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這膝蓋我收下了!

正文 157、1157

    這一次,宋雎窈仍然沒有回復這位莫名其妙冒出來,跟她說他是重生者,願意幫她做這做那的奇怪的人。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越殷勤越可疑。”宋雎窈關掉電腦。躺在沙發上,抱起貓,看著它的眼楮,自言自語道︰“報復……發現自己重生後的一瞬間,豈止想要報復木家呢,我甚至希望能毀掉這個世界,所有人都跟我一起下地獄,黑暗的情緒將我的世界充滿,我扭曲得像只惡鬼,只想要讓所有人感受到我的痛苦。”

    她喃喃自語,口氣輕飄飄的,可不知為什麼,卻讓人感覺到了沉甸甸的東西,仿佛混著猩紅的鮮血和濃稠的黑暗。

    觀眾一時愣住,這一刻他們都能夠感同身受。粉絲愣愣的,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掉下了眼淚。

    原來有些東西,不需要歇斯底里,輕飄飄的說出來,就能讓人感覺到無盡的壓抑和委屈。

    【如果不是真的被冤枉,怎麼可能會這麼痛苦這麼委屈】

    【我哭得好傷心啊嗚嗚】

    【真的好心疼,心疼死了】

    【把票投起來好嗎?有她在的審判秀確實好看,可是我真的一點兒都不舍得她再參加任何一期了,這是對她的侮辱,是又一次的傷害!】

    申冤票一直穩定的漲幅,開始大幅度波動,一分鐘十幾萬票在漲。當然說風涼話、刺耳的話的人一直都存在。說什麼宋雎窈心理有問題,她想要毀滅世界,現在是冤枉的,以後就不一定了baba……被其他網友一頓狂噴。

    凌家元在節目組里閑得打屁,拿著把蒲扇扇來扇去,完全沒有絲毫的緊張感。唐山副導演看了看凌家元,心里已經有了猜測。本來他這種級別的大導演空降節目組救場,給的劇本相比前四期雷聲大雨點小,對于宋雎窈來說,堪稱和風細雨的度假副本是很不應該的,除非這個劇本……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個時候,有大股東心急火燎打電話過來了。

    凌家元︰“喂?……這我有什麼辦法?讓罪犯當審判官不是你們的主意嗎?你們不是自己妙來妙去覺得很可以嘛?”

    凌家元︰“老子這輩子拍片光明正大,別跟我來這一套,沒門!”

    這幾位大股東心急火燎,大呼小叫,如果申冤票破億了,那下一期就沒有了。

    但現在還真的已經什麼小動作都做不了了,他們之前已經通過網站下手,偷偷限流,讓很多人的票無法順利投出,控制了票的漲幅速度,在記者會後,大多人都已經相信了她的無辜,哪怕是路人,都有很多願意為了正義而付出一點金錢來為她投票。所以第四期的時候就迎來火山爆發一樣的票數增長,不控制的話,恐怕第五期都沒有了。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票數增長還是增得很快,很顯然是因為喜歡宋雎窈的人越來越多,路人可能一次投不出去就算了,可喜歡她的人卻願意幾百次的嘗試,由此可以想到這是多麼龐大的一個數量。

    現在宋雎窈的粉絲已經察覺到票無法投出的問題是他們動了手腳,正嚴防死守盯著他們找證據,他們哪里敢再動手腳,宋雎窈可是要國王審查團出馬的女人,他們太猖狂的話,保不準就被盯上了。

    星璨集團這種大資本,向來拳打其他小資本,腳踢平頭老百姓,人類政府里的根枝無數,也只有王宮那邊的動靜,能讓他們怕一下。

    ……

    這雙貓眼……還真像她的小灰塵。這麼直勾勾地盯著她,濕漉漉的,溫溫柔柔的,好像听得懂她在說什麼一樣。

    宋雎窈有些愣愣的,把它放在自己臉上,然後立刻被一頓安慰般的舔。宋雎窈笑了起來,陰霾消失無蹤。

    “你听得懂我的話嗎?是在安慰我嗎?”宋雎窈親親它,“沒關系,我已經找到了我的救贖。有人說過,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愛它。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會做到。我希望我能成為他眼里的我,一個閃閃發亮的人。”

    【哇嗚嗚嗚cp粉哭得好大聲哇!!!】

    【好虐啊好虐啊好虐啊,這一期太虐了】

    【我想知道,宋雎窈結束審判秀後,會擁有在審判秀里的記憶嗎?她還會記得江白奇嗎?】

    【想讓她記得,是因為江白奇是她的太陽,不想讓她記得,是因為江白奇不是真實的啊!他只是一個npc啊!人不能活在記憶里】

    【有沒有可能能把江白奇的數據導出來,放進機器人的核心晶片里,讓他活過來?宋雎窈之前在王宮里想要偷數據,是不是也是打著這種想法?】

    【數據說到底就是數據,離開了虛擬世界系統,江白奇還能這麼智能嗎?而且跟機器人過一輩子,想想也很虐,我還是希望她能和一個有體溫的有社會地位和權利的人一起,能照顧她,機器人是沒有人權的】

    票數又一次暴漲,距離一億票更近了,幾乎只是一步之遙。天會亮論壇的成員如同打了雞血,宣稱這一期還不能讓票數達億,就是他們的無能。

    宋雎窈看著在懷里突然縮成一團,一動不動的貓,抱起來進了臥室︰“睡覺吧。”

    她從櫃子里找出一個枕頭,放在角落里給貓當床。

    燈光暗下來,宋雎窈閉上眼楮,剛剛的話,她是在演戲,為自己的審判收一個完美的尾,還是真的,竟然自己也分不清了。大抵,也是真心的吧,江白奇的存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她,等一切結束後,她可以重新開始,可以試著正常的生活,她不喜歡這個世界,但是她喜歡這個世界的江白奇。

    “唉……你在哪里啊,快點出來……”她把自己埋進被子里,不太高興地咕噥,想要快點見到她的小灰塵。

    腳下掃過溫軟的觸感,那觸感一路往上,直到從被子里冒出來一顆貓頭,溫柔地舔了舔她。

    宋雎窈憐愛地摸了摸它,沒有把它趕下床,抱著熱情的貓咪閉上了眼楮,過了一會兒,突然又睜開眼楮,拉住貓的後腿打開看了看,嗯,確實是母貓,她想什麼呢?就算她的小灰塵變成貓,也應該是公貓吧,怎麼可能還變性了呢。睡覺。

    被再一次確認了性別的貓,恥辱地維持著後腿張開的姿勢躺著,好一會兒才收緊雙腿,藏起來。

    她的呼吸漸漸平穩,不知道懷里的貓盯著她看了一晚上,一直偷偷親她。

    ……

    現實世界。

    鳳臨遐吩咐管家︰“查一下這個江白奇,在現實世界里是什麼人。”

    “是……”

    “等等,我親自來吧。”鳳臨遐說。

    沒有告知大眾npc其實是現實世界中的人的人格復制體,是為了不讓大眾產生不必要的多余的聯想,在審判期間搞錯重點。但他們這些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既然妹妹那麼喜歡江白奇,那麼他就幫她把現實世界的江白奇找到。

    而且江白奇確實,是值得的。

    “這個江白奇,在現實世界里,應該是個大人物才對。”藍家,藍耀說。

    “他應該是宮里的人。”藍鈺道,心里感覺不太舒服。但是想到虛擬世界里,宋雎窈審判結束離開後的後續,那種不舒服也很快釋懷了。

    不得不說,確實比不過,只能心服口服。

    很容易能想到江白奇是王宮里的人,但是是誰?知道虛擬世界內幕的人終于開始探听起來。

    ……

    虛擬世界。

    沉寂的黑夜下,大部分人都在黑甜的夜幕中沉睡,政府內部卻忽然一陣動蕩,正在睡覺的總統、總理、大將……所有高官都被驚醒,慌忙起身,緊急召開會議。

    國王忽然下了命令,把木家上上下下都查一遍,沒有說查什麼,但是基本不管人類事物的國王陛下,忽然下了這樣的命令,實在是叫人膽戰心驚。

    “木家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驚動陛下了?”

    “必然是啊!”

    國王是所有強權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提醒他們這個世界輪不到他們一手遮天,這一道命令下來,讓人害怕會不會牽連到自己,比如失職,失察之類的罪名蓋下來。

    國王沒有出動審查團,而是讓人類去處理人類的事,也算是給他們面子了,他們自然不敢怠慢,不知道要查木家什麼,那就通通查一遍。

    木家一個這麼大的豪門,自然有見不得人的事,每個大家族多多少少都有點,不可能全都那麼干淨,因此大家都彼此袒護,睜只眼閉只眼,只要沒有過線,搬到大眾眼皮子底下。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沒有人敢袒護,甚至害怕被牽連,短短幾天時間,富豪圈最頂級的大家族,就被這摧枯拉朽之力拉倒,毫無反抗之力,木海這個角色,面都沒來得及露,就因為吸/毒而進了監獄。

    向燕寧和文肖文,兩個審判官,都在等著木海搞宋雎窈,卻沒想到,突然間就看到木家消亡的消息,都傻眼了。

    難道是他們的重生,引起了蝴蝶效應?

    宋雎窈通過新聞得知了木家的消亡。觀眾們也通過宋雎窈的視角,看到了木家的消亡。

    現實世界的霍森,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壓下心里的焦躁不安。在王權之下,霍家這種龐然大物,也只是螻蟻罷了。被霍家收買,干預了宋雎窈這個案子的所有人,都面如死灰,有人甚至眼楮一翻,暈倒了過去。

    觀眾們則高興得歡呼,國王在上!期待審查團出馬後,這些狼狽為奸,蛇鼠一窩,骯髒可憎的,任意踐踏他人的人全都打掉。

    宋雎窈對在虛擬世界里干掉一個假的仇人沒有絲毫興趣,自然也不會因此產生什麼感覺,只是想到這一期里自己的國王的命定之人的設定。國王一根手指就能解決掉的事情,他的命定之人居然要如此歷經千辛萬苦,被國民評頭論足才能有一線生機,不,甚至在前世,她已經死在審判秀里了,簡直可笑至極。她至今沒搞懂這個設計的意義。

    把腦子里的念頭甩掉,繼續寫方程式,她跟第二期的江白奇學過的,要如何制造虛擬世界系統……

    忽然,趴在她膝蓋上,用尾巴卷著她的手腕的貓站起身,宋雎窈低頭,發現它居然渾身炸毛了,一副如臨大敵模樣地看著門的方向。

    宋雎窈瞬間站起身,快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警惕地看著門的方向。

    觀眾也緊張了起來。

    “咚、咚、咚。”門被敲響。

    宋雎窈想要走過去開門,貓卻發出了淒厲的叫聲,跳到了她的腳前攔住了她。

    “怎麼了?”宋雎窈也有了一絲緊張感,動物能感應到很多東西,外面難道是會危及她生命的人?是那兩個審判官嗎?

    因為貓的反應,宋雎窈沒有靠近那扇門,外面的人又敲了一次,見沒有動靜,就離開了。

    但貓的炸毛反應一直沒有下去,整只貓緊張地弓著背,走來走去,宋雎窈要出門它就阻攔。

    這樣下去也不行,外面是什麼總得搞清楚,才能有應對的辦法吧。宋雎窈干脆把它撈起來抱著,不讓它掙扎,走到門後,將門打開。

    一道人影映入眼簾,世界的雜音都消失了,宋雎窈愣在原地。隨後心跳加速,喜悅涌上心頭,她的眼眸亮起少女的光芒,那種真摯的,濃烈的感情,傳達到了對面的人的心里,特殊的悸動,讓他怔在了原地,靈魂好像都顫栗了起來。

    宋雎窈懷里卻忽然一空,尖利的指甲從可愛的貓爪里冒了出來,撲向了這個不速之客。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閱讀(第9段)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