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從山寨npc到大BOSS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抬著天妖殿跑了(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247/382)

    第六百三十五章 抬著天妖殿跑了(萬更求訂閱求月票 247/382)

    萬丈山峰化為石人,給人一種極大的氣勢壓迫。

    再看秦書劍。

    在盤荒面前只如螻蟻般大小。

    然而。

    那股若隱若現的氣勢,卻是讓人不能忽視。

    地靈族領地的城池中。

    所有人也是將目光抬起,看向了氣勢傳來的方向。

    誰也沒想到。

    在地靈秘境封鎖的情況下,還會有人打上門來。

    “那是人族秦皇吧!”

    “好像是吧。”

    看著秦書劍,不少修士的面上,都是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隨後。

    他們心中已是涌現出一個念頭。

    地靈族。

    只怕是要完了。

    秦書劍現在的威名,在四大部洲中已經完全不弱于妖皇等頂尖至強者。

    這種情況下。

    對方打上門來,地靈族必然不會是對手。

    沒看連黑皇這樣的至強者,都是被迫臣服于人族。

    地靈族雖然強。

    但實力比之黑石雕族也是有所不如。

    地靈皇雖為皇者,可也只是在天人十重而已,連涅境都沒有跨入,比之黑皇更是要差上一籌。

    這種情況下。

    地靈族幾乎是沒有什麼贏面。

    所以。

    盤荒的出現在其他修士看來,頗有些出來送死的感覺。

    “地靈族完了啊!”

    “不算地靈皇在內,盤荒應該是地靈族最後一個大能了吧?”

    有人面露嘆息,有人則是面色怪異。

    最後一個大能,估計也要沒了。

    此時。

    盤荒還不知道有其他的修士正在為他默哀,看著面前不退的秦書劍,他的聲音又是冰冷了幾分。

    “上次吾皇不願與你動手,才退讓了一步,你莫要得寸進尺了。”

    地靈皇上次被戰敗的理由。

    盤荒也是知道問題出在哪。

    如果真正的交手。

    對方絕對不會是地靈皇的對手。

    在盤荒看來。

    秦書劍更像是來地靈族踫瓷的,一次就夠了,還來第二次,真當他們是泥捏的不成。

    “地靈族中,你能做的了主?”

    秦書劍淡淡說道。

    “我乃地靈族大長老,吾皇不出,我自然是做的了主。”

    盤荒聲音冰冷。

    秦書劍沒有出手,他也沒有率先動手。

    雖然對方的實力不如地靈皇。

    但是比之自己,還是要強上一分。

    真的動起手來。

    盤荒也沒有戰勝的把握,說不定還要驚擾閉關中的地靈皇。

    只是現在地靈皇還在閉關突破,他也不敢輕易的打擾。

    因此。

    盤荒才沒有出手。

    秦書劍看著面前的石人,平靜說道︰“本皇此來,只給地靈族一個選擇,要麼臣服于人族,要麼就將地靈秘境交出來,你我雙方恩怨盡消。”

    “不可能!”盤荒斷然拒絕。

    隨後他看向秦書劍的面色,也是充滿了憤怒。

    “秦書劍,你不要得寸進尺了,真當我地靈族怕了你,吾皇若是出手,你不會再有上次的好運氣。”

    “那就打吧。”

    秦書劍無奈搖頭。

    一步邁出。

    右手捏拳,往前轟擊了出去。

    簡單的一拳。

    威勢卻仿佛排山倒海一般,無盡的拳風化為利刃席卷天地,虛空寸寸崩碎泯滅。

    這股威勢讓盤荒面色驟然一變。

    跟上次面對秦書劍不同。

    這一次。

    對方給他的感覺更加可怕。

    拳勢已經臨身。

    盤荒也沒有多想,規則長河隱現,山石組成的拳頭亦是轟擊出去。

    轟——

    兩拳相撞。

    山石組成的手臂好像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力量,頓時炸裂破碎,露出了內里的血肉。

    緊接著。

    血肉橫飛。

    那股力量直接將整個手臂泯滅,隨後轟擊在了盤荒的身上。

    隨後。

    便看到盤荒身體一僵。

    旋即。

    身體猶如腐朽風華的山石一樣,隨著微風拂來,直接消散于天地間。

    這一幕,讓所有修士都是失聲。

    隕落了!

    只是一拳,地靈族的大長老就隕落了。

    要知道。

    盤荒乃是天人九重的強者,地靈皇以後的最強者。

    可就是算是這樣。

    仍然是敵不過秦書劍一拳。

    這樣的實力。

    讓人感到震驚,乃至于驚懼。

    “這便是頂尖至強者的實力嗎?”

    有修士深吸口氣,眼中盡是驚駭。

    他們知道秦書劍的實力很強,但也沒有想過,會強到這個地步。

    只是一拳。

    便將一位頂尖的天人九重強者泯滅。

    這等實力。

    完全讓他人提不起反抗的心。

    另一邊。

    盤荒的隕落,也徹底讓地靈族炸開了。

    大長老隕落。

    地靈族唯一一位大能強者也沒了。

    所以。

    在對方隕落的時候,地靈族的氣運開始大範圍的流逝。

    “殺了他,為大長老報仇!”

    “殺!”

    地靈秘境中,剩下的那些天人強者,都是目眥欲裂。

    眼下的局面。

    已是讓地靈族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盤荒隕落,地靈皇還沒出關,地靈秘境中還有誰能抵擋的了秦書劍。

    所以。

    地靈族的天人強者,此刻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走出了地靈秘境。

    一個一個山峰所化的石人,從地靈秘境中走出。

    弱的只有天人一二重。

    強的也不過是天人五六重。

    這樣的實力。

    要是面對于等閑大能,還能夠抗衡一二。

    但面對那些涅境的至強者,就有些不夠看了。

    這些地靈族的天人強者,顯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們采取了一個更加極端的方式。

    自爆!

    二十多個天人強者,在走出地靈秘境的剎那,便是轟然自爆開來。

    那股恐怖的波動凝聚。

    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力量。

    轟——

    力量爆發,虛空泯滅。

    二十個多個天人自爆,那威力已經達到了堪比涅境至強者一擊的程度。

    面對如此威勢。

    秦書劍神色不變。

    識海中天榜取出,一張榜單橫壓虛空天地,可怕的封鎮力量,便是將那股自爆的威能給強行鎮壓了下去。

    百里虛空泯滅。

    百里以外,平靜無波。

    天榜雖然是八印道器,但在汲取了人族氣運以後,已是化身為氣運至寶。

    論及品階。

    比之九印道器也是不弱分毫。

    想要打破這樣的封鎮力量,也不過是一個奢望罷了。

    待到一切風平浪靜的時候。

    秦書劍手持天榜,已是站在了地靈秘境的入口。

    地靈秘境中。

    眾多地靈族人面露絕望。

    死了!

    所有天人強者,全部都死了。

    然而那個人,卻是絲毫不損,那二十幾位天人的自爆,是如此的可笑。

    “還請吾皇出手誅殺來敵!”

    “請吾皇出手。”

    “請吾皇出手,解救我地靈族危機!”

    “吾皇!”

    所有地靈族中,都是朝著地靈族所在的方向躬身,祈求的意念直沖雲霄,撼動的地靈族氣運顫抖。

    山峰里面。

    地靈皇心有所感,剎那間便是打破了某種桎梏。

    下一瞬。

    一股驚天的氣息從山峰中爆發出來。

    沉睡的山峰。

    也在這一刻甦醒。

    看到這一幕,地靈族的族人欣喜若狂,原本恐慌的內心也是平靜了下來。

    地靈皇!

    便是整個地靈族的天。

    在他們看來,只要自家的皇出現,那麼所有的問題,都不會是問題。

    “涅境!?”

    看著那股沖霄而起的氣勢,秦書劍眉頭微微一挑。

    他沒想到。

    在這個時候,地靈皇能夠突破到涅境。

    不過。

    秦書劍也沒有什麼畏懼。

    就算地靈皇突破了,又能怎樣。

    他記得地靈皇在天人十重的戰力,也只是兩萬多而已,就算突破到了涅境,撐死也就三萬左右。

    至于對方天賦上等。

    日後注定成仙的希望很小。

    這樣的對手。

    不說已經突破天人六重的秦書劍,就算是沒有突破以前,那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涅境的地靈皇。

    頂多就是等同于涅境的黑皇。

    如此實力。

    實在算不得什麼。

    地靈皇甦醒,地靈族氣運頓時便是將所有的信息,都反饋到了他的腦海中。

    很快。

    地靈皇便是震怒。

    盤荒隕落,地靈族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大能。

    二十多位天人隕落。

    更是導致地靈族在天人層面斷裂。

    也就是說。

    現在地靈族中,一個天人都沒有了。

    如此變故,讓地靈皇當場發狂。

    本以為自己突破涅境,可以給地靈族煥來新生,結果出關以後,卻遭遇到了這樣的噩耗。

    “秦書劍,你找死!”

    山峰拔地而起,一尊恐怖的巨人冷冷的盯著秘境入口的人,瞳孔中盡是憤怒的火焰以及殺意。

    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地靈皇驟然間出手,規則長河奔騰而來,一方浩大的領域轟然落下,欲要將秦書劍覆蓋吞噬。

    上次他傷在對方手中。

    是沒有料到,對方真實境界不如自己,所以沒有用規則削弱。

    這一次。

    地靈皇不會再給秦書劍這樣的機會。

    所以。

    他一出手就是規則鎮壓,先將對方的規則增幅削弱,緊接著便是出手,以絕強的力量將之斬殺。

    對于這個滅絕了地靈族所有天人的劊子手。

    地靈皇只想殺人。

    規則降臨,領域覆蓋。

    秦書劍抬頭看著規則長河,輕笑說道︰“倒是不錯的規則力量,要是上次你這麼做,我會二話不說扭頭就走,可惜了!”

    可惜。

    機會不會有第二次。

    轟——

    力量規則降臨,強行將地靈皇的領域沖破。

    在力量規則的領悟上,秦書劍已是達到了天人八九重的水準,再加上自身驚天戰力,沖破領域的束縛,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所以。

    領域破了!

    領域被沖破的瞬間,地靈皇的面色也是一變。

    只是他來不及多想。

    因為。

    秦書劍的攻擊已經到來。

    一拳印出,虛空凹陷崩裂。

    驚天的殺戮席卷而來,明明是拳頭的攻擊,卻讓地靈皇感覺那是一把出鞘的神兵利刃。

    人皇斬仙術!

    這就是秦書劍自創的人皇斬仙術。

    到了他這等境界,縱然是刀法也不一定要用刀才能施展出來。

    舉手抬足。

    一動一靜。

    都可以爆發出刀鋒的氣勢。

    拳勢驚天,化為驚天刀芒斬碎領域。

    剎那間。

    地靈皇心中升起極大的預警,那斬碎虛空領域的一拳,讓他升起了一種難以匹敵抗衡的錯覺。

    “不可能的!”

    地靈皇大驚失色。

    他已經是突破了涅境,在地靈族中,就算是妖皇也奈何不了自己。

    四大部洲里面。

    又有什麼強者,可以給到自己這樣的威脅。

    不敢猶豫。

    地靈皇召集地靈族氣運臨身,那一瞬間,他的實力再度暴漲。

    緊接著。

    便是一拳轟擊而出,恐怖的力量將天穹撕裂,使得整個地靈秘境都顫抖了起來。

    此刻。

    地靈皇也沒什麼顧慮。

    縱然是大戰會讓地靈秘境受到損傷,也要將眼前的大敵解決。

    恐怖的力量撕天裂地。

    拳勢化為刀芒斬落,瞬間便是將之撕裂。

    轟!!

    地靈皇拳頭崩裂,血肉橫飛。

    那股劇痛。

    讓他面色大變。

    “地靈皇的實力也不過如此,看來這次地靈族是注定要覆滅了。”

    秦書劍面色淡漠。

    說話間。

    已是一步邁出,正式跨入了地靈秘境中。

    隨著他進入地靈秘境里面,所有的力量都是頃刻間爆發出來,將地靈秘境刺激的瘋狂震動。

    霎時間。

    地靈皇便是感受到了地靈秘境的恐懼。

    那是足以將秘境毀滅的力量。

    “你成仙了!!”

    地靈皇臉色難看的嚇人,口中艱難的蹦出幾個字。

    若非成仙。

    又豈能讓地靈秘境感到恐懼。

    但是——

    對方怎麼可能成仙!

    這才過去了多久,一個天人修士怎麼可能成仙,但要是不成仙,又怎麼會讓地靈秘境恐懼的實力,又怎能一擊就把突破涅境的自己擊傷。

    地靈皇凌亂了。

    “縱然沒有成仙,殺你也是足夠了。”

    秦書劍面色淡漠。

    在他看眼中,地靈皇已經是死人一個。

    這次來地靈秘境,秦書劍也沒有真的打算收服地靈族,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

    他的目的。

    乃是為了覆滅地靈秘境而來。

    地靈族作為妖族附庸,對人族也是殺戮頗多。

    別看現在局勢平靜。

    但隨時都會有大戰掀起。

    這等情況。

    秦書劍要做的,就是在大戰掀起的時候,盡可能的削弱敵對種族的實力。

    為什麼選擇地靈族,那也很簡單。

    地靈族封鎖秘境,就算是妖族,也不會想到自己找到地靈族動手。

    相反。

    其他那些妖族附屬種族,都是跟妖族有密切的聯系。

    如果自己進攻的話,妖族強者必定來援。

    如此一來。

    地靈族就成了最好的進攻目標。

    至于所謂的秘境封鎖,那也是相對而言罷了。

    秘境是真仙開闢。

    要想撕裂秘境,只要差不多擁有真仙級別的力量就可以了。

    秦書劍現在沒有達到真仙。

    可他的綜合戰力,已是達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程度。

    因此。

    撕裂秘境空間,也是簡單的事情。

    看著面前的地靈皇,秦書劍取出千山血,渾身氣勢凝練到了極致。

    長刀斬落。

    猶如無盡星芒墜落大地。

    一尊傲人的虛影呈現于地靈秘境中,那是秦書劍的放大版。

    人皇斬仙術。

    修煉到了極致,便是可以幻化出人皇虛影斬敵。

    不過。

    秦書劍作為開創這門武學的人,有沒有虛影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這一刀已是達到了一個巔峰程度。

    唰——

    長刀斬落。

    地靈皇身上規則長河縈繞,一方恐怖的領域凝聚于自身,隨後便是雙手真元凝聚成刀,同樣是斬了過去。

    兩刀相撞。

    真元長刀破碎,千山血直接撕裂規則長河,轟擊在了地靈皇的身上。

    那一刀。

    山石破碎。

    地靈皇身上直接被撕裂出一道長長的口子,淡金色的鮮血灑落地靈秘境。

    “吼!!”劇痛讓地靈皇面色扭曲。

    但是迎面而來的。

    卻是那熟悉的刀光。

    轟!

    轟!!

    兩人于地靈秘境中大戰,恐怖的力量擴散出去,所有被波及到的地靈族人紛紛隕落。

    面對秦書劍的攻擊。

    地靈皇只能發出憤怒的吼聲,卻沒有任何還手的辦法。

    規則長河凝聚,被長刀斬碎。

    氣運匯聚,被長刀斬碎。

    真元攻擊,亦是被長刀斬碎。

    人皇斬仙術,乃是秦書劍這麼多年斬殺強敵,所糅合而成的一門攻伐武學,論及殺伐力量亦是達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

    千山血雖是四印道器。

    可在這樣的威能增幅下,發揮出的力量比之六七印的道器也是絲毫不弱。

    不但如此。

    隨著地靈皇的傷勢越來越重,流淌出來的血液被千山血吸收,刀身上的威能也是逐步的增加。

    轟——

    虛空破碎,長刀自其中劃過。

    地靈皇的身體一僵,千丈頭顱直接從脖頸上掉落,血柱沖天而起。

    下一瞬。

    秦書劍一步邁出,已是來到了地靈皇尸體上面,千山血直接瞬間斷口插了進去。

    只看到地靈皇身體中的血液,不斷的匯入千山血中。

    不多時。

    便看到長刀上面凝聚出了第五枚道印。

    五印道器!

    秦書劍微微一笑,隨手將千山血拔出,只看到晶體長刀已經渲染上了濃郁的血紅色,一股殺戮不祥的氣息從中散發而出。

    “不錯,倒是趁機晉級了一下。”

    他可以感受到。

    千山血身上所存在的氣運正在退散,殺戮氣息卻是變得更加的濃郁。

    頓時。

    秦書劍心中升起了一種明悟。

    殺戮至寶!

    不能鎮壓氣運!

    千山血以殺戮為生,汲取強者血液蘊養自身,這等至寶以殺伐為主,反而是沒有了鎮壓氣運的作用。

    不過。

    在秦書劍看來,能不能鎮壓氣運無所謂。

    現在乾元聖地中道器不少,多一個件五印道器,少一件五印道器,都是差不多。

    相比起來鎮壓氣運的效果。

    秦書劍更看重的是,千山血的殺伐力量。

    祖兵雖然。

    但也不是自己親手培養出來的。

    相反,千山血反倒是一直跟在自己身邊。

    要有機會的話。

    秦書劍還是希望,可以將這件神兵培養起來,使之日後可以成為乾元聖地的頂尖至寶。

    此時。

    地靈皇已經隕落,整個地靈秘境中,都是散發出一種悲傷的情緒。

    看著那萬丈的無頭身軀。

    秦書劍取出天榜,直接將其收了起來。

    千山血沒有將地靈皇的精血吸收干淨,只是汲取了其中小部分。

    畢竟只是一件四印道器的本體。

    想要完美的汲取涅境的力量,還是差了一點。

    能夠晉升都五印道器。

    對于目前千山血來說,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後續還要消化一段時間,完美的繼承這股力量,才能進一步的提升。

    不過就算是這樣。

    那也足夠了。

    將地靈皇的身體收好,秦書劍將視線看向了周圍的地靈族人,面上的笑容收斂,眼神也變得淡漠。

    “地靈皇已經隕落,你等便陪他去吧!”

    天榜取出。

    鎮壓天地虛空。

    那一瞬間。

    整個地靈秘境的山岳紛紛崩塌破碎。

    隨後。

    秦書劍身上一股恐怖的氣勢爆發而出,無形的波動又如利刃一般向著四面八方席卷。

    轟隆隆!!

    地靈秘境震動。

    整個地靈秘境都好像被抹平了一樣。

    地靈族的本體,便是山岳誕生出靈智。

    如今地靈族中的山岳被全部抹平,也代表著地靈族所有的族人全部隕落。

    隨著地靈秘境中。

    所有地靈族人隕落,外界天穹上雷霆炸響,隨後便是地靈族領地中血雨飄落,似乎在預示著地靈族的覆滅。

    與此同時。

    四大部洲氣運震動。

    所有種族中的皇者,這一刻都是睜開了眼眸,將視線看向了地靈族所在的方向。

    有的眼神平靜。

    有的驚疑不動。

    有的更是神色駭然。

    在氣運動蕩的時候,他們都是收到了天地的反饋,地靈族覆滅了!

    要知道。

    地靈族不是什麼小種族,擁有天人極限的皇者坐鎮,再加上諸多大能強者,地靈族已經算得上是中等種族。

    二十萬年來。

    四大部洲也是殺戮不少,但要說達到種族覆滅的地步,依舊是極少數。

    而且就算是有種族覆滅。

    那也是一些小的種族。

    像地靈族這樣的中等種族覆滅,還是二十萬來的第一次。

    “派人去查一下,看看地靈族為何會覆滅。”

    古佛秘境中,古佛皇從閉關所在傳出了諭令。

    地靈族雖然不是在北部洲,但是這樣的種族隕落,他還是知道一下,到底發生

    了什麼事情。

    沒由來的。

    古佛皇聯想到了秦書劍的身上。

    上一次地靈皇封鎖秘境,便是因為秦書劍的原因。

    這一次地靈族覆滅。

    他也是將念頭飄到了秦書劍的身上。

    “難道說,覆滅地靈族的會是他?”古佛皇呢喃自語。

    他不敢確定。

    但是對方已經封皇了,論及實力也比他們這些頂尖至強者差不了多少。

    擁有這樣的實力。

    再有戮神刀那等祖兵在手。

    要說撕裂封鎖的地靈秘境,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

    如果秦書劍真的滅掉了地靈族,那麼對方的實力只怕變得更強了。

    地靈皇乃是天人極限的強者。

    雖然說沒有跨入涅境,但卻有地靈族的氣運加持。

    要是古佛皇自己出手,要想滅掉地靈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瞬間。

    古佛皇又不得不猜想,是不是人族大舉進攻地靈族。

    許久過後。

    他壓下了內心的波動。

    想那麼多也沒有意義,一切都能消息傳來,現在的自己主要目的,便是突破到真仙境界。

    “快了,我已經觸摸到了那個門檻,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進入成道階段,到了那時候,他也會來阻道吧!”

    “屆時正好將所有的恩怨,都給一筆清算了。”

    古佛皇重新進入了閉關狀態。

    他不急于跟秦書劍交手。

    既然不能先一步將對方斬殺,那就在規則戰場中,再行分一個勝負。

    對方走的是力量規則。

    自己走的也是力量規則。

    古佛皇明白。

    自己成道的時候,雙方必有一戰。

    到了那時候。

    古佛皇有信心將秦書劍斬殺,作為自己成道的奠基。

    不止是古佛族。

    其他種族也都是第一時間,就派遣修士,前往地靈族打探情況。

    原本略顯平靜的四大部洲。

    因為地靈族的覆滅,導致局勢再次動蕩了許多。

    地靈秘境中。

    所有地靈族覆滅,秦書劍神念直接闖入地靈秘境的核心所在,那里是地靈秘境的認主所在。

    與此同時。

    地靈秘境的天地核心中,一個可怖的虛影從中出現。

    一股恐怖的威勢,浩蕩四方。

    瞬間。

    地靈秘境大地崩裂,似有山洪爆發。

    那尊虛影便好像天地的主宰,傲立于天地之間。

    “真仙的烙印!”

    看到虛影的出現,秦書劍面色也是凝重。

    毫無疑問。

    這是開闢地靈秘境的那位強者,所以遺留下的烙印。

    自己想要認主地靈秘境,最終將對方給激發了出來。

    不過。

    只是一個簡單的力量烙印,秦書劍都是沒什麼懼怕,他真正怕的,是那種封印中的古老真仙。

    那樣的強者。

    才是真正保留了真仙級別的力量。

    至于一個力量烙印。

    說實話,也就嚇唬嚇唬等閑的涅境至強者罷了。

    “人族,你敢覆滅吾地靈族,找死!”真仙虛影好像很久沒有出現,導致腦袋有點不太清醒。

    等到一會過後。

    他才算是真正清醒了過來,旋即就是將目光落在秦書劍的身上,一股滔天的殺意爆發出來。

    地靈族滅了!

    真仙虛影以為,自己永遠都沒有機會被激發出來。

    但這一刻。

    地靈秘境終究是落入了外人手中。

    地靈族已滅。

    真仙心中既是憤怒,也是有些悲傷。

    沒有任何一個種族,可以亙古不滅,地靈族滅了也是不可挽回的事情。

    只是——

    眼前的入侵者,卻是不得不殺。

    想到這里。

    真仙虛影直接出手,整個秘境的力量都加持在了對方的身上,那一瞬間所發揮出來的力量,甚至于達到了堪比地靈皇的巔峰時期。

    識海中。

    一柄石刀消失。

    地靈秘境中,秦書劍手中握住戮神刀,看著一掌碾壓而來的真仙虛影,他直接便是斬出了一刀。

    氣浪分割天地。

    祖兵的鋒芒破滅一切。

    真仙虛影的攻勢剎那間被瓦解,緊接著那股力量轟入他的體內,將整個虛影都給撕裂成了兩半。

    轟——

    只是一刀,真仙虛影破滅。

    秦書劍看著面對充滿不甘,卻不得不潰散的意念,輕聲說道︰“已經隕落的真仙,便安心的隕落,留什麼力量印記,真以為這是上古嗎?”

    時代變了。

    不要總是以為留個後手,就能在最後一刻力挽狂瀾。

    听聞秦書劍的話。

    那股不甘的意念徒然間潰散。

    在意念潰散的時候。

    地靈秘境徹底沒了主人,秦書劍的意念輕而易舉般,便是將這個秘境認主了。

    地靈秘境認主以後。

    秦書劍離開秘境範圍,然後轉身看向打開了秘境入口,念頭頓時一動。

    隨後。

    就看到整個地靈秘境顫動,緩緩從虛空中脫離了出來。

    秘境脫離。

    溢散的力量紊亂虛空。

    秦書劍取出天榜,封鎮的力量直接便將地靈秘境強行擠壓成了一個圓形的球體,然後便塞入了天榜空間里面。

    在地靈秘境被收取以後。

    原先地靈秘境所在的空間,便是出現了一個碩大的缺口,缺口的背後是無盡的虛空。

    此刻。

    天地的力量正在涌動,緩慢的修復虛空裂口。

    也在這時。

    數股強橫的氣息降臨。

    秦書劍抬頭看向,正好見到妖族強者降臨。

    顯然。

    因為地靈族的覆滅,妖族這邊也坐不住了,派遣了強者過來。

    兩個天人十重。

    三個天人九重。

    看著到來的強者,秦書劍眼神微微閃爍。

    從人族走出東部洲開始,妖族也是隕落了不少強者,但就算是這樣,依舊可以拿出兩個天人十重,三個天人九重出來。

    這樣的底蘊。

    人族實在是難以比肩。

    秦書劍在看著妖族強者,妖族強者也在看著秦書劍。

    天聖跟雷聖對視了一眼,都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了凝重的表情。

    最後。

    天聖看著秦書劍,沉聲說道︰“秦皇為何會在此處,莫非地靈族的覆滅,跟秦皇有關?”

    考慮到秦書劍的實力。

    在事情沒有完全弄清楚以前,他沒有打算貿然出手。

    雖說。

    秦書劍剛好出現在這里,已是不言而喻。

    聞言。

    秦書劍淡笑說道︰“你等倒是來晚了一步,地靈族剛剛被本皇給滅了。”

    “此時四大部洲平靜,秦皇擅自覆滅地靈族,可是要挑起爭端,這件事情人族可要給我妖族一個合理的解釋。”

    天聖面色陰沉。

    地靈族真的是被對方所滅。

    秦書劍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他,面色古怪說道︰“四大部洲平靜不平靜,關本皇什麼事情,地靈族跟我人族為敵,本皇滅了又有什麼問題。

    再說了,本皇滅了地靈族,又何須給妖族解釋。”

    沒睡醒吧!

    他滅了地靈族就滅了,還要給什麼解釋,要不是實力不夠,妖族都順便給滅了。

    瞬間。

    秦書劍就沒了跟天聖說話的想法。

    另一邊,天聖等妖族大能也是震怒,秦書劍那對于妖族不屑一顧的態度,讓他們感受到了冒犯。

    “秦皇,你安敢辱我妖族!”

    “辱就辱了,廢話什麼,要不是現在沒機會,本皇下一個就將你妖族給滅了,本來只打算滅掉地靈族就算看了,既然你們送上門,干脆也將你們收拾了吧。

    死掉幾個天人九重十重的大能,也夠妖族傷筋動骨了吧!”

    秦書劍懶得廢話。

    下一瞬。

    已是一拳轟擊了出去,驚天拳勢鎮壓天地,讓天聖等大能面色一變。

    “殺!”

    沒有任何猶豫,以天聖雷聖為首的強者,紛紛出手。

    他們知道秦書劍的實力,已是將近達到了頂尖至強者的程度。

    不過。

    天聖他們也沒有什麼畏懼。

    兩個天人十重的大聖,配合三個天人九重的頂尖妖聖,就算是涅境的至強者,也有戰而勝之的把握。

    秦書劍雖強。

    也難以掀起什麼風浪。

    所以。

    天聖等人一出手,便是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

    通天巨猿踏碎虛空,拳頭轟擊出去,大有天穹坍塌的威勢。

    緊接著。

    又是雷霆驟起,化為一方浩瀚雷澤,無窮的雷霆力量佔據天地蒼穹。

    規則長河涌動。

    一座又一座的領域降臨。

    五個天人大能所聯手爆發出來的威勢,已是超越了一般至強者的威勢。

    兩股力量轟擊在一起。

    恐怖的余波爆發出來,虛空頓時凹陷坍塌。

    下一瞬。

    力量規則降臨!

    法天象地!

    兩股力量匯聚在一起,頓時將秦書劍的實力增幅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程度。

    又是一拳轟擊出去。

    無邊的偉力將五個妖族大能的力量全部泯滅。

    不但如此。

    那股力量,更是讓他們的肉身崩裂,模樣淒慘無比。

    天聖口中咳血不止,看著秦書劍的眼神已是完全變了一個模樣。

    此時。

    正好看到秦書劍取出戮神刀,裹挾祖兵力量的一刀,已是再度斬落天穹。

    這一幕。

    五個妖聖都是心中膽寒。

    “快,用天妖殿!”

    雷聖氣急敗壞的怒吼。

    要是不借用天妖殿,這一刀根本擋不下來。

    不用雷聖說話。

    天聖已經是先一步祭出了天妖殿。

    只看到一座恢弘古樸的殿宇現身于虛空中,緊接著便是石刀轟然斬落。

    恐怖的力量宣泄下來。

    天妖殿的一角又是崩裂。

    震動的力量,讓天聖口中又是咳血不止。

    下一瞬。

    五個大能沒有任何猶豫,轉身便是抬著天妖殿遁走。

    秦書劍卻沒有善罷甘休的打算,提著戮神刀追殺了過去。

    PS︰今天就兩更吧,共計一萬八千字
Back to Top