    “咚——”

    劇烈的震感讓整個電梯都晃動起來,兩個人搖了搖腦袋然後站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在御柱塔一直充當啞巴的助理小姐姐一開口就是粗獷到不會認錯的男音。

    “沒什麼, 是師傅過來了, ”宮崎智守秉持著有事不決扣鍋尼采的原則毫不猶豫的把鍋扔了出去, 他依舊完美的運用著甜甜的偽音, “這個時間點就趕過來了, 時間卡得真準, 不愧是師傅。”

    “我打算去探查一下石板的位置。”

    “那我們從下面開始查起吧,”宮崎智守笑眯眯的建議道, “畢竟昨天遇到了一個朋友好心告訴了我探查的大致方向呢。”

    “告訴了你大概位置?”本能的,琴酒就開始感覺不對勁了, “為什麼會有人特意來告知你地址?”

    “不知道,大概是听師傅訴說了我不順利的戀情後升起的憐憫之心吧, 那位名字怪怪的飛雞大叔真是個好人呢, 如果不是他告訴我位置我還要找好久呢。”

    “名字是什麼?”琴酒忍耐住自己的脾氣妄圖挖出一絲線索。

    “磐舟天雞, 如果你找到大叔了一定要告知我一聲, 我可是很想結婚的時候發婚禮請帖給對方的。”

    “哦。”

    已經習慣對方是個戀愛腦的琴酒面無表情的答應了一聲然後說道︰“如果位置在下方,沒有電梯權限的我們根本下不去吧。”

    “我知道啊,但是琴酒你裙子里面藏了槍吧。”想到這里宮崎智守不得不感嘆一句,“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天賦這麼高的人啊,你不僅無師自通了藏東西還完美的將自己的不對勁隱藏起來了。”

    琴酒听著這聲贊美,抱著敬仰與痛恨的復雜情緒說道︰“不,我不如你。”

    說完這句話後這個金發的女裝漢子問道︰“你和你的同伙既然已經有計劃了,那就按照計劃實行吧,不要告訴我你沒準備。”

    宮崎智守沉默了一瞬然後笑道︰“從電梯的轎箱頂部離開行不通,因為那時候我們不僅會在樓上遇到黃金之王的其他氏族,也會給對方反應的時間,所以我找了一個人幫忙,你應該听說過他,費奧多爾,俄羅斯有名的情報販子。”

    “情報販子?”

    琴酒並沒有多了解俄羅斯的事情,畢竟他們黑衣組織是靠科技生存在暗世界的。

    “看來你沒什麼了解啊,”感嘆了一句後宮崎智守說道,“雖然是情報販子,但師傅說對方的實力很強,所以這次就打算請對方幫個忙。”

    宮崎智守補充道︰“畢竟費奧多爾先生也對石板很好奇。”

    “嗯嗯,費佳可是很好奇這個石板賦予王的能力和王死去時的場景呢。”黑暗中唐突的聲音響起,讓一旁一直保持著警惕的琴酒控制不住的握緊了從裙子里取出來的手/槍。

    “你就是費奧多爾說的果戈理?”宮崎智守卻依舊很平靜,果戈里的到來是東野圭吾和尼采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的。

    “是我是我,雖然只是一屆小丑,但幫助小姐你完成願望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明明是在黑暗中看不清的地方,果戈里卻相當認真的行了一個禮,充滿紳士風度的說道︰“小姐啊,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將我送到御柱塔的下方吧,我要親眼看看石板的存在。”

    “誒,小姐只是看看嗎?”

    小栗真的神情理智中帶著一絲倔強︰“赤王和黃金之王都在御柱塔,雖然給了我們行動的時間,但師傅是牽制不住兩位王的,下一次我會把它奪過來,然後解放它。”

    少女的聲音依舊甜美,卻帶上了一股近乎瘋狂的執拗,那股癲狂的偏執讓對面的小丑嘴角咧的更高了。

    “交給我吧,畢竟是小姐的要求呢。”

    果戈里笑著掀起了自己的披風。

    光、是細碎的,卻又明亮的光。

    而散發光芒的正是一塊表面刻著如圓形迷宮般的奇妙花紋、有六塊榻榻米那麼大的平整岩石。

    “沒想到這塊石板居然會發光啊。”小栗真的話沒有獲得任何人的回應,跟著她來到這里的另外兩位一個保持著冷靜而另一位則是滿不在乎。

    少女也不在意,只是自顧自的走了過去。

    “啊啊啊,這就是給予人異能力的奇跡吧。”

    雖然少女的模樣帶著夢想即將要實現了的驚喜與癲狂,但內里的宮崎智守卻相當的清醒。

    他連接上尼采的感官,將對方視線中的王權者之力與石板做對比。

    果然,王權者還有權外者的能力都不是來源于自身啊。

    那麼,斬斷這股力量的源泉會發生什麼呢?

    他想著,這麼伸出了手。

    “好了,小姐,我們該走了,你的老師應該支持不了多久吧。”

    攔住小栗真的是果戈里,對方的樣貌確實是紳士和小丑結合出的模樣,既優雅卻又帶著一絲小丑應該有的‘瘋狂’。

    小栗真沒有回話,而是唐突的反問道︰“果戈里先生,你到底是真心實意想來幫助我的,還是想看我夢想墜毀的那一刻呢?”

    “小姐怎麼會這樣想我呢?我只是想看看小姐掙脫枷鎖,成為飛鳥的那一刻啊,自由、自由,小姐真正獲得自由的時候又是怎樣的絢麗和奪目呢。”

    “也就是說你不會妨礙我了?”

    對方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抖了抖披風說道︰“我們先離開吧。”

    小栗真被傳送到了離御柱塔不遠的博物館,周身沒有一個人。

    啊啊,果然琴酒沒有被跟她一起帶出來呢,殺死電梯里的兔子這件事情一定要一個人頂鍋,琴酒一路走好吧。

    少女待在原地等了幾秒,確定沒有看到任何人後默默的走了廁所將臉上的妝容洗掉,從一樓的窗口翻了出去,在翻過草叢後撤掉了自己的衣服和假發,將風衣套上。

    宮崎智守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他混入人群快步逃著,就像避難人員中的一個一樣。

    他順著人流跑到了自己的車上打開了手機,在關上車門後閉上眼楮對比了一下預估情況。

    異能力統率確定,使用成功,對果戈里影響度60%。

    【統率】︰托爾斯泰在嗎?

    【復活】︰怎麼了,我的猜測沒出錯吧。

    【統率】︰果戈里真的有病啊,你是怎麼判斷出來的?明明只是從尼采的記憶里見了一面吧。

    【復活】︰我是醫生,這個大概是職業天賦,你沒有被扔到費奧多爾那里去就好。

    【統率】︰為什麼那麼擔心這一點。

    【復活】︰我當然擔心,尼采已經真心實意的贊同了費奧多爾‘淨化’人類的計劃,你就不要再湊熱鬧了。

    【統率】︰你明明是在想神經病就不要湊一起了吧!

    【復活】︰我沒有,倒是你的異能力對果戈里有什麼影響嗎?

    【統率】︰醫生可真認真,我只是用異能力放大了他對小栗真的興趣而已,那個家伙是個感情大于理智的人,所以為了自己的興趣和觀察,他放棄了把我帶到費奧多爾面前。

    【復活】︰我真不知道尼采怎麼想的,居然讓費奧多爾來參與這個計劃,那個家伙也對石板很好奇吧,告訴他沒關系嗎?

    【統率】︰沒問題的,不管是我拿走還是他拿走都沒有一點問題啊,因為石板是‘活’的,沒有人壓制它,它很快就會甦醒的。

    宮崎智守並不在意費奧多爾對于德累斯頓石板的關注。

    畢竟這個石板不管是解放還是消失都達成了他的目的,至于這個東西在誰手上根本就無所謂。

    【復活】︰我真不知道尼采那家伙為什麼要這樣說,什麼為了愛和異能力而產生妄念的少年,什麼引導,他是故意這樣說的吧,讓對方注意到你。

    【統率】︰大概是想讓我把白色相簿弄完結局,不要斷尾?

    【復活】︰你弄出了這件事情,在有心人眼里小栗真就是一個已經存在的家伙,那個叫磐舟天雞的男人,還有費奧多爾他們都會關注你、試圖利用你創造價值,你自己小心點。

    【統率】︰放心,我唯一的弱點就是伽利略先生啊。

    【復活】︰……你故意的?東野知道嗎?不,他一定知道了,這樣還陪你玩,你們是打算在東京上演逃殺嗎?

    【統率】︰賓果,答對了,但前期他們不會對伽利略動手的,畢竟我們是‘盟友’嘛。

    “可是後期就不一定了。”

    宮崎智守眯起銀灰色的眼楮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輕聲笑了一聲。

    劇本的前戲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道這些演員打算什麼時候入場呢?

    基德、那位身後站著電子黑客的磐舟天雞,還有費奧多爾和果戈里。

    快一點吧,快一點吧,他已經等不急了,再這樣下去他會忍不住自己出手的。

    宮崎智守和東野圭吾已經離開了,尼采通過異能力統率得知了這個消息後踹了口氣,將自己的異能力從兩位王的王域中發揮到了極致。

    代表毀滅的力量凝聚在了他的身上,他向下一踏,正面將王域的屏障給掀開了,將他夾在中間的兩個王域像破碎的玻璃一樣掀翻了一部分。

    “嘖。”赤王挑眉,臉上滿是躍躍欲試的神情。

    “夠了,火焰與毀滅的力量遙相呼應,赤王再這樣下去你的威茲曼偏差值就要控制不住了。”

    黃金之王國常路大覺看著對面持著細劍的青年嘆息道︰“沒想到傳說中的尼采異能力居然是毀滅。”

    “呀 ,我更喜歡稱呼它為悲劇的誕生,而且我以為你會好奇我為什麼來這里。”

    “哼,打德累斯頓石板主意的人可不止你一個,老夫坐鎮御柱塔還沒有失手過呢。”

    “老爺子自信真足,”尼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忽然想看對面變臉的神色了,“黃金之王你知道為什麼赤王會這個時間來嗎?”

    電光火石之間國常路大覺想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他眼神一凝直接問道︰“赤王的氏族是你的手下劫持的?”

    “不止哦,”尼采晃了晃手指笑道,“繼續猜~”

    國常路大覺盯著對面勾起的唇角沉默了下來,御柱塔一旦發生騷動他的氏族就會離開封鎖整棟大樓,如果有人從外面強制突入根本不可能沒有一點反應,那尼采這麼自信的神色是他的內部出現了問題嗎?

    雖然是個老人,但國常路大覺的反應一點都不慢︰“小栗惠,她是你的人?”

    “不不不,小栗惠還在家里呢,是姐姐哦,名字叫小栗真。”

    “不管小栗真還是別的什麼人,十束那個家伙在你這里吧,”赤色的王眸子緊盯著尼采,“只要把你打趴下就沒有問題了。”

    “真的要跟我打嗎?你現在趕回去說不定還可以在酒吧里看到完好的氏族哦~”

    見對面的赤王沒有反應,尼采繼續笑眯眯道︰“FOAB真空彈,俄國07年的新型武器,可形成類似核彈的沖擊波。”

    赤王定定的看了尼采一會,然後轉身干脆利落的離開了御柱塔,雖然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但尼采卻相當清楚赤王已經準備在下次見面的時候殺死他了。

    “去查查這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耳機里氏族的肯定回答讓黃金之王向來不變的神色終于有了一絲改變︰“這個東西根本不可能運到國內,你到底是怎麼運過來的?”

    尼采心情愉快的答道︰“沒什麼只是蹭了一個運輸線。”

    “你在日本有幫手,”國常路大覺確信的說道,“並且這個幫手的能力十分出眾。”

    啊啊,這個推斷。

    沒錯了,他的目的達成了一半。

    確實只是蹭了鈴木次郎吉和橫濱運輸線的尼采繼續問道︰“你有什麼猜測嗎?”

    “呵,你居然不知道自己幫手的身份,還想從老夫口中得知。”國常路大覺說道,“看來你認為老夫應該會知道。”

    “嘛,伙伴的判斷,白夜可從來不會判斷失誤。”

    “白夜?審判罪犯白夜也重新登場了嗎?”

    這個出乎意料的消息讓黃金之王徹底緊繃了起來。

    【法】位四極中影響力最大的並不是誕生尼采,而是審判白夜。

    那是一個藐視法律固持己見的瘋子,妄圖以自己的意志審判世人,最可怕的是他每次審判都會進行無法關閉的直播,這一點導致關注他甚至效仿他的人數越來越多。

    這恐怖的影響力和蠱惑性甚至導致對方存在的那段歲月無人犯事,犯事即死。

    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能將白夜存在期間的智慧型殺人犯徹底找出來,毫不夸張的說白夜培養起了一個班的智慧型罪犯。

    世界上對于他的國際稱呼是犯罪導師。

    “對啊,”尼采慢悠悠的說道,“你很自信石板無人能帶走吧,但是如果這次的安排是白夜準備的呢?”

    “……”國常路大覺沉默了。

    “我想離開,你卻又擔心石板的存在。”

    如果石板被尼采奪走了,那放任尼采離開就是讓對方徹底的斬斷線索。

    如果尼采沒有奪走石板,國常路大覺也不能將對方留下來。

    “但你知道我吧,”尼采輕聲說道,“我不屑撒謊,既然目的已經達成了,我也就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了。”

    “我還得去看看我心愛的徒弟呢,你意下如何黃金之王。”

    “我留不住你,但我看得出來你不在意那個合伙人,甚至興致勃勃的想要將對方的身份暴露出來,”思索了片刻的黃金之王問道,“他叫什麼名字。”

    尼采沒有猶豫,或者說他一直在等這個時機︰“磐舟天雞,他的名字。”

    第二目的,激活白夜,成功。

    第三目的,牽制,成功。

    目標全數完成,可以離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