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叫歐楚良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漂洋過海來的議

    說到錢,沒有人不喜歡。

    加利亞尼放棄亨利的一個很重要原因不是拉捏利開口,而是米蘭在財政上真的干不過尤文。

    想想看,就連1000W都勉強擠出來的俱樂部,在爭奪亨利這樣的球員上又有什麼話語權?

    除非對方非常崇拜米蘭,否則加利亞尼連感情牌都沒法打。

    怎麼打?

    尤文圖斯是意大利球迷最多的俱樂部,也是近幾年最成功的的俱樂部!

    在兩支球隊資源對等的情況下,不還得比誰拿出的“元”多?

    巧婦難言無米之炊,加利亞尼最後只能選擇妥協。

    而歐楚良的這一番話又確實抓住了加利亞尼“貪財省錢”的軟肋,他喜歡球星不假,但他更喜歡便宜的、不要錢的球星!

    一听到“不要錢”三個字,扎切羅尼的眼光就變了。

    他突然覺得面前的中國人竟然比他還了解俱樂部的副主席。

    “除了工資不要錢”的意思就是0轉會費,新球隊需要代替老球隊為球員支付工資。至于工資的數額,是球員和新俱樂部重新商量還是采用老俱樂部的工資標準,這里面又可以做一番文章。

    對意甲球隊來說,如果引入一個甲A或者甲B的球員,不但是0轉會費而且還按照原俱樂部的工資標準開資的話,那基本就和白得沒什麼區別!

    這樣的球員,對加利亞尼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更何況歐楚良剛剛還說了,那個球員不但是他的世青賽隊友,而且剛剛還獲得了亞運會最佳射手。這兩個名餃,已經足夠成為米蘭的敲門磚。

    如果他真的有實力的話...

    一瞬間扎切羅尼想到了很多。

    既然加利亞尼喜歡前鋒,那麼為什麼不干脆給他推薦個“0元前鋒”?

    如此一來還能和俱樂部打好關系,自己的地位又能穩固一些,何樂而不為?

    至于這家伙適不適合球隊,能不能踢上主力,又或者能不能發揮出作用那就不是他操心的事了,況且他也操心不到。

    米蘭已經這樣了,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讓米蘭變得更好。

    球迷、副主席、面前的中國外援...既然如此,那就干脆讓這些更有能力的人來改變俱樂部吧!

    反正他只是個“小小”的教練,誰又會听他說什麼呢?

    “歐,我們最好找個地方坐下來談一談,你可以給我詳細介紹一下你那個同胞。如果我覺得可以的話,他明天就可以來俱樂部試訓。”

    “沒問題先生,機票我已經讓他買好了,相信他不久就能飛來!”

    “你還真是有信心啊!”扎切羅尼眉毛一挑,苦澀地說道。

    “那是當然!我敢說,他肯定會得到主席先生賞識的!”

    ......

    接到商議的電話並不意外,畢竟遼足的事已經在國內傳瘋了。

    這邊《體壇周報》傳言張玉獰和某某俱樂部已經簽約,那邊江湖-足球網爆料哪個甲級球隊看上了李金禹,甚至央視也用一則簡訊報導了遼足在意大利的成功。

    不止是商議,幾乎所有在海埂春訓的球員天天都在討論此事,連球都懶得練了。足協想禁都禁不住,甚至還有些教練們以此激勵球員,並且上公開課,大講出國踢球的好處。

    每周二球員們人手一份報紙,周末打車去市區網吧包夜,就為了查詢遼足的最新進度。

    作為亞運會最佳射手的商議,回到俱樂部後卻面臨和楊辰一樣的尷尬窘境。

    那就是沒球可踢!

    商議的遭遇並不稀奇,京城國安踢的是雙前鋒陣型,但隊內卻有三個外援前鋒。一個個人高馬大,看上去就威風凜凜。

    如此一來,哪怕商議在國家隊的賽場上表現突出,在俱樂部卻依舊擺脫不了冷板凳的命運。

    這在國內是一個普遍現象,並且就算足協出面都沒辦法解決。

    引進外援是政策是足協制定的,同時為了保護國內球員,足協還規定了每支球隊最多只允許上場三名老外。

    可你架不住京城國安把這三個名額都用在鋒線上吧?

    而且確實踢出了效果,這賽季國安成績很好,僅次于萬達和申花。

    人家俱樂部在合理範圍內追求好成績,外人又有什麼話說?

    如此一來,冷板凳的商議為了有球踢,自然要尋求轉會。

    但一提到轉會,問題就又來了。

    商議和國安簽的合同是四年,並且由于甲A政策偏向于保護俱樂部,所以國安不開口,商議很難尋求自由轉會。

    對國安來說,商議是一個不錯的替補,又有能力又有名望。

    所以他並不希望這樣的球員轉會去其它甲A球隊,然後給自己帶來麻煩。

    按照往常情況,哪怕商議是健力寶成員,是世青賽冠軍,國安也可以死咬住口,就不讓他轉;現在商議名氣大了,蓋子捂不住了,國安又想到一個新的方法,那就是提高身價!

    一千萬RMB的身價掛出來後,轉會市場上沒有一家俱樂部敢接單。

    用國安的話來說歐楚良在歐洲值1000W美刀,商議這個同是世青賽冠軍,還兼備亞運會最佳射手,還是前鋒的球員,值個1000W人民B不過分吧?

    不過分是不過分,但是這個價是真沒人買啊!

    還是那句話,其它俱樂部有這錢,買個老外,買個南美前鋒好不好?甚至買兩個,三個都綽綽有余了。

    如此一來,等轉會窗口關閉,商議免不了再次在國安的冷板凳上度日。

    人都是有私心的,從外人角度上來看當然可以毫不留情地抨擊國安,認為他“耽誤國家俊才發展”;但對國安自己來說,這樣做最多和商議本人交惡,但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無論是賣是留,對國安來說都有好處。

    對此足協也沒什麼好辦法,為了職業聯賽的發展,制訂出的政策免不了出一些矛盾。這個時候就要做出合理的取舍,舍小為大。

    現如今許多俱樂部運營都是舉步維艱,像萬達和遼足這樣背後有財團的寥寥無幾。

    這支俱樂部今天還在甲A馳騁,說不定明天就因為財政不支倒閉,這都是常有的事。

    就像火車頭,輾轉反側那麼多地區,最後連名字都沒落下就變成了深圳平安,這樣的“悲劇”,沒有任何人願意看到。

    所以商議的事就卡在這了。

    足協多次派人和國安方面負責人商量,得到的卻都是“踢皮球”式的回應。人家也沒違法,在你的規則里辦事,你總不能一頂大帽子直接扣上去把人家怎樣吧?

    到最後,商議被逼的實在沒辦法,就給歐楚良打了這番電話

    歐楚良本就和商議有言在先,取得了亞運會冠軍送他一個禮物。再加上商議這次亞運會確實表現亮眼,歐楚良琢磨著不管怎樣,自己也得拉這個小隊友一把。

    冬季轉會窗還能再開半個月,商議來了之後就算沒有通過米蘭的試訓,也可以去其它意甲球隊踫踫運氣。以他腦袋上的名餃,再加上遼足這段時間的影響和媒體的宣傳,意甲球隊會賣一個面子的。

    在電話中商議也透露給歐楚良,他為此和國安已經商討過很多次了。

    商議的問題國安其實也頂著很大的壓力,退一萬步來講,即便國安“計謀”成功,新賽季來臨後,以商議的情況肯定是要漲工資。而商議又基本不出場踢球,干坐在板凳上領著高薪,國安自己也很難受。

    所以國安給商議一個解決辦法,像楊辰那樣出國踢球!只要對方俱樂部負責商議的薪水,國安可以一分錢租借費不要。

    沒錯,國安也並不想就此失去商議。

    如果商議在國外踢了一年真的踢出了名堂,那在他剩余的合同期內國安辭掉一兩個老外,重新和商議修復好關系又有什麼關系?

    自家球員真牛逼的話,誰願意用外人?

    可國安賭不起,他可不願意用一個賽季來賭商議能不能像那幾個老外一樣有體現價值。

    听明白前因後果,歐楚良果斷讓商議買機票,直接飛往意大利。

    不管怎樣,他都要給商議爭取到一個試訓機會!

    ......

    兩天後,商議準時出現在了米蘭內洛的大門口。

    “歐哥,嗚哇...”

    看到一臉微笑來接他的歐楚良,背著行李的商議眼圈一紅,直接撲了上去。

    在國青他可以是那個世青賽冠軍大哥,在國家隊他可以是那個最佳射手,但在歐楚良面前,他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拳王”。

    其他人都已經二十一二了,只有他才二十歲呀!

    見到商議的到來,李、李金禹等人也都表示歡迎。

    李金禹上前捋了捋商議的頭,“哈哈小議,後悔了吧?當初讓你來遼足你不來,非要去龜安!龜安有什麼好的?綠了吧唧的,現在知道人心險惡了吧?”

    “滾你丫的,別亂踫我!”商議可不給李金禹面子,腦袋一甩,撞開了李金禹的手,“大頭,還愣著干啥,還不上去打他?”

    李金禹扭過頭看了一眼李偉峰,李偉峰撓了撓後腦勺,一臉的尷尬。

    “大頭,翅膀硬了?大哥說話你不听了是吧?”見李偉峰沒有反應,商議再次命令道。

    “嗚嗷!嗷嗷嗷!!!”李偉峰張大了嘴,努力擺出一副凶惡的樣子站在商議面前,沖著李金禹齜牙咧嘴。

    “切!大頭你要干嘛?要造反呀?!”

    李金禹一巴掌把李偉峰拍到一邊,李偉峰立刻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蝴蝶犬一樣,嗚咽了兩聲躲在了商議身後。

    “行了行了都別鬧了,走吧,先帶你去宿舍。”

    商議這次米蘭之旅,住的是米蘭給遼足安排的宿舍。在歐楚良的細心安排下,李偉峰成為了他的室友。

    “小議,不是說短時間內不想來國外嗎?”歐楚良一邊走,一邊開玩笑道。

    商議本以為見面後歐楚良會用亞運會的精彩表現夸夸他,卻沒想到歐楚良竟然開口提起了這茬。臉一紅,想起了前些日子米蘭德比後,看到的一段采訪視頻。

    “啊...這個,這個嘛...男兒志在四方,歐哥這麼年輕就自己來國外打拼,我今年也不小了,也該出來見識見識了。老窩在國內,最多也就混個亞運會的冠軍嘛!”

    說到“亞運會冠軍”時,商議故意把幾個字咬的很重。

    誰知歐楚良竟然隨口說道︰“嗯,你說的沒錯。男子漢還是趁著年輕多出來走走,闖蕩闖蕩比較好。只有世面見多了,才不會成為一只井底之蛙。”

    听到歐楚良只是順著商議的話往下說,一旁的李金禹捂著嘴“嘿嘿”笑了起來。

    在米蘭期間歐楚良沒少拿亞運會和他們說事兒,這玩意在亞洲和國內都不怎麼受重視,更別說在檔次更高的歐洲了!歐楚良經常教育李金禹等人,讓他們別得了個小冠軍就把尾巴翹起來。現在看到商議吃癟,李金禹巴不得在一旁看笑話。

    見歐楚良竟然真的不當回事,商議的嘴巴又撅了起來。

    這一刻商拳王攥緊拳頭暗自發誓,將來一定要得到一個有分量、歐楚良認可的榮譽和冠軍!

    放下行李後,幾人換好裝備來到了足球場。

    此時“徐克漢姆”和“貝克漢亮”正在比試任意球,新來試訓的三個意大利老外因為個子太高,全都被抓來當“壯丁”。三個一米九的大高個站成一排,給王靚和徐靚帶來了不少壓力。

    “我的天,他們可真高!”

    剛走到場邊,商議就看出了差距。用手來回在自己的腦袋頂上比劃了幾下,不住地搖頭嘆息。

    商議其實也不矮,穿上球鞋也過一米八了,但在三名一米九以上的大高個面前的確顯得不夠看。更何況商議屬于身材瘦弱的速度型前鋒,和三個意大利大塊頭相比,看上去就小了一圈。

    “別灰心,他們只是意丙和意丁的業余選手,空有大好身材,實際上不咋會踢球的。”見商議有些信心不足,歐楚良開口安慰道。

    “嘿嘿,歐哥,你消息不通了吧?”李金禹在一旁得意道,“現在來遼足試訓的不止是業余選手了,還有一個從英超來的呢!”

    “噢?英超?真的假的?”歐楚良一听也來了興趣。

    英超啊,那可絕對是頂級聯賽!

    “那個,就是邊上最凶神惡煞的那個!就是他!這賽季在埃弗頓踢球!”

    “噢?什麼底細?”望著這個手臂上紋滿紋身的老外,歐楚良好奇地問道。

    “馬可原來是踢業余聯賽的,後來稍微踢出來點成績就去了當時在意乙的佩魯賈。但是他爸和佩魯賈主教練吵了個架,他就沒位置了,就被租借到意丙。後來又回到佩魯賈,然後又踢了一年,還是不怎麼合群,就去埃弗頓踢了。但是他說這半個賽季在英超也沒啥大發展,不但沒什麼出場機會,英國佬也不咋待見他,于是他想著踢完這個賽季再回佩魯賈踫踫運氣。”

    “那他咋來咱們這了?”

    “廣告打的好唄!”李金禹聳了聳肩,“再一個就是孫技海那小子在曼城踢的不錯,他們倆有過一面之緣。他覺得來中國對他來說是一次機會,所以想試一下。而且他也坦言自己經濟有點困難,如果遼足可以為給他一個高薪的話,他不介意直接從埃弗頓來到中國踢甲A。”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放假,能在放假時候利用私人時間參加俱樂部試訓的老外可不多見。他這個人挺顧家的,年輕的時候就和老婆私奔,到現在也沒給她個好生活。”

    听到這歐楚良也點了點頭,這人確實挺爺們。為了可以和心愛的人永遠地在一起,哪怕短時間內分隔兩地。這樣的球員如果加盟遼足,也肯定會努力踢球的。

    “他是後衛?”歐楚良又問了一句。

    “沒錯,進攻型後衛!”李金禹補充了一句。

     !

    砰!

    連續兩聲悶響,王靚踢出的任意球有些低,馬可頭球一蹭,將皮球頂飛了出去。

    “哈哈,到我了!”徐靚大大咧咧地站在球前,“現在是3比3平,最後這個球我要是踢過去,你可就輸了!70個俯臥撐,你可不能抵賴!”

    “哼!踢過去就完事了?有能耐你踢進啊!”王靚不甘示弱道。

    “踢過去就能踢進!”徐靚嘴角一咧,把球擺好後後退了幾步,然後仔細地觀察皮球和人牆以及球門之間的距離。

    深吸一口氣後,徐靚開始助跑。

    “ !”

    徐靚踢出去的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繞開三名一米九以上的意大利老外,蹭著鄭志的腦瓜頂飛過了人牆。

    刷!

    繞了一個彎後,皮球擦著立柱鑽入了球網。

    再看徐靚得意的表情,王靚咬牙切齒道︰“行,你小子運氣好,算你贏了。”

    說著,王靚二話不說,爬下來做起了俯臥撐。

    “小議,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上去試兩腳?”

    “歐哥你守門?”听到歐楚良的邀請,商議也來了興趣。

    “當然!前提是你得有他們倆那樣的腳法,否則球可不會飛到我面前喲!”

    “哼,來就來,誰怕誰?”

    商議嘴巴一翹,帶著球朝剛剛的罰球點跑去。

    歐楚良則來到三名老外面前,用意大利打招呼道︰“嘿,哥們,幫幫忙,再站一下可以嗎?”

    “歐?”

    “是中國歐!”

    見到是歐楚良三人也來了興趣,尤其是托尼,他是踢前鋒的,守門員對前鋒有天生的吸引力。

    “歐,踢完之後可以一起踢一場比賽麼?”

    “沒問題,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事。”歐楚良笑著點了點頭。

    “LUCKY!簡直是太幸運了!”托尼大笑一聲,雖然來遼足試訓,但他並不覺得遼足的這些球員比他強。

    或者說在所有意大利人眼中,除了歐楚良以外,沒有哪個中國球員被他們看得上眼了。

    見歐楚良答應,其它兩人也都面露欣喜。

    那個巴西和伊朗外援早就不知道去哪嗨皮了,他們三人為了這次試訓機會被拉來當“壯丁”。原本覺得還挺可憐,但現在能和中國歐踢一場友誼賽,哪怕是小場比賽,他們也賺到了。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一些遼足的主力,通過這些人的口,說不定遼足的負責人可以直接將他們簽下。

    罰球點和人牆的位置都是固定好的,站在門前的歐楚良實際上只是做做樣子。如果球真像徐靚剛剛踢出來那樣繞過人牆從最外側飛來,歐楚良也不會拼命去防守,畢竟這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練習,可不能受傷。

    商議找準氣門芯之後把球擺好位置,學著徐靚的模樣開始後退。

    徐靚和王靚兩人都在一旁,緊張地看著這位新來“前輩”。

    “老徐,你說議哥要怎麼踢?是直接抽還是過頂?”

    “直接抽?不可能吧?”徐靚搖了搖頭,“議哥看上去就不像是力量型球員,我估計得踢個過頂,這樣才有意義嘛!”

    王靚听後點了點頭,這種任意球練習的就是過人牆,直接照著縫隙抽確實沒多大意義。

    剛剛徐靚借著左撇子的優勢從另一側踢弧度僥幸贏了王靚一籌,要是剛剛“意大利三人組”站在領一側的話,估計進球的就是王靚而不是徐靚了。

    “歐哥,我來了!”

    就在這時,商議大喊一聲。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助跑。

    “議哥是右腳球員吧?”

    “應該是...”

    “ !”

    話還未說完,商議的右腳外腳背狠狠撞在了皮球側後方。

    “嗖”地一聲,皮球就像一支離弦的箭一樣竄了出去。

    看到這徐王二人眼楮都直了。

    “尼瑪?”

    “外腳背?”

    “這麼牛X?”

    商議暗自欣喜,剛剛徐王二人踢球的時候他也注意到了,徐靚其實是利用人牆站位才把球踢進的。既然自己是個右腳選手,又想踢出左腳才能踢出的弧度的話,當然要用外腳背了!

    就在商議為自己的“小計策”暗自得意時,皮球以九十公里每小時地速度飛速前進,“ ”地一聲撞在了鄭志臉上,朝天空彈飛了出去。

    可憐的鄭志,直到暈過去前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